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尘埃当落定


□ 阿 坚

  我在小说背景的阿坝州跑过几个县,也在卓克基官寨边的藏式小楼里住过一周,棱磨河同样在窗下流过,青稞蜜酒依然醇美,云雀犹飞,“哦呀”随时可闻,可是土司制度的尘埃早已落定,部分雄伟的官寨和高耸的碉楼虽未塌尽,俯望的却是当下这个时代。虽然近十年阿坝各地修复了不少文革时被毁的寺庙、当地活佛又在盛大的日子为众人摩顶、大部分藏族家居都单辟了经堂以及经幡四扬玛尼常转,但各县镇上的银行保险公司证券所商贸点以及歌厅发廊时装店已不太亚于内地县镇,藏族人搞的运输队、木材厂、制药厂甚至房地产等等公司企业,也是一派经济之相、改革之风;邛崃山西侧(阿坝州所在地)的现代风景,洋洋大势,使得任何传统的、民族的情形最多像是精神的底蕴和历史的纪念。在共产党的炮声中,麦其家族连同土司制度垮台了,就算麦其土司比其他土司人道一些,进步一些,但整体的土司制度是封建黑暗的、是不合潮流的。私刑、部分的奴隶制、刑不上权贵、世袭制等,到了二十世纪,不仅不合民主,尤不合人道。虽然贵族们惜恋他们的辉煌时代以及相应的文化,虽然就审美而言我们也欣赏土司时代人们身上的仗义、笃诚、视死如归等精神,虽然土司制度下的康区在历史上汉藏之间起过桥梁般的意义,但气数到了。可以换歌,无法挽留,可以怀念旧美好,无法不接受新时代。
  阿坝地区在唐代以前基本是羌人及氐人地盘,后土蕃势力进入,才成为藏族地区。其后来藏族是多年的羌藏混血而成,称之为嘉绒藏族(靠近汉地的藏族)及白马藏族。当地语言异于西藏藏语,黄教寺院也较少,加之与汉族天时地利的关系,使这一地区历来就有些边缘性质。乾隆的军队为平定大小金川叛乱进去过,赵尔丰的军队进去过,红军北上抗日跨过并在部分地点建立政权,国民党进去过,另外它也是汉地和西藏之间交通、商贸的中介。五0年解放军欲进西藏,这里首当其冲;蒋介石叫嚣反攻大陆时也最先在这里空降武器和人员;而由于阿坝的木材药材和畜牧产品的丰盛以及交通的相对便利,改革开放之风也先于西藏地区。所以,这一藏族地区不太同于金沙江以西、黑河以南的藏族地区,由于其血缘、地域、宗教文化、语言风俗等边缘性,它的文学反应也应微妙于西藏小说家的笔下。《尘埃落定》是第一部以史诗笔法关照这一地区一个重要时段的小说,藏族诗人阿来以其历史眼光和文字功力首先在这段空白上填补了颇具境界的一笔。
  小说中作为麦其家族唯一聪者的“傻瓜”儿子,面对大势已去,平静待死,不是不顺应新的势力,而是命定要以血肉之躯告慰昔日时代的贵族精神,这是一种优美的殉葬。当时谁也不能肯定新时代如何,可以肯定的只是土司时代该完蛋了;历史的车轮不管往左往右,反正不能停在原地。
  小说中土司时代的回光反照阶段已经有了些许经济开放和改革的迹象,虽然伴着那个时代的弊端,比如贸易(虽其中有鸦片),比如相当于银行的票号,比如买卖街(像今天的特区),比如娱乐场所(虽然有梅毒的副作用);尤其有象征“开放”意义的将宅院拆去一面墙,象征“引进”外来思想的接受“黄师爷”的主张,象征腐烂土司制度的众土司均染上梅毒等描写,可看出作者寓言式的深意。该去的就去吧,就再狂欢一场而落定尘埃,于是作者写出了众土司最后一次的靡乱而狂欢的聚会。作者的历史眼光在小说中也有一个喻物,即来传播黄教而不果便做了家族史官的翁波益西。留下记载,也不枉一段历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