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释疑房产税


□ 刘尚希

  把房产税功能定位于个人住房调节税,如此定位,在全国开征房产税,就会变得操作简单,风险很小,无须谨小慎微地去扩大试点

  当前,公众对房产税寄予的希望太多、赋予的功能太多。有关房地产税的改革在2003年就已经提出,直到2011年1月28日上海和重庆开展试点,中国房产税改革才算是正式拉开序幕。在这八年多的时间,房产税多次在社会上引发热议,人们对房产税的认识在深化,同时,争议也依然存在。

  首先需要明白, “房产税”与“房地产税”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前者指的是一个税种,后者是房产税、土地增值税等与房产、土地相关税种的总称。

  在房地产调控过程中,依据中国近两年房地产市场的特殊情况,政府采取了限购的措施,以抑制房价过快上涨。由于限购是一种行政手段,于是,人们总希望用经济手段来替代,房产税被认为是可替代限购措施的最佳手段。房产税扩大试点的消息一经传出,就有人猜测限购措施是不是要撤了。

  其实,限购和房产税是不同性质的手段,房产税即使能发挥出调节作用,也难以替代限购措施。在房地产市场投机预期浓厚的情况下,限购是最有效的措施,也是不得不采用的权宜之计。当游资、民间资金更多地进入到实体经济领域,房地产市场恢复常态时,限购自然就会取消,不必再幻想用房产税来替代限购。

  房产税改革的必要性

  房产税改革的核心是对个人非营利性住房征税。这引发了征收个人房产税是否必要的大讨论。

  从长远看,房产税改革有利于税制、地方税体系的完善和开辟地方政府新的收入来源。

  但是,任何税收问题都不仅仅是财政问题,尤其是在“税收焦虑症”不断蔓延的情况下,税收已经变成社会问题,乃至政治问题,因此,不能仅仅着眼税收本身来谈其必要性。

  对于社会公众来说,完善税制和地方税体系、替代地方“土地财政”之类的说法,距离自己日常生活比较遥远。听到这样的说法,他们往往觉得政府就是变着法子收钱,自然会引起反感。

  在减税的呼声很大,且社会对税的“厌恶感”越来越强烈的情况下,把房产税功能定位于增加地方政府收入即“抓钱”是不合适的。

  个税刚刚调高免征额,老百姓还要求进一步上调,再从广大老百姓口袋里掏钱将是十分危险的事情。况且,这与提高居民收入占国民收入初次分配的比重这一战略要求也相违背。

  笔者觉得,有两点是公众可以接受的:一是让占有房产多的人交税,占有越多,交税越多;二是抑制住房消费上的奢侈现象,为社会节约住房资源和土地资源。

  这实际上是对住房消费行为的一种调节,也具有对社会财富再分配的作用,还可对住房投机预期产生影响。因此,依据中国的国情,房产税扩展到个人住房的必要性是:调节个人住房消费,节约住房资源,同时对住房投机有一定的预期性抑制作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改革》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中国改革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