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司法能够在多大程度上过问政治?


□ 王玄玮

  去年底,泰国发生的宪政危机引起了世界的关注。据《环球时报》报道:二○○八年十二月二日,泰国宪法法院就二○○七年十二月“议会选举舞弊案”做出判决,宣布解散执政联盟中的三党——人民力量党、泰国党和中庸民主党,上述政党的执行委员五年内禁止参政。宪法法院的这一判决使泰国总理颂猜·翁沙瓦失去继续担任总理的资格,颂猜政府宣告结束。这已经是泰国宪法法院在三个月内判决解散的第二个政府,二○○八年九月九日,泰国宪法法院曾经判决沙马在出任泰国总理后为电视台主持烹饪节目违反宪法,沙马及其内阁全体辞职。
  看得出,泰国宪法法院对政治问题的介入很深,深到足以让人惊讶的程度。一个亚洲邻邦的司法机构竟然如此强势,大笔一挥,可以让一个个政府下台。
  作为一名法律人,笔者自然乐见司法昭示权威。不过司法究竟可以在多大程度上过问政治?而在有的国家,司法机构已经将触角伸进政治的传统领地,大有取代议会(人民)来对政治问题进行裁判的趋势。这对于现代民主社会来说,究竟是不是一个福音,则大可斟酌。
  谈到司法和政治问题的关系,源头还得从美国宪法说起。
  从宪法规定上看,美国联邦法院的司法管辖权是相当广泛的。美国宪法第三条第二款规定:“司法权的适用范围,应包括在本宪法、合众国法律和合众国已订的及将订的条约之下发生的一切涉及普通法及衡平法的案件,一切有关大使、公使及领事的案件,一切有关海上裁判权的案件及海事裁判权的案件;合众国为当事一方的诉讼,州与州之间的诉讼,州与另一州的公民之间的诉讼,一州公民与另一州公民之间的诉讼,同州公民之间为不同之州所让与之土地而争执的诉讼,以及一州或其公民与外国政府、公民或其国民之间的诉讼。”条文字面上,联邦法院的司法管辖权相当宽泛,几乎没有什么明显的限制,仅纯属一州之内的案件与争议除外。
  不过实际上,法院并未行使宪法条文赋予的如此宽泛的管辖权。如同麦克洛斯基所言:“最高法院以所提出的问题不适于司法裁定为由,有意而且持续不断地回避宪法规定中的很多内容。”(罗伯特·麦克洛斯基:《美国最高法院》,任东来等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二○○五年版,14页)在实践中,能够进入法院进行诉讼的案件一般要具备以下几个条件:必须是宪法第三条规定的“案件或者争议”(cases or controversies);原告必须具备诉讼资格;案件必须是“成熟的”(ripe);案件不能“已经失去实际意义”;案件不能构成“政治问题”。前四项条件笔者在此不予赘述,而最后一项条件则和本文的主题密切相关。“政治问题”(political question)这一概念最早见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一八○三年划时代的案例——马伯里诉麦迪逊案,在该案的判决书中,首席大法官马歇尔提出:本质上为政治性的问题,或依宪法或法律应交由行政部门决定的问题,不能由法院代为决定。他举的例子,如总统指挥其所任命官员的决定,只要属于其裁量范围,即属政治问题,法院不能加以审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