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土土洋洋 洋洋土土——油画民族化杂谈


□ 吴冠中

  我生长在江苏农村,叔伯父老、姑姑阿姨都是乡下佬,小学同窗都是赤脚伙伴。谁家的女儿嫁到上海,偶而回到家乡来探亲,穿戴漂亮,烫头发,擦口红,我和伙伴们都感到这模样儿很丑,吃吃地嘲笑她。后来我进县城念中学,到杭州上艺术学校,不仅渐渐看惯了烫头发和擦口红,而且欣赏人体美,追求西方现代绘画的变形美了。生活在巴黎,陶醉于形形色色的现代诸流派的探索中,我体会到西方人的审美口味了,也为他们许许多多有深度的艺术作品所感动,但我的爱好,我的努力,我的追求却与故乡的叔伯父老、姑姑阿姨、赤脚伙伴,我祖国的多少亿同胞全不相干了!我忘记了出身的贫寒之家呵!有一回我们画室来了一个新女模特儿,大家特别赞赏她体型的美,但画了三天她就缺课不来了,大家很扫兴,几天后才知道她投塞纳河自杀了!

  解放前,我们数十个公费留学生搭一条美国船到欧洲去,我们买的都是最便宜的四等舱。船将拢意大利,要登岸了,乘客们纷纷赠服务员小费,头、二等舱的旅客们起码都给数十美元吧,我们穷学生怎么办?急着开会研究,决定集资后用集体名义赠数十元。但结果被服务员拒绝了,他们说不要四等舱中国人的小费。

  有一回在鲁佛尔博物馆,我正在专心研究一件古希腊雕刻,一直盯着看了很久很久,那不是星期天,参观的人很少,一位闲得无聊大腹便便的管理员慢吞吞地踱到我跟前,我先以为他要同我谈点艺术观点吧,便微笑着同他打招呼,他却一开口便高傲地讥讽我:“在你们国家没有这样的东西吧!”我立即还击:你没有见过中国,你总到过吉美博物馆吧(巴黎收藏东方艺术品的博物馆),我们多少祖宗的脑袋(指石雕佛头)被你们偷来供奉在那里,而这里的雕刻不正是你们从希腊抢劫来的吗!

  …………

  旧中国去欧美的留学生在生活中遭到这种歧视是常事,我不愿再写许多更令人心酸、气愤的事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