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肉体须谨慎,思想须放荡


中国与西方自接触开始,彼此便有着各种稀奇古怪的认知,学术点说叫“迷思”,大到家国政治,小到衣食住行。这其中,关于《花花公子》的“迷思”尤其好玩。毕竟,《花花公子》从来没有进入过中国。
  
  中国和美国的“成人礼”
  
  很不幸,《花花公子》在中国只是个传说,由于传说而变成妖魔,变成洪水猛兽。
  《花花公子》被拒之国门,因为它是一本成人杂志。然而“成人”一词,在中国的涵义从来没有被明确界定过。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成人”经常作为一个限定性名词,和用品联系起来,以区别于婴幼用品、妇女用品等等。“成人用品”的概念,可以从城市的成人用品店里获得明确的感官印象——昏暗的小巷,逼仄的小黑屋,霓虹的灯光,鬼鬼祟祟的顾客,暴露的图片以及各种超越常规的性用品。这里的“成人用品”一词,完全可以用“性用品”来代替,“成人”也和“性”画上等号。《花花公子》既然被命名为成人杂志,理所当然,就被划入“扫黄打非”的领域,包含着淫秽的汁液,不仅有碍观瞻,而且有毒于社会。
  不得不说,在理想的设计中,中国社会是一个纯洁的社会,儿童需要保护,成人也需要保护。这就是“成人”的另一个涵义,成人礼。
  成人礼是一种四海皆有的民俗活动。非洲一些部落行割礼,中国的汉族男性行冠礼、女性行笄礼,表示一个人可以正式进入社会,承担独立的责任和义务。中国最近几年流行着一种特殊的“成人礼”,一群年满18岁的中学生、大学生,面对某一象征物,进行群体宣誓,整齐划一,步调一致。在这种具有中国特色的成人礼中,“成人”仅仅意味着一种号令一致的集体活动。在传统的民俗意义上,“成人”意味着个人从集体中脱离,具有个人人格和个人行为;在法律意义上,“成人”意味着独立的法律地位。在一个现代社会,个人最重要的法律地位,便是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而在中国,成人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却处于“被保护”状态,这就意味着“成人”依旧是被保护的,它不具备独立的条件。
  中国成人的被保护,最明显地体现在性方面。最近总有大学生向有关部门写信,声称受到网络色情的毒害,要求限制网络的开放,加大对大学生的保护力度。这是一个莫大的讽刺,“成人”的概念,一方面在中国被污名化为性,另一方面,又表现为像婴儿一样的纯洁。作为成人杂志的《花花公子》,被“中国式成人”拒之门外,在这里就获得了充分的理据。
  
  撕掉裸女,它是最有品位的文学杂志
  
  《花花公子》的确有性,主要体现为中页的裸女图片和“当月玩伴”栏目。这也是《花花公子》最大的卖点之一。但如果认为《花花公子》只有“性”,类似于街角的成人用品店,就是误读了,一叶障目,不见森林。
  《花花公子》是一本成人杂志,明确点说,是一本办给成年男性看的杂志。在办刊宗旨上,《花花公子》可谓和《纽约客》平分成人读者市场。《纽约客》最初定位的目标读者群是受过大学教育的中产阶级家庭妇女,《花花公子》的目标读者群则是中产阶级职业男性。《花花公子》的创办人赫夫纳在创刊号上如此描述:“我们应该享受这样的生活:在自家公寓中,调上一杯鸡尾酒,准备两份开胃小吃,唱机里放上一段音乐,邀请一位红粉佳人,静静地谈论毕加索、尼采、爵士乐,还有性。”毕加索、尼采、爵士乐和性—艺术、哲学、音乐和性,这就是《花花公子》的全部内容,也是赫夫纳所认为的中产阶级职业男性,一个男性成人,所应该关注的话题。遗憾的是,《花花公子》和《纽约客》在中国的命运截然不同,成人男性阅读的前者变成了色情杂志的同义词,成人女性阅读的后者却变成文化品位的象征。这又是一个讽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南都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南都周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