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能不能在传说中找到你的名字


□ 杨献平

出大门不远,可以看见和到达一个镇子,就像没有多少人知道鼎新这个地方一样,也很少知道鼎新以前的名字——毛目:有匈奴或者突厥语的味道。它的房屋大都是黄土——里面掺了草芥和木板,人工砌起的干燥黄土房屋始终洋溢着土腥。很多的人在这儿住着——沙子。风暴。羊群。炊烟。车辆和人混杂着烟尘、土尘和声音。夏天的大片杨树让人容易想到一些有关绿洲的诗歌。冬天充满风尘,春天令一些花草和鸟儿们,由于旁边弱水河苏醒而显得心情愉悦。很多年前,隔着树木和沙土,我总是看见,而没有真的走进。
但总有一些事情从那边传过来,经由他们和我们的嘴巴,到处流传。一天傍晚,同室的陕西籍某人尘土满面回来说,鼎新发生一件诡异的事情:一个读高中的女孩突然夭折。几天后,她的一个男同学骑着摩托车去赶集。路过一个商店,后面有人叫他停车,他停了。他清楚看见那个女孩下车,买了两听饮料,又跨上他的摩托后座。到集市后,他们下车吃饭。结账的时候,饭馆老板说,你带着那个女孩子不是马家丫头秀美么?他回答说是呀。老板说,那丫头不是前些天突然害病死了么,怎么还在这儿?
要是老板不说这句话,这个男孩子也许不会觉醒。这一句话的结果是:男孩一溜烟一样,骑了摩托往回赶。路上,大风骤起,尘土弥漫,不知由于车速过快,还是有其他什么问题,车子撞在一棵老了的杨树上——男孩死了。后来同室的陕西人还说,这是那个姓马的丫头死后害死的第三个男孩。我和其他在场的人听了,头发蓦然竖了起来,虽然是炎热的夏天,身上似乎有一层冰雪滑过。
这个诡异故事,很长时间笼罩着我的心情,觉得不可思议,时常有一种诡异的隐疼。后来传来的消息是:这些诡异事情接连发生后,马家丫头的家人就把埋在戈壁滩里的女儿尸体挖出来——多天之后,她的尸体竟然完好如初,脸色红润,就连眉毛和头发都没有太多的脱落,这确实匪夷所思。她的家人和村人尽管惊奇不可解,但还是依照术士的说法,在女孩尸体上浇了汽油,烧掉了。当地一律将未婚天亡的男孩女孩尸体烧掉的风俗似乎由此肇始。
这个虚幻的故事长时间占据着我,多年过去了,许多事情忘却了,而它仍在。换了一种身份之后,我往来鼎新的次数多了起来。1997年的秋天,正是羊只膘肥体壮的时候,当地一个在我们单位务工的男孩子要我和其他人到他家里吃羊肉。刚到村子大门前,羊肉的膻味就扑了过来。在吃喝中,我就马家丫头的事情询问了他年长的父亲。我还没有说完,他就肯定地打断了我的话。
我不知道民间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诡异事情。在这个世界之外,是不是真的有一些东西在我们周遭漂浮?那天,本来喝酒多了,再次提起这个事情,头脑便又清醒了许多。同去的一个同事说,想不到在科技昌明的今天,还会有如此怪异的现象发生。那个男孩子的父亲还给我们说了一些其他的事情。他说,有些事情确实怪异,很多人死后,埋在戈壁滩中,过了上百年,后代们搬迁坟茔的时候,尸体竟然还完好如初。尽管很少见,但村庄里的所有人对此并不陌生。同年春天,鼎新镇右边的戈壁滩中就出土了一具大约葬于清朝中期的女性木乃伊。他还告诉我们:在弱水河对面的天仓乡政府左后三里的山中,有一个不大的洞穴,墙壁上画满一个长须老人和女孩子行床笫之欢的壁画——我知道,那是传说中的彭祖。后来村里人觉得丑陋,使用铁锨铲掉了。
老人还说,弱水河边还有一种奇异的植物,长在湿沙中,形状像是马莲的草,采其腰部部分,与蛇心一起捣烂,于午夜时悬挂在红色的腰带上。次日正午出门,不管怎么样的女子,只要遇见,都会情不自禁,走到哪儿跟到哪儿,似乎完全丧失了理智,即使被肆意侵犯和痛然刀割也浑然不觉——只是现在很少有人知道和使用这种比杀戮更残忍的方式了。他的父亲还告诉我们,解放前,还有一些找不到媳妇的大龄男人以此方式获得片刻的欢愉。他举例说,他们村子前年去世的独身男人章大声就用这个方法要过一个他相思多年的妇女。
在人群迅速失忆的时光中,对于民间秘史的记忆和流传越来越稀少。这些年已70岁左右老人可能是最后一批民间秘史秘事的拥有者和捍卫者。次年的夏天,我和裴云开车去了一次彭祖待过的洞窟,干硬的山岭上,每隔5华里就有一座秦汉烽火台,残缺的垛口,风蚀的身躯,裸露的木板和草芥像是—具不朽的庞大尸体。躬身走进洞窟,沙砾差不多把它全部埋住了。拨开和擦掉灰土,铁锨铲的痕迹就很明显,壁画只剩下了模糊的轮廓。我数了一下,一共是12幅——12年一个轮回,传说中的彭祖日御百女,御而不泻,因而活了800多岁。以此计算,内心难免有些激越和伤感。
就在我身边的弱水河是一个古老、禅意、诗意的河流,用现代官方的话语说,这是中国唯一的一条倒淌的季节河。佛家和俗世的诗人们都为它说过话,写过诗。听说晋高僧苏武张骞唐僧张大千林则徐左宗棠彭加木等人都路过,想必也曾经在这儿饮水充饥。每次到酒泉或者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就从它身上路过,或者干涸得尽是焦白沙砾,或者白冰千里,或者水流泱泱。有很多次,周末去那儿的水库和鱼塘钓鱼捉鱼,见到了狗尾巴、马兰、芨芨、马耳朵等等花草,而没有真的见到那个老人家说的那种草——或者见到了无法辨认。大地的神秘总是挑动人类的好奇,而对于这种草的好奇暗含了一些令自己茫然兴奋的因素。
分享:
 
更多关于“能不能在传说中找到你的名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