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们这个时代需要什么样的文学青年”讨论之四


□ 阎连科 贡平凹等

编者按:
2002年第10期,我刊在“文化观察”栏内刊发了《两个文学青年的孤苦人生》一文,文章记述了湖南省邵东县两位异常执著的文学青年,一位叫赵京辉,声称要写出中国的荷马史诗;另一位叫谢建国,他写的几百万字的手稿堆积如山。两个人至今一文不名,穷途潦倒,家人责骂、旁人歧视都改变不了他们追求文学、渴望成名的初衷。本刊编辑部同时配发了《我们这个时代需要什么样的文学青年》的编后语,向广大读者提出:您如何评价他们的执著和精神境界?您支持他们的追求吗?请读者踊跃来信参与“我们这个时代需要什么样的文学青年”的讨论。
上述两篇文章刊发之后在广大读者中引起了强烈反响,参与讨论的信件雪片般源源不断地涌进《北京文学》编辑部。从今年第1期起,我们已从众多来稿中陆续发表了一部分来稿,本期我们特请来一批作家和评论家,作为文学道路上的成功者,他们会怎样“现身说法”呢?

阎连科:生存远比写作更重要

关于写作,关于文学青年冒着生存的危险对文学的热爱和追求,我一向都是采用光头泼下一盆冷水的方式,告诫他们“首先要活得好,其次再说写作好”。没有解决温饱式的底线上的生存,对写作一味地追求,无异于因为梦见了一团火光,便光着身子在雪地中飞跑。
今天,如上世纪80年代那样的文学蜜月已经远离我们而去,谁都不可能因为一篇小说的发表,而在一夜之间名扬天下;不可能因为你的小说获了一个什么奖,而从此由百姓成为一个握有铁饭碗的国家干部或终日闲暇的专业作家。试问那个年代成长起来的作家们:最初你为什么而写作?“如果每个人都能坦诚以答,十有七八会说是为了命运。可是,依靠写作改变命运的绝好年代怕是已经一去不再复返了。而今天,倘若比我年岁还小的弟弟、妹妹,甚至晚辈,还怀着文学的梦想,冒着生存的艰辛在进行创作,我希望能听我一句告诫:放下你的笔,端起你的碗;当你的碗里有米有面,甚或溢金流银时,再说读书与写作。物质是第一性,精神是第二性,这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给我们的最真诚、最忠厚、最朴实、最动人的教导哟。
爱好文学不是一件坏事,一味地不顾一切地去做作家梦,那一定是件坏事。
社会上骂作家、诗人都是神经病,那话儿不是没有道理,因为有许多作家、诗人连“日子”都不懂,哪儿会懂得真正的诗或小说呢。
一个有了一定收入,哪怕刮风下雨也不会太饿肚子的人爱好文学,文学会给他带来美好和聪智;一个天天饿着肚子的人终日地谈诗和小说,文学只能加重他的傻愚。须知道,曹雪芹受苦受难写作《红楼梦》,而他的苦难是相对于他家庭中曾经有过的贵族生活而言的。须知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说到底受苦受难的曹雪芹可不是提着打狗棍去四处讨饭的人。以我而言,我是经过了吃不饱肚子的一个农民,一个胸无大志的庸常作家,所以我认为,生存远比写作更重要,没有解决自己的衣食时,要写作你最好能让笔尖上流出金子来。......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