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能不能在传说中找到你的名字


□ 杨献平

出大门不远,可以看见和到达一个镇子,就像没有多少人知道鼎新这个地方一样,也很少知道鼎新以前的名字——毛目:有匈奴或者突厥语的味道。它的房屋大都是黄土——里面掺了草芥和木板,人工砌起的干燥黄土房屋始终洋溢着土腥。很多的人在这儿住着——沙子。风暴。羊群。炊烟。车辆和人混杂着烟尘、土尘和声音。夏天的大片杨树让人容易想到一些有关绿洲的诗歌。冬天充满风尘,春天令一些花草和鸟儿们,由于旁边弱水河苏醒而显得心情愉悦。很多年前,隔着树木和沙土,我总是看见,而没有真的走进。
但总有一些事情从那边传过来,经由他们和我们的嘴巴,到处流传。一天傍晚,同室的陕西籍某人尘土满面回来说,鼎新发生一件诡异的事情:一个读高中的女孩突然夭折。几天后,她的一个男同学骑着摩托车去赶集。路过一个商店,后面有人叫他停车,他停了。他清楚看见那个女孩下车,买了两听饮料,又跨上他的摩托后座。到集市后,他们下车吃饭。结账的时候,饭馆老板说,你带着那个女孩子不是马家丫头秀美么?他回答说是呀。老板说,那丫头不是前些天突然害病死了么,怎么还在这儿?
要是老板不说这句话,这个男孩子也许不会觉醒。这一句话的结果是:男孩一溜烟一样,骑了摩托往回赶。路上,大风骤起,尘土弥漫,不知由于车速过快,还是有其他什么问题,车子撞在一棵老了的杨树上——男孩死了。后来同室的陕西人还说,这是那个姓马的丫头死后害死的第三个男孩。我和其他在场的人听了,头发蓦然竖了起来,虽然是炎热的夏天,身上似乎有一层冰雪滑过。
这个诡异故事,很长时间笼罩着我的心情,觉得不可思议,时常有一种诡异的隐疼。后来传来的消息是:这些诡异事情接连发生后,马家丫头的家人就把埋在戈壁滩里的女儿尸体挖出来——多天之后,她的尸体竟然完好如初,脸色红润,就连眉毛和头发都没有太多的脱落,这确实匪夷所思。她的家人和村人尽管惊奇不可解,但还是依照术士的说法,在女孩尸体上浇了汽油,烧掉了。当地一律将未婚天亡的男孩女孩尸体烧掉的风俗似乎由此肇始。
这个虚幻的故事长时间占据着我,多年过去了,许多事情忘却了,而它仍在。换了一种身份之后,我往来鼎新的次数多了起来。1997年的秋天,正是羊只膘肥体壮的时候,当地一个在我们单位务工的男孩子要我和其他人到他家里吃羊肉。刚到村子大门前,羊肉的膻味就扑了过来。在吃喝中,我就马家丫头的事情询问了他年长的父亲。我还没有说完,他就肯定地打断了我的话。
我不知道民间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诡异事情。在这个世界之外,是不是真的有一些东西在我们周遭漂浮?那天,本来喝酒多了,再次提起这个事情,头脑便又清醒了许多。同去的一个同事说,想不到在科技昌明的今天,还会有如此怪异的现象发生。那个男孩子的父亲还给我们说了一些其他的事情。他说,有些事情确实怪异,很多人死后,埋在戈壁滩中,过了上百年,后代们搬迁坟茔的时候,尸体竟然还完好如初。尽管很少见,但村庄里的所有人对此并不陌生。同年春天,鼎新镇右边的戈壁滩中就出土了一具大约葬于清朝中期的女性木乃伊。他还告诉我们:在弱水河对面的天仓乡政府左后三里的山中,有一个不大的洞穴,墙壁上画满一个长须老人和女孩子行床笫之欢的壁画——我知道,那是传说中的彭祖。后来村里人觉得丑陋,使用铁锨铲掉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您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 飞花劫
  • 低头认罪
  • 绝命预言
  •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