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审视新时期文学“平民意识”与“贵族化”的矛盾


□ 宋 戈 段 俊

随着1976年10月“文化大革命”的结束,“五四”新文学传统开始逐渐复苏。新时期文学在“文革”的废墟上诞生,伤痕文学、反思文学都以“文革”作为产生的土壤,反思“文革”,展现“文革”带给人身体与心灵的创伤。它与十七年革命英雄主义文学和“文革”中虚假英雄主义文学(“高大全”模式)泾渭分明。之前的文学是缥缈的、遥不可及的,无论是人物和情节都毫无生活的呼吸,文学从某种意义上说正在腐烂。新时期文学诞生以来,鲜活的气息重新回到文字的世界里,此时,英雄走下神坛,文学走向真实,开始面对生活的种种繁琐。虽然繁琐,却因其真实而令人倍感亲切。
对于文学而言,一切好像在平静之中获得了发展的巨大动力,在以生活的激情写真实的生活的同时,作家们的艺术修养悄悄地从诸多作品的每一个毛孔中渗出来。美变得无处不在,无论是对传统文化的再解读还是对新事物的讴歌,都那么让人心醉,甚至忘记了长久以来一直未曾消失过的文学创作中的种种矛盾和争执。
诸多矛盾中不容忽视的是平民意识与贵族化的矛盾,这一矛盾可以找到众多表象,可以把它理解为“内容”与“形式”的争执,也可以理解为真实与玄虚的争执。在短暂的平静后,各种不和谐的声音于创作之余再次从各个方向上响起来,对于艺术本原的追求,让我们不得不走出种种之于文学本身的美好幻想,重新面对这个本来就喧嚣的世界。
1980年代初的文学,再次给人以百花齐放的欣喜。无论是意识流也好,朦胧诗也罢,报告文学、寻根文学等等,在向着各自艺术形式的追求方向迸发的同时,都急切而且真诚地想在话语权重新回归大众的时候说出一些自己对生活的真实感受。这个时候文学没有任何所谓的对纯艺术的追求,所有文字在经历长时间的压抑后都以言之有物为目标。集体无意识的荒诞狂欢后,文字回归质朴和理性,以前所未有的清醒和冷峻审视和思索着历史。
此时,大批的作家都希望在自己的作品中通过反思,去实现对黑暗的批判和对真理的追寻。一些目光深邃的作家在这个时期已经不满足于单纯的反思,于历史前进的洪流中开始寻找一种探索现代人心理状况变化的新视角和新方法,文学从而有了更高的审美追求的层次。现代主义文学思潮的引入,为中国的文学带来了新鲜的血液和精气。写实的同时,大量写意的笔法在作品中出现,与写实融合。作家们以其写意的姿态和独立的审美理想去理解和把握新的生活,从而出现了与世界现代主义文艺潮流结合的中国现代主义文学作品。但总的来看,即使是采用了现代主义的手段和方法,这时的文学在精神上仍然是平民的,通俗质朴的语言创造出的作品填补了荒废的十年以后的思维上的真空,为广大读者的思想进步营造了肥沃的土壤。
长久的无意识之后,人们对恢复大脑自主思考功能的要求是强烈的。这种强烈的要求造成了实践中的某些激进,或者说是急功近利。须知思想的进步不可脱离现实的根基,亦不可缺少长久的积淀,忽略了条件谈思想的进步是荒谬的。长久以来,人们积累了大量的创作经验,其中的一些在一个特殊的时代被利用和极端化,成为人思想创新的桎梏,新时期以来文学创作中的一些激进的追求希望打破这种桎梏,却因为激进造成了令人遗憾的后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