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鄂西二题


□ 田 词


鄂西农舍

我爱鄂西的农舍,鄂西的农舍是一道美丽的风景。
春日,我随一个采风团,深入到鄂西的乡村,一道道美丽的风景扑面而来,可我的眼睛却久久地停留在鄂西的农舍上。
鄂西的农舍,或在田头,或在山脚,或在山腰,原色的木板,标直的柱头,撑起一方别致,黛青色的片瓦上顶着乳白色的电视接收锅儿,雕梁画栋的吊脚楼上飘出农家的富裕。在它周围,布满了绿绿的禾苗,艳艳的花朵,青青的山林,间或还有潺潺的水声,啾啾的鸟鸣。
我禁不住来到一家农舍,步入院子,满院的桃花、梨花纷至沓来,团团花香把我包围,我仿佛进入天上的仙桃园,全身心的沉醉了。“稀客,到屋坐唦,喝杯茶。”随着甜蜜的声音飘出一个漂亮的农家阿妹,一弯柳叶眉,两汪秋水眼,披肩的黑发,颀长的身材,丰满的韵味,把一身土家服装妆扮得分外美丽,好一个“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她家吊脚楼上的厢房里,整齐地摆放着组合家具、电视机、卡拉OK、洗衣机、电冰箱,古朴的房间,呈现现代春色。厨房用的是液化气,火炉生的是降氟炉,在房子外边还挂上了一两个灭火器。听说在鄂西农村有一个古老的传说:有一个叫“火阳”的,它落到哪里,哪里的房屋就会被烧,但它在烧毁前,要数清所有的家产,若是数不清,它就不会烧,所以,人们就把头发团塞进瓦隙或是门缝,据说就可以逢凶化吉。而现在,农民知道了科学防火的道理,令人十分欣喜。
她告诉我,她是恩施自治州一所学校特产专业毕业的学生,回家致力于庭院经济,现在小院已春有花,夏有荫,秋有果,冬有青。她还是远近闻名的果品专业户咧。她还告诉我,她已自修完了大学中文系的全部课程,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大学生了。她说:“我还有计生专干的头衔呢,在我们这里,婚育新风和我家的果园一样美丽,大树独生子女一枝花,你瞧,那边李家的姑娘,上了清华大学,现在留学日本,这边张家的公子,大学毕业,进了集团,当了副总裁。”
我品着菊花绿茶,也品着她甜美的声音,顿觉神清气爽。
我告别了农家小院,却告别不了鄂西的农舍,它已映在我的脑海中,它那原色调的木房,黛青色的片瓦,雕梁画栋的吊脚楼,已拷贝在我心的硬盘里。

鄂西山水

鄂西的山水,无处不美丽;鄂西的山水,无处不神奇……
女人没有曲线不美,大山的起伏就像女人的曲线,大地没有大山,就失去了美丽,大地没有江河,就失去了韵味。鄂西人呵,走出了大山,你一定忘不了大山的美丽。
你忘不了那些远近扬名的景点:
清江闯滩、神龙溪漂流、卯洞漂流、民族大观园、梭布垭石林、铜盆水、凤凰山、福宝山、甘溪山森林公园、星斗山、平坝营、鱼木寨、双龙湖、齐岳山跑马场、水杉王、龙鳞宫、腾龙洞、玉龙溪、水帘洞……
更有革命圣地叶挺囚居地。
除了这些,还有好多好多可待开发的景点:
我曾耳濡目染了宣恩椿木营的七姊妹山,那里是珙桐的家乡,鸽子花开,情趣盎然,你若身临其境,一定会情不自禁地高唱《三峡鸽子花》,沙坪的一线天、木龙寨、羊破寨、鸳鸯峡,每一处都有魅力的风景,神奇的故事,恕我不可一一道来。单讲羊破寨、鸳鸯峡,就会让你生出许多感慨:说羊破寨,古代一黑帮霸山为王,欺压鱼肉百姓,山民们被迫反抗,可其寨地势险峻,屡攻不破,万般无奈之际,一小伙子眉头一皱,计上心来,用一群山羊捆上木头攻之,结果攻破了山寨,为了纪念,便名曰羊破寨。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