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不敢当语文教师


□ 浙江某中学/孙 端


语文老师难当,现在已基本上在业内达成共识。它不仅是要语文老师喜爱语文、擅长语文(作文),还需要有丰富的语文知识。如果说前者表现为语文老师要“作家化”的话,那么,后者则要求语文老师要“学者化”。在中学各门学科中,语文是最具综合性的,它的知识内容涵盖极大。如此,与其他学科相比,语文教师当前所要承受的要求和压力是难以想像的——

将语文教师推到历史前台,成为众媒体关注的焦点,这是几年前的事了。我以为在应试教育达到鼎盛时,语文教师扮演的角色本身就是社会的产物,用现在的眼光来看其当时这样那样的不足,实在不算什么,或者说语文教师本身并没有错。但时间转到现在,相对重视人文性的语文新教材已于2000年秋季在全国范围内使用,而喊得响做得也有成效的素质教育已深入人心,语文教师的处境实在令人尴尬!有人说,语文老师是最容易当的老师,识几个字,讲几篇有统一说法的课文,做几张有标准答案的试卷。这话不假。但那是对应试教育的嘲讽。现在有许多的专家在说,“生活有多广阔语文就有多广阔”,“生活的内涵和语文的内涵相等”之类的话,这些话可能有一些不合理的成分,但语文的广阔性则是无疑的,也正因为此,语文教师不是容易当,最容易当,而是难当,最难当。我们首先要承受语文课没有味道的指责。语文课没有味道,这是事实;要使它有味道,并非没有办法,讲一些文学,讲一些生活趣事,然而考试里没有,这是冷冰的事实。考试里没有的你讲得最天花乱坠,也是白搭;不仅是白搭,更多的还会招来指责,因为学生十有八九考不好试。学生爱不爱听是另外一回事,学生的考试成绩才是一回事。因此,我们平时在做的,有相当部分是违心的,一切为了考试,为了一切考试,或者说,一切为了成绩,为了一切成绩,因为成绩是学校对老师考核的最重要的依据。本来用成绩来考核老师应该是不错的,问题是这个成绩几乎是没有信度的。高考有一定信度,我暂且不说,平时除单元考、月考之外,每学期都要进行期中考和期末考,而这些题目几乎是现成的,许多是历年的会考题。也许你会说,为什么不自己命题,这实在是一句废话。一是命一道语文题目(主要指阅读题),要耗好多时间,二是要命一道好的题目,基层的语文老师还不够水准(这不是贬低自己,连每年的高考语文试题差错还不少)。正因为题目是现成的,所以语文课就容易上成题目课(这是素质教育的大忌),然后用题目来对付一次又一次的考试。本来高考是一次终端性考试,问题是现在看来高考问题也不少。再说一般是高二结束时,学校对学生要进行完全的文理科大分班,而这种分班其实意味着对以前成绩的推倒与失误的否定。语文老师,你是有为也好,无为也罢,对这样分班都是无能为力的。再退一步说,对一般的老师而言,教高三,是三年轮一次,而学校对老师的评定更多的来自平时成绩,既然如此,谁敢放弃这种对学生现在有用以后无用而对自己很实在的成绩呢?说到底,我们还不想下岗。
语文老师难当,现在已基本上在业内达成共识。它不仅是要语文老师喜爱语文、擅长语文(作文),还需要有丰富的语文知识。如果说前者表现为语文老师要“作家化”的话,那么,后者则要求语文老师要“学者化”。在中学各门学科中,语文是最具综合性的,它的知识内容涵盖极大。因此要求语文老师应该对各种知识进行广泛涉猎,努力使自己成为一个“杂家”,除具有扎实的语文知识外,应当有一定的相关知识,事实是许多语文教师没有关注美学、哲学、经济、社会、自然等学科的常识。我们只知道鲁迅、林语堂、沈从文、钱钟书等人是大家,然而鲁迅的杂文我们看过多少,林语堂的杂谈和小说看过几本,沈从文的湘西风情小说读过几篇,钱钟书的除《围城》之外又读过些什么。除此,我们读过朱光潜、季羡林、王元化、余秋雨吗?读过卢梭、歌德、卡夫卡、布鲁纳吗?或读过传统的著作,如《论语》、《孟子》、《史记》、《三国志》、《文心雕龙》吗?等等。为了当好语文教师,我们千万不要局限于语文课本所提供的那一点狭窄的知识范围,而应该把视野扩展到远远超过教学大纲所规定的范围。这样,教学中才能从容自如,得心应手。学生面对如此颇具学者风范的老师,也必定会情不自禁地飞蝶恋花般地崇拜,其教学效果也就可想而知。相反,一个教师的知识要是储备不足,教学中必然捉襟见肘。《庄子》上说“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说明了知识之于教师的重要性。然而现实中我们有多少教师深明知识的重要,我们深明的是让学生用枯燥教条的方法去获取更多的“分数”。但说到底,语文教师要成为一个考试“专家”容易,而要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杂家”实在困难。
因为语文教师缺少相应的知识,使之出现一种怪象,各学科中最热闹的要算是语文,效果最差的也要算是语文,这也是业内业外人士对目前语文教学的评语。事实毕竟是事实,我们无须辩驳。我们语文教师上课,相当多的是对知识的低层次重复,自小学高中,翻来复去的是在字、词、句等上面做文章,或者让学生花很多时间去反复做一些没有多少意义的“标准化”试题。这不仅使自己成了试题“专家”,也使学生成了只会做题的试题“专家”。试题畸形了,语文畸形了,语文教学的效果还能好吗!我以为与其说学生不喜欢语文,还不如说不喜欢语文教师,不喜欢语文教师的简单的知识结构。如此情形,我们做语文教师的能心安理得吗?能不反思吗?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