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折断翅膀的精灵


□ 言 子

折断翅膀的精灵
言 子

言子 本名向燕。生于四川宜宾,祖籍云南。没来得及走进我童年记忆的奶奶,是一个私塾先生的女儿,一生饱读诗书,并用银朱圈点。我的血脉里流淌着她的血液,喜欢舞文弄墨,并以文字抚慰孤独的灵魂。年年月月,穿行于文字,犹如穿行于故乡的河流,寻找心灵的归宿。
八十年代创作散文诗,九十年代中期开始小说、散文、随笔创作,已完成四部长篇小说(未出版)。作品见于《中国作家》等数十家杂志。曾被原地矿部聘为合同制专业作家,巴金文学院创作员。

她还是拨出了那一串电话,黑暗中。其实那串电话不会给她任何希望,她明白。早已明白。她已经窝在椅子上坐了很久,就那样坐着,很多时候,她就是那样。不开灯,不看电视,也不听音乐。身体被黑暗包裹着。房间未被黑夜浸透时,她手上是萧红的书,这几天,她在读她的《生死场》,读她的《呼兰河传》。《生死场》她记不得自己看完过没有,《呼兰河传》她是读过几遍的,这是第几次阅读她已经记不得了。以前她不是很喜欢《生死场》,这次她静下心来慢慢读,读出了一种全新的感受,甚至有一种震撼,那就是萧红眼睛里人在生死场上的来来去去。生命的悲凉和悲苦!尤其是女人的悲凉和悲苦!萧红是怀着怎样一种沉痛悲哀的心情在写这篇小说,让自己的灵魂也在生死场上游走。她那年轻的生命,那么年轻的生命,已经在深刻地体验着生与死的命运。生命!生与死!谁能逃得过生死场?萧红笔下那些卑微的生命逃不过,所有的人都逃不过。有了这一次阅读的全新感受,她也完全是一个成熟的女人了。而萧红,是一个早熟的作家。女人,是要经历坎坷和磨难才能真正成熟,才能更深刻地体悟生命。萧红过早地经历和体悟了人生的悲哀和生命的不幸,成就了她文字的早熟,行文在生死场上似滴血的向日葵,在黄昏的风中凄婉地吟唱。她的情绪被萧红的文字感染着,自己也在生死场上游走。她需要有个人陪着她在黑暗中坐坐,陪着她一道,游走。很不情愿地,她拨出了那串电话。
他说他有事来不了,后来又说办完事再来。她就那样窝在椅子上等他,直到他走进来。他说为什么不开灯?说着就去开墙角的落地灯,被她制止了。他说好吧,那就不开。他挨着她坐下,他们被黑暗包裹着。没有言语,他们之间好久以来都不能很好地说话了,甚至,无法和他亲热。她很想把头靠在他的肩上,或是靠进他的怀抱,但她现在做不到。他说,你怎么了?他去抚摸她的手。她没有吭声。他又问,你怎么了?她仍然没吭声,把手从他手中抽了回来。很久,她才说,是不是每个人都在生死场上漂游?他说,你在看萧红的《生死场》?她在黑暗中点了点头,他当然看不见。我在想萧红写作这部作品时的心境,一定非常黯淡,她说。他去吻她,她内心虽然极不情愿,但这次没有拒绝。这天晚上她很虚弱,一个人窝在黑暗里她就感到非常虚弱,她不想拒绝。后来他们上了床,在黑暗中完成了一切。他没有走,在她床上睡了一夜,天刚亮,她就把他叫醒,催促他赶快离开。她从头到脚清洗了一遍身体,又上床蒙头大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