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植根东土幸福采西域


□ 余光中 李元洛


缘起:二OO三年九月,福建省举行“二OO三年海峡诗会”,以“余光中诗歌研讨会”为主旨,我应邀忝列。 《都市美丈》主编古耜兄嘱我就散文创作的有关问题,与余光中先生对话并请教,我从四个方面拟就提纲借电传先行飞越海峡。余光中祖籍福建永春,初次到福州并返乡祭祖,盛况空前,无法从各种讲学、座谈、聚会、参观、游览、采访所筑成的重围中突围而出。九月十六日上午,他婉辞了原定之游览活动,于武夷山中的青竹宾馆和我对谈,谈非悠闲的个日而系匆促的半天,原拟的话题只好打个对折,仅就“中国当代散文与古典散文的关系”、 “中国当代散文与西方散文的关系”两个问题展开。时日匆忙,光阴金贵,长情短语,双方均言不尽意。我不懂“录音”等现代科技,全靠笔记与心记,事后整理成文, 当时有窗外旁听的山神为证。
李:在中国当代文坛,你自称以右手写诗,以左手写散文,而人道是双管齐挥,诗文双绝。香港学者兼作家黄维梁,更形象地说你手握璀璨的五色之笔,用蓝色笔翻译,用红色笔编辑文学作品,用黑色笔写评论,用金色笔写散文,用紫色笔写诗。你的散文之名不亚于诗名,有些偏爱的读者与论者,甚至认为你的散文成就更超手于诗之上。不过,伯仲之间,双飞比翼,概称“诗文双绝”也堪称允当。一条澎湃的江河,必然有它最早的源头,一株参天的大树,当然有它深广的根系,你的散文创作取得如斯成就,我以为和你深厚的古典文学根基,包括古典诗词歌赋与古典散文的修养分不开。当代的散文作家,如果没有这种“段位”的修养,没有年少时修炼而成的“童子功”,要取得远非一般的成就,那是不可想像的。不知你以为如何?可否请你蓦然回首,略说当年?
余:我相信一个人的中文根柢,必须深固于中学时代,如果等到读大学再来补救,亡羊补牢,未免为时太晚。抗战时期,从十一岁时起我的中学六年在四川重庆嘉陵江畔的乡间度过。稚小的我刁;但得以亲近蜀中山水,更有缘亲炙中国古典文学。这与我的家庭背景有关,我一进初中,父亲(余英超)、母亲(孙秀君)便开始教我诵习古典散文,如魏征的《谏太宗十思疏》、骆宾王的《代李敬业传檄天下文》、王勃的《滕王阁序》、李白的《春夜宴诸从弟桃李园序》、 《与韩荆州书》、李华的《吊古战场文》、刘禹锡的《陋室铭》、杜牧的《阿房宫赋》等等。父母在讲解之余,还分别用闽南调或常州腔(母亲是常州人)带我诵读,让古典的情操从乡音深处将我召唤。我习诵上述文章,呼吸历史,体认前贤,涵泳文化,少年之心惊叹于骈文的工整典丽,散文的开阎自如。后来我在诗文中表现的古典风格与艺术精神,正是以当年桐油灯下高吟低咏的夜读为其源头。
应该提到的还有我的二舅孙有孚先生。他藏书颇丰,喜欢美文,在娓娓释义之余,也教我哦哦诵读陶渊明的《桃花源记》,欧阳修的《醉翁亭记》和《秋声赋》,以及苏东坡的前后《赤壁赋》,那是更合我少年情志与抒情心境的文章。庄骚李杜韩柳欧苏是古典之葩, 《西游》、 《水浒》、 《三国》、《红楼》则是民俗之根,我还从舅舅的藏书中读到线装的《聊斋志异》,对于上述中国古典小说名著当然也如醉如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