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黄大楼


  ●高建刚

  这座楼房是一九八二年盖的,呈凹字形,楼身黄色,我们叫它黄大楼。黄大楼共有七层。从街上看,第三层有个白漆木架起的阳台,阳台里吊着不锈钢晾衣杆,上面搭着几件衣物,角落里竖着旧木料,一些纸箱堆在高处,墙上挂着盛干粮用的竹筐,有些盆花围在窗台上.这就是我家的阳台。要进到屋里,得穿过门洞绕到楼的背面才行。

  那个年代,能住上卫生间和厨房都在自己家里的人不是很多。刚搬进去时,我幸福得几天睡不着觉。再也不用蹲厕时为等在外面的人发出各种急不可待的声音而着急了。饮水也不用提着水桶去老远的公共水龙了。厨房、卫生间到处都有水。我的父母也为熬了这么些年,终于住上新的套房而心满意足。

  然而美中不足的是,在黄大楼盖好之前,我母亲几乎天天都去建筑工地,监工一样察看工程。她不太相信这帮盖房子的,因为从开始拆迁,他们就表现出狡猾的一面,分给我们的房子,从朝向到结构,都不像他们说得那样好,而且供我们居住的临时房在团岛山的荒山野岭里,那里竖着很多高大的黑木电线杆,又黑又粗的电线扯得满天都是,风经常吹得“呜呜”响,怪疹人的,晚上都不敢出门。风大时,我们担心会被连房带人一起刮到海里去。观察一帮信不过的人,眼光是不同的。她看到正在兴建的房子,墙壁仅有一层砖厚,就把我父亲找来,对他说:“瞧,这房子能结实吗?”她看到天花板是一块块架在一层砖厚墙上的预制板.又把我父亲找来,对他说:“瞧,这天花板能行吗?”她看到预制板里的钢筋跟粉条差不多粗细.摞在工地上的预制板不少都有裂缝.又把我父亲找来,对他说:“瞧,这样的预制板,塌下来怎么办?”我母亲看到一页裂缝的预制板就架在我们家的屋顶上,又找来我父亲,对他说:“这样的房子敢住吗?”我父亲终于说:“敢住。”

  母亲自从知道这块预制板整天呆在我们头上,就心事重重。房子毕竟盖好了,母亲看到的、担忧的都被抹到水泥、石灰里去了。呈现在面前的是洁白明亮的套房。我们从这屋走到那屋,像看自己刚生出的孩子一样看着,不舍得离开。我们家一领到钥匙就第一个搬了进来。刚搬进来那几天.这座大楼就像我们一家三口的大别墅,出出进进只有我们三人.一个看上去六十来岁的老头、一个年龄相仿的老太和一个二十岁出头的未婚青年。那时候谁给我写信,只要写上地址伏龙路十号,再写上我的名字,就能收到。一到晚上,整个楼只有我们一家灯亮着,我们一家三口使一座空洞的大楼有了生气。由于房间都是空的,上楼梯时,走得重了,满楼都有脚步声,走廊上没有窗户,从一楼到七楼,水泥造型的无数个W字母相连到底,算是透光设施了。整天阴沉沉的,一到晚上就要摸索着前进。有一回,我往楼上扛自行车,忘了数楼梯磴数,以为到顶了,手一松,前轮碰在台阶上,弹回来,坚硬的车把碰在脸上,我便失去平衡,跟自行车一起滚了下去。自行车完好无损.我身上既有自行车刮擦也有楼梯磕碰的伤,躺在地上半天才起来,一动舌头才知道,门牙少了一颗。为了早点住上套房,我付出一颗门牙的代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