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保卫老公


□ 傅爱毛


1

刘非正坐在办公室里喝着一杯冰茶的时候,收发员进来了,说是有一封挂号信,需要刘非签收。刘非拿起笔来,很潇洒地在单据上签上自己的大名,然后接过了那封挂号信。不过,他并没有马上拆开,而是对着信封仔细地端详着。如今这个年月,动手写信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除非有什么十分特别的情况。刘非对着信封看了足足三分钟的时间,字迹是完全陌生的,地址是“内详”。他怀着疑惑的心情拆开来,只看了一眼,脑袋就“嗡”地一声炸了。信很短,只有几句话:
你老婆曾经是深圳酒吧里的坐台小姐。她的左乳上方有一个花生米大小的红瘢点,大腿内侧有一块鸡蛋大的青痣。我是她的客人,所以亲眼看到过。我相信,全中国有成千上万个男人都亲眼看到过,并亲手抚摸过。城建局的全体职工和你的许多朋友都清楚你老婆的身份,只有你一个人蒙在鼓里。大家的嘴巴子都要笑歪了,背后都尊称你为“邮电局长”——从头到脚一身绿。恭喜你了!
刘非看过了一遍以后,恼羞成怒地把那封信揉成一团,准备拿打火机烧掉。转念又一想,不能烧。得留下来作个线索。他把办公室的门关死,把那封信折叠好,锁进抽届里,然后慢慢地点上一支烟来抽上,开始反反复复地琢磨那封信。分析了足足一个时辰以后,他得出结论:那封信里所说的事情很有可能是真的。因为他老婆以前的确在深圳打过工。而且,那个“红瘢点”和那块“青痣”也确实存在。信里所描述的大小和位置都十分准确。如果老婆真的曾经是“坐台小姐”的话,那个写信的人无疑是她的“客人”之一。不然的话,他对老婆的体貌特征不会如此了解。
写这封匿名信的人究竟是谁?他是冲着老婆陈清娅来的,还是冲着自己来的?他写这封信的目的究竟何在?是为了发泄一己私愤,还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亦或是想要敲诈一笔钱财?
正在刘非一边吞云吐雾,一边绞尽脑汁苦思冥想的时候,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号码,是老婆陈清娅打来的。催他回去吃饭。陈清娅总是这样,只要他晚回家一刻钟,就打电话来催,唯恐他在外面发生什么猫腻。在事情没有弄出眉目以前,他不想惹出什么乱子来,搞得自家后院先失火。因此,他锁上办公室的门,往家里走去。

2

自从丈夫刘非升任了城建局副局长以后,陈清娅就开始提心吊胆了。别的不担心,只担心丈夫在外头找女人。不是陈清娅心眼儿小,爱疑神疑鬼,实在是这样的事情发生得太多了。电视里、报纸上,到处都是。更不要说发生在自己周围的活鲜鲜的事例了。仿佛是,男人只要稍微有了那么一点钱,或是大小握了那么一点权,就必然要在外头找女人了。这差不多成了铁定的规律。陈清娅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丈夫身上。不想发生就得想办法,防患于未然。这就仿佛是警察和小偷。你巡视得紧一些,盯得牢一些,小偷即使想做案,也没机会下手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