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学地理的人性空间或苦难历程


□ 宁珍志

宁珍志

  以地理位置彰显创作个性的小说文本,已越来越受到作家的自我重视和文学期刊的频频青睐。文学地理的界定与转换,不仅能使小说的艺术品位与思想锋芒更加鲜明剔透,而且极易生成“一方水土一方人情”的地域文化标本。人性空间的骤然开放,生命成长的苦难历程,都会在作家们独具特色的表述之中,活灵活现站出来一个个“人物”。《海燕> 2012年“双城记”栏目的12篇小说作品,便是南北作家们展示自己文学品格的很好平台。当然,这仅是创办者的初衷。作品一经发表,其辐射蔓延抑或艺术涵盖的力度自然广阔而深远。重温英国现实主义小说家狄更斯名作《双城记》中的话语,或许能给予我们新的启示。“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年头,那是愚昧的年头;那是信仰的时期,那是怀疑的时期;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失望的冬天;我们全都在直奔天堂,我们全都在直奔相反的方向。”表现人性两极化的分裂程度,是小说艺术不断走向深入的发展所在,社会转型期恰恰是人的欲望表达显露的高峰期。灵魂躁动,众声喧哗,物质富有,精神匮乏。《海燕》之所以选择“双城记”,即是让小说的艺术真实呈现生存的真实人性的真实,让南北两个地理方位背景下的时代与人物浓缩为生命符号,突出当下性,即小说文本触目惊心的现实指向。

  万胜《一个人上路》中的父亲母亲、火强莫小丫、冯武艺夫妇在遭受肉体折磨的同时还遭受着巨大的精神痛苦。比起以往的农村题材小说,万胜笔下的人物不再是单线条的莽汉泼妇,人物内心世界的丰富性矛盾性使文化生发出意义,毕竟是当下的农村,文明之风不可能把所有困顿迷惑愚昧拂之而去。弗洛伊德学说与民间习俗风气相互碰撞缠绕,人物的苦难情怀深重滞远,人性的善恶较量此起彼伏,成为人在当下寻求自身解放的又一段生命历程。北方作家的叙述豪放凛冽,笔墨酣畅,通篇洋溢叱咤之风。即使是北方的女性作家,其叙述姿态也充满阳刚之气。少梅的《暖雪》女主人公水月,故事情节虽然都围绕她展开叙述,却罕见委婉悱恻,而是快人快语,直来直去,把现实农村的亲情邻里关系演绎得惟妙惟肖。尽管这是人物性格所致,但绝不排除作者所处的东北地域文化的沿袭浸染。像张驰《名叫六月的墙》的粗粝质朴,若是南方作家来写,青春期往事会细腻含蓄许多。像李舒慧的《命若游丝》-杨家强的《灯笼》、潘洗的《不许玩赖》等篇,虽然在结构故事设计语言驾驭人物等方面都不乏其新颖独到的追求,但在叙述语态和节奏感仍然属于“北方”式的;呈粗犷的扇形扩散状。而叶和军《去香格里拉》创造的则是另类文化氛围。文本叙述的不露声色,在春天的景致里,甘蓝几次与人私奔,离“家”出走,这几乎成为她的一种生命常态。在童话般的叙述语境中,作者把人性中的向往、不满现状、喜新厌旧等诸多元素表达得深挚而从容,以至于令读者都对甘蓝报以深深的同情。这就是南方作家的优势,他们把人性的定义域拓展得非常宽泛,因为精致细化的描写,人性中的恶倒容易被遮蔽,这完全符合生活的逻辑和流向。朱建平《鸳鸯交颈》中的“我”与陌生年轻女人邂逅之后的鱼水之欢,竟被处理得如此妥帖合理。在欲望面前,男女平等,异性相吸,贪财与猎色等恶习在爱的掩映之下,竟然水乳交融为性情的一部分。所以,金晓磊《谁家的孩子》已不足怪,对于初恋的陈子由来说,激情释放同样也是懵懂的释放。赵斐虹《秘密》的公开,则再一次地让人性善恶交汇的庞杂意绪浮出了水面,重新定义着我们面前的诸多好人。金意峰《渔夫的夜晚》则是童年的生命经验让人性中的美好回归复位,蒋军辉《我们都活得挺好》以多向对比的方式画出了人性的变异轨迹。南方作家温文尔雅的叙述,春风化雨,滴水穿石,其渗透的力量照旧不可忽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