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莆田像生


□ 吴克敬

天下的水该是连着的吧。不像山,鬼斧神工也罢,险峻奇伟也罢,好像都不能免除断的命运,而断了山路的恰又是水。柔弱的水啊,就这样坚韧地走出千山万壑,走到了一起。我在俊秀的木兰溪边上,掬起一捧水,在舌尖上沾了一下,却也能感受到渭河水的味道。
我生活在渭河边的西安城,知道渭河的粗犷,现在感受到了木兰溪的细腻,虽然我分不明两条江河里水的差异,但我分得清渭河水养育了历史的雄浑,而木兰溪则养育了历史的柔美,雄浑是秦始皇、汉武帝、唐太宗、柔美是江采萍、钱四娘、林默娘。

江采萍
牧鹅女江采萍嫁给唐玄宗李隆基是幸还是不幸,不是今天的人所能说得清楚。
丙戍年春尽的日子,我到了东南沿海的莆田,到木兰溪边一个叫江东村的地方去看一汪水池。当年,江采萍就在她家门前的这片水池里牧鹅,她一杆竹篙指点下的鹅群,应该会像一片漂亮的云影,浮游在波澜不兴的池水上,鹅是悠然的,江采萍是悠然的,她不知道,从大唐的都城走来了一个人,站在池畔,把她已经看得很久了。
这人就是高力士。身为唐玄宗的侍卫宦官,他是肩负着一项特殊使命来的。其时,适逢开元盛世,国家富强,四海升平,内有贤相,外有名将,举国上下,一派昌荣景象。然而,深受玄宗宠爱的萧淑妃去世了,极重情感的唐玄宗,后宫佳丽数千,惟对萧淑妃情不能舍,伤痛终日。高力士看在眼里,自是忧心忡忡,力劝玄宗征选天下绝色多情美女,填补虚空的情怀,从而能够振作欢心起来。
领旨出使闽粤,高力士在莆一见豆蔻及笄的江采萍,即惊为天人,让她撂下牧鹅的竹竿,告别了父母,入宫侍候玄宗皇帝。
去了男势的高力士,欣赏女子的眼力还是不错的。三岁时,江采萍就能诵,五岁时,即能诗,父母视她如明珠,乡邻也夸她似冰雪。也难怪,谁叫她的父亲是个诗书满腹的秀才。方志记载,名为江仲逊的秀才,同时又是个悬壶济世的医生。在秀才加医生的父亲精心教育下,十五岁时,江采萍就写得一手好文章了,所作八篇赋文,在地方上传诵一时,为当时当地难觅的一位才女。她不仅长于诗文,还精通乐器,尤善歌舞,而且娇俏美丽,气质超群,堪称一个绝世奇女子。
入得宫来,江采萍的名字消失了,她成了玄宗吊在嘴上的梅妃。这太自然了,谁叫江采萍那么喜欢梅花呢。江东村老家的房前就有一株梅花的,她的花容月貌就是与那株梅花一起养成的,因此,她的品性与梅花的品性几乎合而为一,恬静娴雅,端庄秀丽。初识玄宗时,虽淡妆轻扫,娥眉微张,却立即掳获了玄宗伤感的心,对她宠爱有加,把当时后宫佳丽统统视为尘土。
是对故土的思念吧,梅妃自己动手,在她居住的宫室周边,栽植了许多梅树。南方的老家是不落雪的,长安城里,每到深冬时节,总会飘落几场好雪的,雪飘时分,恰是梅花盛开的时节,秀雅纤丽的梅妃禁不住要踏雪赏梅的,她在梅花丛里流连诗赋歌舞,使之乐也融融,情也融融。
可是杨玉环进宫来了。
原为玄宗儿媳的杨玉环,从儿媳摇身一变而为贵妃,与梅妃比肩在玄宗的身前,仿佛后宫里的两株奇葩。梅妃喜爱梅花,人亦似梅花,清雅高洁;贵妃喜爱牡丹,人亦似牡丹,娇艳丰腴。两个女人,一瘦一肥,一雅一媚,一静一动,对比已很鲜明了,已过花甲之年的唐玄宗,在对比中也分出了自己的好恶。长安城里人说:爷爷爱孙子。长安城里人还说:老小孩。六十大几的唐玄宗又岂能超越人的这一自然法则,越老越好玩,杨玉环便是个好玩的主儿,善耍小脾气,会使小性子,端的又没多少思想,胖乎乎,傻乎乎,就把个爷爷似的唐玄宗迷惑住了。
这不是玄宗的错,也不是梅妃的错,是人性之错。人的天性如是,你让九五之尊的玄宗能怎么办呢?虽然他曾那么的爱梅妃,但有了十几年的面对,玄宗的这一种审美渐趋疲劳,孤芳自赏、清雅高洁的梅妃,使他心头的意兴不免大减。
杨玉环就不同了,她是新鲜的,其丰满体态太性感了,还有她那媚人的神情、活泼的性格,就像一团炽热的烈火。叫一身老皮的唐玄宗怎么能不为之倾心呢。玄宗不想自己老,有杨玉环楚楚动人地环绕在他的身边,他不觉得自己老,那怕是身老了,心还年轻着,这就太美妙了。
明争暗斗由此而起,一个要死守“阵地”,一个要占领“阵地”,这样的争斗自然就很激烈了。
她们争斗的武器是一句句写在纸上的诗文。
梅妃先写了一首:
撇却巫山下楚云,南宫一夜玉楼春;
冰肌月貌谁能似,锦绣江山半为君。
诗面上的意思,看似赞美杨玉环的美貌,知道底细的人品得出来,实际是讽刺杨玉环不顾人伦,儿媳上了公公的床,这也就罢了,还迷惑皇帝,耽误朝政,后果难料。
杨玉环也许读不了那么深,有人读出来了,就教杨玉环写诗反击: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6年第1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