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逃遁


□ 武 歆
赵军认识傅虹有十五年了。在这十五年里,傅虹始终是赵军一个挥散不去的记忆。实际上这十五年里,在赵军眼前走过的女人不计其数,向他暗送秋波的也有不少,他也曾兴致勃勃地截获过几次秋波,但每次秋波过后,他的心底都会现出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一种塌陷般的失落感久久缠绕着他,他清楚,这一切全是由于傅虹的原因。
赵军爱上傅虹,是在十五年前他的婚礼上。那天面对乱糟糟的七八十位亲朋好友,他一眼就盯上了傅虹。当然最初他是不知道傅虹名字的。在盯上傅虹之后,有一会儿的时间,他什么都听不见了,视野里就只有傅虹一个人,以致后来一系列的仪式上,动作僵硬的赵军有一种恍惚的感觉,他身旁的新娘子晓芸一个劲儿用手拽他的衣袖,他也毫无察觉。如今赵军已记不起来在向所有来宾逐一敬酒时,是怎样走到傅虹面前的,他只记得晓芸介绍说,这位是我的同学也是好朋友傅虹,接着晓芸一定要罚傅虹干一杯,因为傅虹来晚了。傅虹则让新郎赵军陪喝。赵军的脸红彤彤的,比宴席正中的大红喜字还红。傅虹那一桌人就笑起来,起哄让赵军与每个人都要干一杯。后来赵军就喝多了,喜宴是怎么散的,又是怎么闹的洞房他一概不清楚,只记得当初敬酒时自己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傅虹,好像还说了什么,搞得一桌子的人都惊讶不已,只听见不断有人说喝多了喝多了。后来晓芸的说法只验证了醉酒的事,关于他对傅虹的失态,晓芸只字未提。不知是晓芸没有发现,还是故意不说。晓芸说,赵军,婚礼上你都疯了,一杯接一杯地主动与人干杯,喝到连我的名字都叫不上来了,就没见过哪个新郎自己灌自己酒的。后来晓芸就一直追问赵军为什么要喝那么多的酒。赵军当然是不会告诉晓芸为什么要醉酒的。赵军就是说梦话也不会说出来,他爱上了高挑白皙比八月水蜜桃还丰润的傅虹。因为那时赵军心里明白,傅虹对于他来讲只不过是水中月雾里花。
能在婚礼上移情别爱,并不是说赵军是个朝三暮四的男人,自从对女人有了感觉那天起,他就一直喜欢身材高大、皮肤白皙的女人,但晓芸却是身材瘦小、肤色黄黑。最初赵军是不满意晓芸的,但晓芸恋爱技巧高超,甜言蜜语的几个回合下来,就和赵军发生了关系。两个月以后她笑眯眯地拍着自己的肚子,使得大梦初醒的赵军乖乖就范。不过赵军之所以向晓芸投降,也是因为结婚前他没有遇上过一位符合他心目中那种标准的女人,或者说根本就没见过,虽说晓芸不理想,但她疼人听话,也就凑合了。可结婚后甚至就在婚礼仪式上,他喜欢的女人就突然出现了,似乎像一道闪电一样令他猝不及防。老天爷向赵军开了个玩笑。婚后,赵军一遍又一遍地在心底绝望呐喊,生活太不公平,哪怕再晚一点结婚也行呀,怎么会是这样无可奈何呢。于是赵军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傅虹。但越是拚命地压抑,对傅虹越是充满着想象。
不知不觉间傅虹就变成了赵军心里一根最敏感的神经,稍为触碰一下,浑身就会痉挛。可他又总是希望有人触碰,希望享受那种别样的感觉。幸运的是晓芸很爱说话,傅虹又是晓芸的同学,这样婚后赵军总能从晓芸的嘴里听到一些关于傅虹的只言片语。比如傅虹还没有男朋友,她很是挑剔呀;还比如傅虹是在某局做文秘工作,周围有许多追求者呀;还比如傅虹后来找了一个医院的电工,那个电工高大英俊,漂亮帅气得让女孩子眼睛发直(晓芸讲的时候眼睛也充满了向往)。后来还有傅虹要结婚了,晓芸念叨着参加婚礼时该穿什么衣服等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