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萧红与鲁迅


□ 叶君

  近年来,“萧红与鲁迅”变成了一个暧昧而意味深长的话题。在2006年鲁迅先生逝世七十周年前后谈论了一阵;眼下,萧红诞辰一百周年之际,这一话题又热闹起来。无论纸媒还是网络,不断有人撰文轻佻追问“鲁迅和萧红是啥关系”(见叶细细:《鲁迅和萧红是啥关系》,《中外文摘》2010年第5期)。谈论者绝大都是基于男女关系的层面,或臆断,或想象,或直觉,而努力的结果就是要得出萧红、鲁迅这两位不同辈分的现代作家之间定然存有恋情的结论。那些基于阴私心理,认为制造名人婚恋话题的噱头自然不值一驳,但也有貌似真诚而认真的臆测。在我看来,“萧红与鲁迅”倒真是一个值得探究的话题,前提自然要基于学术的理路。

  鲁迅对于萧红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某种意义上,没有鲁迅就没有作为作家的萧红。虽然,当年的张遁莹以“悄吟”的笔名在哈尔滨与萧军自费印行了诗歌、散文、小说合集《跋涉》,随即在东北文坛锋芒初露,但真正给她带来巨大声誉,崛起于上海文坛的,却是1935年12月在鲁迅大力奖掖、提携下非法印行的长篇小说《生死场》。从《跋涉》到《生死场》,前后不过两年,出版《生死场》时张适莹第一次使用“萧红”这一笔名。而这部小说奠定了萧红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地位,同时让人们渐渐淡忘了那个笔名“悄吟”的女人,只知道文坛崛起了一个名叫“萧红”的女作家。这是一个重大的文学事件。这个名字随着其后一系列经典作品问世而广为流传。因而,可以这样说,没有鲁迅,张遁莹就止于女作家“悄吟”,而不是“萧红”。

  在充满喜感和娱乐精神的当下,即便已逝名人的婚恋亦最易翻炒为热点。因逝者已逝,传说和噱头制造就更加便利。实际上,在与二萧的交往中,鲁迅与萧军这两个男人之间的关系更为动人,而并非萧红。但前者缺少噱头,不被看重;而后者因关涉男女,却得到了极尽能事的渲染。

  臆测萧红、鲁迅间存有恋情,并非自余杰始,但他那流传于网络和一些杂志上的满篇臆断的短文《鲁迅与萧红:另一种情怀》(这篇文章似乎取自余杰自传体小说《香草山》,网络或纸媒编辑略有删改)无疑最具影响。文中,他“凭自己的直觉”一直认为“鲁迅和萧红之间,除了师生之情,还有别的精神和感情上的撞击”;并强调“我不想对此作一番学者式的‘考据’,但我宁愿固执地保持自己的这一‘发现”’(见余杰:《鲁迅和萧红:另一种情怀》,《家庭·下半月》2002年第1期)。正因为没有作“学者式的考据”,余文立论依据无非:其一,萧红的《回忆鲁迅先生》远比许广平的回忆文字写得好,除萧红写作才能高于后者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萧红比许广平更加理解鲁迅、更加深入鲁迅的内心——尽管许广平是鲁迅的妻子”;其二,二萧自第一次与鲁迅先生见面后,此后去得更多的是萧红一个人;其三,引用萧红《回忆鲁迅先生》中鲁迅不满意于许广平对萧红的头发装饰,语带批评令其发窘的细节,认为“很能够说明鲁迅心中复杂的感受。他想说漂亮而没有说,故意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来,他想掩饰自己内心深处细微的波动,却更加明显地表露了出来”;其四,许广平对鲁迅生命后期萧红常来鲁寓,拿梅志的话说“一坐就是半天”心生埋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