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飘雪无声


□ 林朝晖

我当兵的地方位于西藏的一座山峰上,那里每年九月开始飘雪,最低气温达零下四十多摄氏度。第二年六月才迎来春天。在这里呆过的老兵用“顶着五月的纷飞大雪,迎来六月的春暖花开”形容这样的天气。
坐在开往西藏的火车上,一位年龄大约三十出头的男人望了望窗外纷纷扬扬的大雪,打开了话闸——
我叫江小彬,来自南方的一个偏僻山村,之所以选择去西藏当兵,是因为我所在的县里有规定:愿意到西藏当兵的,服役期满回到家乡后,工作优先安置,并可得一笔不菲的补助。这对于家境贫寒的我无疑是很有诱惑力的,咬咬牙,我便来到西藏当兵。
我所在的部队位于白雪皑皑的山峰上,在这样寒冷恶劣的环境中,我开始和其他新兵一道磨砺自己的意志。每天,站岗、巡逻、潜伏,成了我们的“一日三餐”,我就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当了两年兵。
盼星星、盼月亮,我终于盼到了退伍日子的到来,可就在我要离开部队时,领导却挽留我继续留在部队转士官。我当时心里很矛盾,说心里话,刚来这里时,我并不喜欢这个地方,但在这里生活两年之后,我发现自己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环境,我的情感不知不觉中融进了这片土地,飘飘荡荡的雪已成为我生命中一部分,经过短暂的思想斗争后,我决定留队,成了带兵班长。
转士官后不久,我回家探了一次亲,热心的家乡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我们村的语文代课老师晓雪。晓雪人长得很清纯,清纯得就像我们家乡那条弯弯小河里的水。
相亲那天,晓雪对我说,她出生的那天,天上忽然下起了雪,于是,她的父母便把她取名为晓雪。可是,她长这么大,却没见过雪,她只是在电视里看过雪。
我说,我所在的部队,长年累月下着雪,纯洁透明的雪在天上飞,犹如群蝶起舞,美极了。
晓雪的眼里顿时闪烁出异样的光芒,她说,有空的时候,我一定要到你所在的部队看雪。
第一次约会,我们彼此都留下了好的印象。以后的日子,我们频繁约会,爱情之花在我们心里悄悄地绽放。
我归队的那天,晓雪到火车站为我送行,当我登上火车的那一刹那,她拼命挥舞黄手帕的情景永远定格在我的心海里。
回到部队后,我们开始鸿雁传情,感情日渐深厚,她那热情洋溢的信点亮了我在军旅的寂寞时光,温暖了我的胸膛。我当班长的第三年春节前夕,晓雪来部队探望我。晓雪来时并没有和我通个气,她只是到了我所在部队的山脚下才给我打电话。我和战友们兴冲冲地把她接到军营里。晓雪一到部队,就笑眯眯地给我的战友们发喜糖。原来晓雪来部队之前,经我父母同意,按我们家乡的风俗办了我俩之间的订婚酒。这一切都瞒着我,她这次来部队,就是要给我一个惊喜。晓雪来的那天,下了一场大雪。晓雪兴奋地走进雪里翩翩起舞,她那花蝴蝶一样飘来飘去的身姿吸引了战士们的眼球,战士们都说我很有艳福。听了这话,别提我心里有多滋润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