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裸露的抗争


□ 罗锦高

常在乡村走动,坑农伤家的事时有所闻,少不了同情地为之唏嘘几声,然而,农民的许多不平、冤屈、伤痛、无奈乃至绝望,岂是“同情”二字了得。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那几年,每到夏收,农民们面朝黄土背朝天忙活在田地里,既要抢收抢种,还要抢管,时令不饶人,错过一两天,惟恐带来欠收的遗憾。不怕高温暑热,不怕收拉碾打之苦,但就怕上面来人催粮要款,因为全家人一年的吃喝花销生老病死,全摊在地里的收成上。
催粮要款成为乡镇干部很头疼的事,倒不是由于农民理解政策水平低,而是难在他们的不堪负重。种地纳税缴公粮,农民早已认可,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但他们想不通的是,除了纳税缴公粮之外,这个统筹那个提留,让他们犯熬煎,由此产生了抗拒情绪,不是拖交便是躲闪。但躲是躲不开跑也跑不脱的,因为农民的家扎在村子里,活命的根埋在泥土里。
当时,关中平原地带,乡统筹村提留以及其它名目繁多的附加费算起来,有些乡镇村民人均要交纳一二百以至更多的费用,一家四五口人,按人头计,要交纳六七百乃至上千元,交纳的方式可以粮抵资,也可以资抵粮。这样下来,沉重的负担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许多乡镇,在乡统筹村提留下做文章,巧立名目聚敛财源,比如农民实际收入只有1500元,乡镇村便联手欺上瞒下,加码到2500元,甚至更多,这样乡统筹村提留的数额自然加大。农民心里是有数的,他们也知道其中有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猫腻,但除了骂几声粗话,借以排解心中的愤慨外,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那时,乡镇干部也忙碌起来,分头催粮要款,起初是发动宣传攻势,进行心理战术,给农民们来个先声夺人,多在宣传车上架上大喇叭,再挂上赫然醒目的横幅标语,走村串户,田头地畔,大声吆喝,振耳欲聋:抗交的会怎么样,迟交或少交的又将会怎么样。那要挟的腔调,那诈唬的声势,着实让老实巴交的农民吓得慌恐不安,搅得他们抗交不成躲藏也不是。你抗拒不交吧,上面摧得紧;你痛快交了吧,惹得四邻八舍怨,说你假积极出风头。
经过心理攻坚战之后,确乎达到出奇的效果,可谓首战告捷,但遗留下来的所谓难缠户、钉子户也为数不少,乡镇干部们便打起了歼灭战——主攻钉子户。他们全员上阵,分头行动,进村人户。有时还带上联防队员、派出所干警,既有显赫声势,又有武装警棍,警笛开道,车子扬尘,一呼啦直捣钉子户。钉子户白天躲过去了,他们晚上去;平时躲过去了,他们逢年过节去;半年躲过去了,他们冲着年关去。
一个在乡上工作的朋友,是搞文秘工作的,那一年夏天,他也加入了催粮要款的行列。其中一钉子户,能干体力活的都忙农活去了,只留下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婆看守家门,一看那么多的精壮汉子上门催粮要款,她没被吓住,一口咬定没有粮,用羸弱之躯挡住家门,不让进。被催逼得紧了,她一会儿说麦地遭了旱,一会儿又说有一亩多地失火烧了。但在这会儿,谁会听她的,即便她浑身都长嘴巴也辩解不清。这伙人磨了半天牙费了那么多口舌,老婆子还是摇晃着蓬乱的白发,最后干脆缄口不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