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雪色飘香(短篇小说)


□ 海莲

  一个山乡的失学女孩,苦难和艰辛没有毁灭她向上的心性,她该哭诉,该抱怨,可她没有。因为,在最底层的民间,有太多压不垮的人间温情,滋养着无数像她一样,朴素生活着的人。像那雪花,年年来到……

  1

  立春已经九天了,大雪仍然下个不停。春燕娘抖抖身上的雪花说,唉,今年是寡妇年。说完这话张大嘴发出一声叹息,瞧这雪下的。春燕明白娘的意思,这雪就像生她那年一样,一样的雪,一样的寡妇年。娘说,生在寡妇年的女娃命苦。

  春燕噘起嘴,我不相信。

  娘抓起笤帚疙瘩就打她,说你还嘴硬?要不是你妨的,我哪会成了寡妇,没人待见的东西。春燕双手抱住头,四处躲闪,大声叫唤,清明,清明……

  这时,从低矮的房屋里跑出一个男孩,姐,你咋的啦?

  我让你躲,我让你躲。

  清明见娘又在打姐姐,赶紧跑过去拉架,边拉边说,娘,甭打了.甭打了。姐姐够可怜的啦。娘不听,还是挥舞着笤帚。春燕披头散发,求助的目光落在清明脸上。

  清明忽然抢过娘的笤帚扔到地上,高声说,娘你打我吧。姐姐没错。她起早贪黑地忙,还不是为了养活咱娘儿俩!

  娘看看春燕又看看清明,突然头一耷拉口吐白沫栽倒在雪地。春燕急忙蹲下身子,对清明说,娘又犯病啦,快去倒碗白糖水。快点!

  清明飞也似的跑回屋里。

  2

  春燕像往常一样,把破旧的自行车停放在美美发廊前面,然后熟练地打开布袋,两手小心翼翼地摆弄山药鱼,白灰色的山药鱼歪歪扭扭地倒在水泥台面上。

  雪依然在下。春燕仰起瓜子脸看天,一双杏眼扑闪了几下。心里说,这雪该下到啥时候才能停?搬凳子时,双脚一滑摔了个屁蹲儿,这一跤摔得屁股生疼。临近中午,这条小巷就乱了,出租车、摩托车、自行车、行人拥挤着,有朝左边过的,有朝右边过的;喇叭声、叫骂声、说话声、吆喝声搅和在一块儿,嚷得她真想捂住耳朵。

  嗳,山药鱼咋卖呐?一个穿着红色羽绒服,模样大约二十多岁的女孩站在摊前。

  春燕赶紧说,二块五一斤,五块钱一袋。

  女孩伸出戴着手套的手边扒拉边问,做得干净吗?你搓的?女孩的目光盯住春燕的袖口。

  春燕的袖口露出棉花,她不好意思地用另一只手捂住棉花处,忙说,是我娘搓的。特别干净。纯莜面,是自家地里种的。你就放心买吧。边说边朝女孩讨好地媚笑。

  女孩细瞅了她几眼,说,先买一袋吧。女孩付款后转身离去。她走得很慢,一步一步地挪动,生怕滑倒。红色羽绒服夹在人群中格外亮眼。

  春燕痴痴地看着女孩的背影,不,是看着那件红色羽绒服。直到红色远离视线,她才收回眼神长长地吁出一口气,把棉花往袖筒里捅了捅,后悔昨夜没顾上缝几针。

  地上的雪已经很厚,深深浅浅的脚印被车辆碾得没有了形状。她的心有些落寞,说不出的落寞。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