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教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祝福》中“小人物”形象分析


□ 赵芳丽

  摘要:对鲁迅名篇《祝福》中人物形象的分析已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众所周知,祥林嫂已成为世界文艺长廊中的经典人物,鲁四老爷作为封建势力的代表也被很多人探及,但文中出现的四婶、卫老婆子、庙祝、“我”等人物却往往被人忽视,笔者结合多年的教学实践经验,对这些所谓的“小人物”进行了深入的分析,发现这些人物虽小,但作用非同一般,形象也不乏精彩,这让我们在赞叹鲁迅大手笔的同时,也更深地领悟到了作者的创作意图和文章的深刻精妙之处。
  关键词:祝福 撔小人物飻 封建礼教 帮凶 形象分析
  
  众所周知,鲁迅先生的《祝福》是一篇脍炙人口的小说。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全日制普通高级中学教科书》几经修订,依然稳定了其全册书第一课的位置,足见其重要性。
  毋庸置疑,小说教学首先要把握小说的三要素:人物、情节和环境。本课刻画的人物形象尤为精彩:祥林嫂成为世界文学长廊中的著名人物;鲁四的虚伪、顽固不化也让我们回味良久;但对于其他的人物我们却析之甚少,笔者就此谈谈本课出现的“小人物”。
  说这些人物是“小人物”是相对于本课的主要人物祥林嫂和封建卫道士鲁四而言的,这些人物多是出场时间较短,或着墨不多或一闪而过,但我认为这些人物在文中起着不可低估的作用,都是小说中不可或缺的人物,例如四婶、卫老婆子、庙祝、“我”等。
  四婶是本文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可能是鲁四在家中的光芒太强,或者说四婶本身也是一个妇女,所以尽管是在鲁家这个大宅门里,作者却不提她的名字(或者她没有名字),但是,不可否认,她在本文中的形象尤其丰满。
  首先,作为一个封建大家庭的太太,她很会精打细算,在祥林嫂刚到鲁镇时,四婶“但看她模样还周正,手脚都壮大,又只是顺着眼,不开一句口”这么多的优点才让她决定把祥林嫂留下来,这说明她很精明,有持家的特殊能耐。
  其次,她很会察言观色,尤其表现在对她的丈夫鲁四。当祥林嫂第一次来到鲁镇时,“四叔皱了皱眉”,四婶不是“立即”知道,而是“已经”知道了他的意思是“讨厌她是一个寡妇”,多么善解人意啊,丈夫一皱眉她就“已经知道”对方的心思。后来祥林嫂被绑时,四叔骂了卫老婆子,说“可恶!”四婶也应该“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立即做出了反应,并对鲁四的“可恶”进行了一番解说:“你拿我们家里开玩笑么?”鲁四相当不想留祥林嫂,祥林嫂被绑对他来说并不是坏事,但鲁四在乎的是鲁家的面子和威严,这些四婶一看便知,而且鲁四碍于“大老爷”的身份说不出的话在四婶——一个家庭妇女嘴里,就显得自然甚至有点传神了,而且当鲁四随又转折说“然而……”时,四婶便不再说话了,真是心有灵犀。她虽然此时没说话,但咱们也可以想象到她和鲁四对了对眼神,露出了发泄之后的会心的微笑。
  再次,她是鲁四家唯一关心祥林嫂的人,但这种关心带有很大的局限性和很强的欺骗性。她关心祥林嫂的长相,手脚“壮大”,这个精明的女人关心的不是祥林嫂作为寡妇的悲惨命运而是为己所用的劳动力,这是一种自私、狭隘的关心。课文中有一个很典型的细节,“‘阿呀,米呢?祥林嫂不是去淘米的么?’好一会,四婶这才惊叫起来。她大约有些饿,记得午饭了。”下面写道:“于是大家分头寻淘箩”。毫无疑问,这个动作指令的发出者肯定是四婶,她说去“寻淘箩”而非目标更大的祥林嫂,这就说明她关心的只是自家的东西,而且“她先到厨下,次到堂前,后到卧房,全不见淘箩的影子”。这难道不是在暗示祥林嫂在她心中的地位还不如一个淘箩?所以,这也为祥林嫂被赶出鲁家垫定了基础。听说祥林嫂被卖,她说“阿呀,这样的婆婆!”不难看出,这也不是在关心祥林嫂的命运,而是认为祥林嫂的婆婆使祥林嫂再来自家的希望破了产的一种抱怨、一种发泄。尤其是当祥林嫂再来家里做工的愿望破灭后,她“再也不提祥林嫂”,更证明她对祥林嫂的关心是假的,即使是关心,她也只关心机器一样的劳动力。而祥林嫂正是这种劳动力的替代品。
  同时,她为人尤其对下人非常苛刻,文中说她经常对佣工“左右不如意”,对卫老婆子的训斥“你是什么意思?亏你还会再来见我们。”“你自己荐她来,又合伙劫她去,闹得沸反盈天的,大家看了成个什么样子?”还有当祥林嫂“全然不见有伶俐起来的希望”时,她用“祥林嫂怎么这样了?倒不如那时不留她。”似乎是警告的话当面说她,足见其尖酸,刻薄。可以想象打发祥林嫂走的事她绝对有一份功劳。
  最后,她也是一个受封建礼教影响较深的女性,她对鲁四的顺从和察言观色,就是用实际行动捍卫“夫权”的证明。在鲁四对第二次来家做工的祥林嫂不满时,不让其动“福礼”,四婶的表现异常认同:“祥林嫂,你放着吧!我来摆。”“祥林嫂,你放着吧!我来拿。”“你放着吧,祥林嫂!”等一句比一句刺耳的话都源于她封建灵魂的内心深处。
  还有一个人物,我们不能忽视,他就是告诉“我”祥林嫂死亡消息的那个短工,短工出场较早,作者用笔不多,总共四句话,但一个活生生的小人物跃然纸上。“还不是和祥林嫂?”他“简捷”的话中无不充盈着厌恶,祥林嫂是一个让人生厌、惹人生气的东西,在这个鲁镇上,这个否定的反问句强烈地表达了一种情感:只要一生气就有祥林嫂,或者只要一生气就是和祥林嫂,让我们不但看到了他的不耐烦也看出了所有鲁镇人对祥林嫂的厌弃,难怪作者说“尘芥堆”里的祥林嫂。其实,我们想想祥林嫂如果是尘芥;那么那个短工不也是尘芥吗?只是他是“将形骸露在尘芥里”的 “尘芥”罢了,“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呀!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