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姥姥的白玉山(散文)


□ 王毅

文一王毅

  我11个月大,还在襁褓中的时候,就被在大连工作的妈妈抱着送到旅顺姥姥家中。姥姥家中有姥姥和姥爷,还有上高中的小姨。

  婴儿的事情记不得了,记得的是从我懂事开始,我的生活中最重要的就是姥姥和白玉山。渴了、饿了、哭了、累了、委屈了,我都会去找姥姥。只要姥姥在,我所有的问题都能解决。只要白玉山在,我的玩耍世界就广阔而宏大。

  姥姥家在旅顺白玉山脚下,是旅顺的市中心。姥姥家有两间房子。进门半间是厨房,另外半间的小屋子平时小姨住,过年的时候就收拾成朝拜祖宗的地方。大房间里住着姥姥、姥爷和我。大院子有几十户人家吧,走出院子、跨过街道百米左右,就是旅顺俱乐部。五十年代,旅顺所有的著名的电影、戏剧都是在这儿上演的。俱乐部马路对面,就是旅顺公园了。公园里有纪念塔、有秋千,有很高很高的银杏树。离公园右面一二百米地方是旅顺汽车站。顺着公园的路往前走,就是著名的旅顺军港。儿时的军港既没有现在的庄严和豪华,也没有现在高高的围墙。其实,那儿就是一片停靠军舰的海滩而已。延绵一公里多长的军港前面就是现在已经被定为国家保护建筑的旅顺火车站。

  因为军港,因为旅顺的军人比老百姓多几倍,幼时的旅顺是极安全极随意的旅顺。我每天和一群小朋友随便穿梭在白玉山、公园、军港中嬉戏、玩耍。直到远远地听见姥姥呼唤回家吃饭的声音,才像个小猴子一样蹦蹦跳跳跑回家。

  童年是我人生中最自由最无所顾忌最随心所欲最幸福的时光,每每回忆起来,都让我心向往之。知道那种时光永不会再来。更有的时候,我会泪水涟涟,想起姥姥所给予我的爱与教诲。坐在电脑前回忆童年时,泪水又一次盈满眼眶。想起姥姥,想起她给我的爱与教诲,我却没有回报姥姥,没能尽孝,这是我人生的重大遗憾。

  大概是隔代的原因,姥姥对我更多的是疼爱,很少严厉管教。我常常想,如今的我,无拘无束、我行我素的性格是姥姥培养出来的。

  姥姥是个极聪明的女人。姥姥是个孤儿,母亲早逝、父亲远走他乡,终生渺无音讯。她是在自己姥姥家长大的。姥姥的姥爷是位老中医,家中生活富裕,甚至有自己的私塾。家中亲戚的孩子都在私塾中读书,但女孩是不允许的。姥姥渴望读书,就站在书馆窗户下面偷听。老先生让学生背书,他们背不出来。姥姥在外面却背了出来。老先生吃惊,姥姥被发现。老先生感叹,可惜是个女子,要不也能考个功名。以后,就默许了姥姥在门外听课。所以,姥姥虽然不识字的,但姥姥能一字不错地背出《孔雀东南飞》、《木兰从军》等古典名篇。姥姥还有一个本事,村子里来演戏的时候,她只看一遍,就能将戏文全部背下来。这等聪明,现在想想,都让我崇拜得五体投地。

  我想,姥姥是寂寞的。聪明的人都寂寞。白天姥爷上班、小姨上学,家中只有我和姥姥。姥姥就和我唠嗑。我又懂啥呢!现在我明白,她是不需要我懂的,她只是把自己的内心的感觉说出来,这样心里才会敞亮一些吧。姥姥会一边和面,一边对我背全本的《王宝钏》戏文,背着背着,姥姥会掉下眼泪来。像是说给我听,更像是自言自语:“一个女人,过得好过得坏,就看嫁什么男人。皇帝的闺女也是一样。”我看着姥姥,完全不明白。但姥姥的表情却刀刻般留在我的记忆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