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八月的风(组诗)


□ 黄亚洲
八月的风(组诗)
作者:黄亚洲


  我与一山树木共同生活
  我与一山树木共同生活
  我一躺下
  它们就唱催眠曲
  我发呆的时候
  它们就玩些花样给我看
  把春天玩成墨绿色
  把秋天玩成紫红色
  
  我有时候骂它们
  它们也只用鸟鸣作答
  委屈的是黄鹂
  愤怒的是知了
  
  雨季来临
  它们也不打伞
  冷水澡是它们的最爱
  洗得害羞的时候,它们会
  拉上一道浓浓的雾帘子
  让我读朦胧诗
  
  它们成百万成千万地挤站着
  也不抱怨生存空间的窄小
  它们挤成了一座山的轮廓
  这就显出了它们的力量
  
  我与它们靠得很近,仅仅是
  一架蜘蛛网的距离
  有时山风吹动蛛丝
  叶子上的水珠,与我
  眼角的泪花
  会同时滚落
  
  我与一山树木一起生活
  我呼吸什么
  它们也呼吸什么
  我吸入鸟鸣过多的时候
  那就是我肚子在咕咕叫,饿了
  
  我从来不是隐士
  七情六欲如火,所以
  我妻妾成群,与一山树木
  共同生活
  
  我的星空
  我愿意在未来的黄昏里,继续
  表达我往昔的感情
  我不相信阳光的扫帚,能扫去
  心底里全部的星星
  
  如果我的心已经空空荡荡了
  只剩下小半片星空
  如果我的星空已经非常稀薄
  只剩下你的眼睛
  
  我祈盼在未来的暮色里,能继续
  升起我的残存的星星
  我是一个升旗的老兵
  什么我都不会做
  我只会拉动生命的缆索
  把历史升到桅顶
  
  八月的风
  不要说八月的风内心燥热
  它肯定是一把凉扇
  人们在瓜架下坐齐的时候
  八月的风,会感到自己
  像浴女一样可爱
  
  它愿意在田野上拉动凶猛的夏季
  把阳光磨成利爪,让果子
  脸上淌满热血
  它总是改不了冲动
  把大地想象成子宫,让生命
  每年成熟
  
  它吹过湿漉漉的牛背的时候
  总是要惊起几只虻蝇
  它不带走针刺的痛楚
  因为生活要有滋有味
  八月的风,多是从梦境吹出的
  这些梦是如此沉重,以至于蜻蜓
  要用四只翅膀
  驮着
  
  八月的风是赤裸的
  在池塘里,它没有倒影
  八月的风吹来的时候
  我心房的玻璃窗会一扇接一扇打开
  而且会用肋骨的插销固定
  
  我就是这样变得透明
  然后八月的风就带上我
  向子宫进发
  
  行李是不重要的
  我熄灭了心中的锅炉
  坐在火车头旁喘息
  走了那么长的路,双脚已经硬了
  如两根铁轨
  
  没有人来站台接我
  夕阳正往西边躲避
  一伙小麻雀也急着归窝
  临走前,为我吟几句带谷粒的诗词
  
  天就要黑了
  车站和田野,都将变成隧道
  信号员手中的小灯
  将是最后一颗流星
  
  我还是应该跳起来,用最后的气力
  跟着火车奔跑,然后
  攀上末尾的车厢
  一只陈旧的锅炉,有可能
  重新点火
  
  至于行李,那是不重要的
  让它们留在田野上吧
  让我的气味腐烂,发芽,抽枝
  长成人家的秋天
  
  责任编辑 白连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