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沉樱小说对两性关系的审视


□ 曾 琪

  沉樱作为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女作家,从事小说创作的时间非常短暂,主要集中在1928-1931年之间,而这阶段正是她与著名戏剧家马彦祥由热恋到分手的几年,恋爱时的甜蜜、进入婚姻家庭后的空寂、焦虑以及对婚姻的失望之情都在作品中有生动的反应。而与著名诗人及翻译家梁宗岱由佳眷到怨偶,则使她更进一步看透婚姻的本质。沉樱早期的小说作品绝大多数都是围绕恋爱婚姻而展开,她从自己的婚恋生活的经验出发,以男女性别差异为出发点,对五四时期现代家庭生活作出新的体察和揭示,作品呈现的不再是一些概念化观念化的爱情,而是写出了男女两性由于在气质上、品性上的差异及地位上的不平等,从而在两性关系模式上也呈现出不平衡的倾斜状态:在看似和谐的恋人关系中潜伏着危机,在夫妻日常生活的冲突对峙中走向疏离。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沉樱婚恋作品对于冰心、苏雪林、凌叔华所描绘的那种温馨不乏浪漫的婚姻生活无疑是一种颠覆,也让我们对于那个时代两性关系的认识提供了一个新的角度。
  沉樱作品在描述恋人或夫妻之间的关系时有不少也流露出恋爱的甜蜜、欢娱,但在这种平和温馨的背后,因为缺乏相互的体谅和信任开始出现爱的错位,危机四伏。
  在《下雪》中,作品描写一对经由自由恋爱而结合的男女,女的从家中私奔出来后已有两年,快到过年很想回娘家看看,男的冒着雪到处去为她筹回家的盘缠,女的一方面迫切地想家,另一方面又疼惜丈夫;在这里妻子的犹疑,丈夫的难舍之情刻画得细腻而传神。但是透过那层温馨和缠绵,我们却不难听出掺杂其中的不谐调的音符。作品一开头便点出两人从早上一睁眼,心情像那天气似的黯淡、阴沉,两人各怀心事,一方面,是女方要回家的坚决,另一方面,是男方明里暗里地挽留,尽管天气非常恶劣,又因为突然的变故,经济方面也是捉襟见肘,这些外部的压力并不能动摇女方回家的决心。然而,男的却以情感作为要挟很有技巧性地对她步步紧逼,一会儿说“你在家里就是很长的时候,也不过觉得一会的工夫似的,可是我在这里恐怕一天的时间也要觉得长得要命呢。”“你走了谁再给我洗衬衫呢?”不断地用一些颇为煽情伤感的话和一副孤单可怜的样子进行挽留,女的终于被他说动了,放弃了回家的打算,于是男的欢天喜地,女的一脸的愁苦和落寞。这样的一种结局,在男方固然是两全其美,既节省了一笔开支,又能让女人陪伴身边;这里作出牺牲和让步的是女性一方,但这种牺牲又是非常之勉强,以后的日子必然要背负着对亲人的愧疚对家的思念,当她独自品味那种不快和失落时,心中多少会生出对丈夫的抱怨。这里男人以自我为中心的自私,女人情感的脆弱,缺乏主见都为他们日后的婚姻生活埋下了阴影。
  《搬家》中的小夫妻也是如此,他们是一对新婚夫妇,过了一段甜蜜的任情恣意的欢娱生活,但不久因为丈夫绍英要出外工作,妻子被单独留在家中,那种孤寂和无所事事的生活几乎让她窒息,于是,她想通过与丈夫朋友时英一家合租一套房子来让自己从孤寂中解脱出来,对此绍英并不以为然。于是我们看到这一对原本恩爱如漆的夫妻在搬家问题上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态度,妻子表现出极大的热情,而丈夫却非常的淡漠;妻子申诉的独自在家的孤独寂寞,丈夫尽管也有所了解,但并不能感同身受,相反却对于妻子耐不住孤寂要找慰藉这点上感到嫉妒,并由此猜疑妻子迫切地想要搬家是对他的朋友时中有所企图。当听到妻子与时中在寻合租房过程中夫妇似地同进同出,绍英的心彻底失衡,对于妻子的怀疑更深,搬家的事再也不提,并拒绝妻子关于房子的话题。原本是一对恩爱幸福的夫妻,从此不断地遭受信任危机的侵蚀。
  《欲》中同样也是琴瑟和谐的一对夫妻,由于生活的无聊和寂寞,妻子出现精神出轨,她对小叔子产生一种暧昧之情,虽然最后悬崖勒马,但从此夫妻之间“在这平静的生活之下,似乎总有什么不可驱除的翳云在潜伏着。”
  在婚恋的境遇中,面对外在的阻力往往更能够齐心协力地克服,而内在于爱情主体的隔膜与文化心理,则往往在平淡琐屑的日常婚姻生活中才能凸显出来,成为男女婚恋中重要的矛盾因素。
  这些潜伏着的翳云积累到一定程度必将化作倾盆大雨,冲毁婚姻的城堡。沉樱更多的作品描写了婚姻家庭中的两性对峙,并在对峙中最终走向疏离,对峙的主要原因多是男性伴侣移情别恋,他们的薄幸无情、自私自利的行径,使那些为丈夫献出了全部的爱的女性因为得不到相应的反馈和回报而受到深深的伤害,变得敏感而又尖锐,这便导致两性关系更加恶化。
  《爱情的开始》中细腻而又真实地表现了两性之间由对峙而逐步走向疏离的过程。作品描写的是一对恋爱男女,他们在一起同居没有多久,男方却在外面另找新欢,致使两人关系出现裂痕,家庭中的气氛令人压抑窒息。一开始作品就说“一直到了上床睡下了,两人的郁闷的心情还未释然,都默默地不说话。但彼此都似乎在等待着对方先开口,同时又相峙着谁也不说话。”从这段话至少可以看出这对夫妻之间一直处于冷战状态,直到上了床睡下,丈夫主动地似乎要改变这种状况,却用抱怨的语气说着:“别人无论哪一对都是很亲热的,为什么就是我们俩一天到晚地怄气。”妻子反唇相讥道:“这自然是我的不好了,不能讨你喜欢,又不能使你快乐!”男人自然听出她话里有话,但他对自己背叛爱情的行为缺乏应有的真心实意的反省和忏悔,却说双方都有责任,妻子被激怒了,并勾起她更多痛苦的回忆,想到自己为男的所付出的一切,更加伤心怨恨。第二日醒来,他们又因生活中的小事而龃龉连生,在整个一天中因为扫地扬起的灰尘、因为接待朋友的不周,二人之间你来我往谁也不相让地不断发生冲突,最后男人几乎是恶狠狠地威胁说“要是这样子下去,我们不如分开吧!”女方毫不示弱“要分开就分开,不要拿这个当作威吓,这样未免太卑鄙了!”这同居的男女又在唇枪舌战、剑拔弩张中结束了一天,“不和平的静默又开始占据着两人的中间”,尽管依然躺在一张床上,但又回复了昨晚那样的沉默。这样长久的对峙带来的必然是夫妻情感的疏离。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