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魏安妮的“人道”


□ 吴 迪

遵照托马斯的意见,我事先把《蒋筑英》的录像带交给了系秘书,同时还有这个电影的故事梗概、获奖情况及英文语言点的复印件。
上课之前,我接到了两个电话,一个是魏安妮打来的,一个是费米打来的,他们都想得到一些关于蒋筑英的文字资料,以便分析这部电影。这可难不倒我,来之前,我在教学上作了充分的准备,《光明日报》介绍蒋筑英、罗健夫的文章,王兴东的剧本和他的编剧札记都在箱子里放着,只须拿出来复印即可。上课那天早晨,我到复印机房,把这些材料复印了四份,我一边复印一边想:这可是你们要求的,这叫自作自受。我要让你们看得头昏脑胀,省得跟我捣蛋!
这一着还真灵,上课后,托马斯鼓着两只眼睛看《光明日报》,索菲娅和魏安妮费力地读着王兴东的编剧札记,还时不时地翻字典;费米先是在报上勾勾画画,后来打开了手提电脑。足足半个小时没有动静。
我正自得其乐,魏安妮说话了:“我们想问这样一个问题———蒋筑英死了之后,他的领导和同事为什么要骗他的妻子和儿女,把他们骗到三千公里之外的成都?”
“我建议你用瞒,不要用骗。他们瞒着蒋太太,是怕她受不了丈夫死了这个突如其来的打击。这是善意的,是出于人道的考虑。”
费米停下来,托马斯放下报纸———他们似乎对人道特别敏感。
费米往嘴里塞了一块口香糖:“我支持魏安妮,对蒋的妻子来说,隐瞒真实情况才是不人道的。”
有了支持者,魏安妮的气更壮了:“难道蒋太太到了几千里之外的医院,突然在太平间里见到死了的丈夫就受得了吗?如果是我,我会更受不了。我会恨那些骗我来的人。(她坚持用骗)我会认为他们是很残忍,他们是在拿我的感情开玩笑!”
你瞧瞧,中国人的好心,到了这里就成了驴肝肺。
我给她解释:“假如我突然出车祸死在了贵国,贵大学派你去中国通知我父母,而你知道,我父母只有我这么一个宝贝儿子,他们又年迈体衰,心脏不好,你会怎么办呢?你是不是一见到他们就说:嘿,告诉你们一个不幸的消息,请你们不要伤心———你们的独生子死了,是被汽车撞死的,尸体运不回来,欢迎你们到瑞典去看看他的遗容,机票等费用由保险公司出,不花你们一个大子儿。”
魏安妮不说话了,眨巴着大眼睛看着我。
索菲娅一甩她那黄缎子般的头发:“我们还要说,亲爱的,请-节-爱-随-便。”
我在黑板上写了四个大字———节哀顺变。又在“哀”和“顺”下面狠狠地打了一个惊叹号。然后转向魏安妮,留下索菲娅一个人红着脸,看着黑板。
“魏安妮,你当然不会像我说的这样生硬,这样公事公办,但是,我老妈听了你的话马上昏了过去,我老爸抓住你的手,说你造谣惑众。等你解释清楚了,我老妈已经撒手尘寰。你这不是害死了一条人命吗?
“如果不告诉他们,而是把他们骗到了瑞典,他们突然见到你的遗体,两人全伤心死了,那不是害死了两条人命吗?”费米又来帮腔。......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