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延续中寻求新的突破


□ 吴秉杰

  去年,参加了《黄河》杂志为王保忠召开的短篇小说创作研讨会。给我的印象是,保忠为人沉着、稳重、谦逊而又自信,他的小说同样的内敛、含蓄,写农民与城乡结合部的农民工,笔下的人物大抵都是有情有义的。保忠说,他要写底层,写小人物,不回避生活中真实、严酷的一面,同时创作也要给人以温暖和爱心。我觉得,并不是作家刻意地要给读者什么,而是作家心中有温暖,能在这个世界、在底层人物生活中感觉到这种暖意,他才能在创作中反映出来。这犹如“镜与灯”的关系。所以我们才会看到,保忠的一些小说,即便选择了严酷的背景,仍能在作品里找到亮色找到温暖的画面。同时,在一个价值观念多元化和价值冲突的时代,他努力给我们提供了一些非常可靠的、让人信赖的东西,小说的美感由此而来。另外,他小说中那些善良的小人物均描写得“有情有义”,譬如《尘根》这本集子中的《奶香》、《前夫》、《天大的事》;而这种“情”和“义”既体现人性,蕴有温暖,实际上又是区别出了和西方不同的文化传统。
  最近,保忠又新创作了《寻找马兰花》、《家长会》和《笔杆子》等几篇小说。他说:题材上稍有拓展,让我看看,多批评批评。题材确实是不同了。它们写的都是知识分子,小说主人公是教师或公务员。延续了王保忠小说个性或追求的是:第一,作品里仍然没有写什么奸恶之徒。或许是因为他意识到,从来便不是个别的“恶人”决定了人们的不幸,无论过去和现在,在任何时代“好人”总是占多数,因而也可以说是某种集体的机制,决定了我们的命运。第二,两篇小说还是保持了叙事和心理描写结合并融为一体的特点。这可能是文学形象塑造和其他形象塑造(譬如影视形象)最主要的区分,也是由人心开掘通向人性开掘的唯一途径。第三,和第一点相联系,我认为它依然是保持着一种文化审视的眼光。当然,随着小说主人公身份的不同,王保忠的创作在延续中又有发展变化。
  《家长会》表现了知识分子在金钱力量面前的尴尬、无奈、动摇或犹豫,总之,再也不能保持那超然独立的地位了。金钱的力量是刚性的,是现代社会中谁也无法漠视的一种物质力量;这就像王保忠在他的另一部中篇《笔杆子》中写到的地位和权势一样;注意,作为一种社会的“客观存在”,社会地位和权势同样是物质性的。知识分子精神于是面临着强大的社会存在的考验。《家长会》中的“家长会”最后也没有开,至少是小说中没有描写,但余黑子应诺的一百吨煤是送来了。煤矿又出了矿难,余黑子“出事”被抓起来了。博人学校女教师“校花”叶娜又离开了学校。一切都处在悬而未决的状态。除了汤河校长的犹豫、尴尬,叶娜的“个人隐私”,她和余黑子之间的关系,以及她为什么要离开这远近闻名的博人学校,都隐蔽在叙事的背后,给人留下了较大的想象空间。精神与物质的矛盾冲突只显示出了冰山一角,或许这也反映了短篇的艺术要求。我曾经说过,王保忠有出色的短篇写作能力,他的相当一部分篇什都很好地体现了这一文体的艺术要求——节制、含蓄——这是短篇的境界、价值实现途径和基本特征,也是他小说的一个特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