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京剧与性别


□ 王安祈

  大陆京剧团来台演唱《锁麟囊》,女主角一开口,台下传来这样的声音:“是个男的,这叫乾旦。”
  乾旦,是吗?听听“他”的嗓音,低咽幽沉,真像个男人。
  其实,不折不扣年轻姑娘。
  美丽旦角何以被误为男性?只因她唱的是程派。程砚秋十三四岁变声倒嗓后,无法唱出女子的娇美,转而以呜咽深沉、低回婉转之声取胜,因其咬字行腔精致讲究,风韵独特,乃能自成一格,开宗立派。这是男性塑造女声的特异方式,然而后来立雪程门的年轻女子,也都舍天然音声不用,转而压低嗓音学习“男性塑造的女性”。乾旦与坤伶,宗师与后学,这条途径是迂回还是直接?其间脉络,使得性别在京剧表演艺术领域中,成为既单纯又复杂的议题。
  京剧形成初期,演员多为男性,剧中的女性人物也都由男性饰演,称之为“乾旦”,这是当时的社会风气,演员和观众都习以为常,因此男性演员在京剧行业里学习旦角饰演女性时,并没有任何性别转换的心理准备问题。阅读名角的舞台生涯回顾纪录资料,他们完全没有任何不适,一心想的,只是如何精准扎实地学习旦角的功夫,包括唱做念打。
  这里牵涉到的是戏曲的扮演层次。在写实的戏剧里,演员直接体验人物、饰演剧中人,而戏曲的表演却多一道程序,演员要通过角色的扮饰来饰演剧中人。在演员和剧中人之间,多了一道角色的关卡,角色是符号、是媒介,它的内涵以及意义要从两方面来讨论:对剧中人物而言,角色是人物身份性格的类型代表,例如端庄女性是青衣正旦,活泼俏丽的小家碧玉是花旦(角色也是人物性别的符号,旦角扮演的一定是女性,生角一定是男性。但是有一项例外,丑行饰演的剧中人未必全为男性,丑行里有一小的分类“丑婆子”,顾名思义扮的是女性);对演员而言,角色代表表演艺术的专精,例如青衣重唱,花旦要念白甜脆、做表灵活,武旦则要求武功绝顶。在“演员→角色→剧中人”这样的扮演流程里,演员性别未必等同于人物性别,因此“反串”这个戏曲名词就与性别无关,只在扮演“非本工行当”时称反串。男性的梅兰芳饰演杨贵妃是本工,扮唐明皇反而是反串。原因无他,只因梅兰芳是旦角演员。
  这是戏曲表演的重要规范,这项规范和当时社会习俗结合,男孩子进戏班学唱女性角色是很正常的。这些唱旦的男孩子,努力学习旦角身段唱念,使得自己在形体声音等各方面,都要比女人还女人,于是“贴片子”、“绑 ”、“线尾子”等等化妆技术,都是以修饰男性面容身材为前提,而“小嗓”(假音)的使用,当然更是为了趋近于女子音声。
  在没有女演员的时代,观众(女观众最初也不能进剧场,都是男观众)也都把台上的妖娆旦角视为女性,碰到剧情有些煽火的戏,例如思春、调情等场面,男演员也都尽情施展“揣摩来的女性魅力”,更因为身为男子无所顾忌而能更加奔放浪荡,台下男观众也常发出满足的叫好声。
  不过男旦的优势当然不在于表演风情无所顾忌,男性天生宽厚的嗓音,对于旦角的唱腔发展是一大助力,而这要在女演员出现后才得到清晰的映照反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