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玻璃之城


□ 谯 楼



趴在桌子上把电话簿的电话至少翻了三遍,叙蕾才支起头拨通了马小丁的电话。她说,你马上过来接我,我在办公室等你。马小丁那边很吵。叙蕾听见他连着喂了好几声,又嘟哝了一句什么。她把电话挂掉了。不到一分钟,他就打过来了。他说,现在好了,你怎么了?她说,从现在开始,如果半小时后我见不到你,你以后就不用再来找我了。他说,你到底怎么了啊?我现在跟朋友在酒吧喝酒呢。她说,我也要喝酒。她挂了电话。
快下班的时候,对面位置上的周亚从阳台上接完电话回来,就窝在凳子里不动。她迟疑了半天,终于问他,有事吗?他头也没抬,说,没事。她想了想,又说,真的没事吗?我看你好像不高兴的样子。他抬起头来,却说,我要怎样才算高兴呢?我要天天不停地笑吗?
他简直是“狗咬吕洞宾”。所以,她要喝酒。她空着肚子,差不多喝了半瓶白酒,她觉得自己的脑袋似乎要从肩膀上掉下来了。她看见台上那个模特把身子扭得比水纹还软的样子,模特屁股上的那几块布飞了起来,模特的屁股也似乎要跟着那儿块布飞起来。她扶着桌子站了起来,她觉得她也要飞起来了。马小丁看她站立不稳,就扶着她重新坐了下来。他说,你到底怎么了?你来了就喝酒,闷着气也不说话,你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她说,我想去上厕所。马小丁说,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你大声一点。她把马小丁的头拨过来,又说了一遍。马小丁还是说他没听清楚。她用手捏了捏马小丁的耳朵,说,我头晕,我想回家。马小丁“哎哟”了一声,他说,我听见了。然后他笑了笑,又说,你刚才不是说要去上厕所吗?他把手放在她的腰上,扶她站了起来。她拨了一下他的手,没有拨开。她觉得她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打开车窗吹了一会儿风,她清醒多了。她把马小丁的手从自己的腰和大腿上拿开,说,我们现在要去哪儿?他没有说话。她又说,我问你我们现在要去哪儿。他低下声说,不是说好了去我家吗。她说,我什么时候说要去你家了?他说,刚刚吃宵夜的时候,你不是让我带你回家吗?你问我谁的家近,你说谁的家近就去谁的家,我说我的家近,你就说去我的家。她觉得有点冷,她把窗子摇上去了一点,然后说,我现在不去你家了,我要回我家,你现在送我回去。他说,你不要这样。她忽然愤怒起来,她不喜欢男人跟她玩什么把戏,她半站着拍了拍司机的座椅,尖声叫了起来,停车,我要下车。车还没停稳,她就打开了车门。他从后面追了上来。他说,你听我解释。她说,你不用解释,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他说,我们已经认识三个月了。她说,认识三个月就可以和你上床了?谁规定的?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的?她伸手拦了辆的士,钻了进去。
他们是在网上认识的。一个叫“特区之夜”的网站。那里有个“情感在线”论坛。没事的时候,她喜欢去那里潜水。一天,她竟然在上面看见了一个征婚启事。在论坛上发帖征婚,她倒是第一次看见。这个帖子后面自然跟了很多骂帖,奇怪的是,发帖人“跳水自杀的鱼”并不回骂。他说,有人说,深圳太拥挤了,所以容不下爱情,所以,深圳只有速配婚姻;但是,我仍然希望在豪宅名车的缝隙,寻找我的爱情:因为我期待,所以它存在。她觉得这个人还真有趣,不光网名有意思,就连说话都傻乎乎的。她点开他的资料,看见了他的照片,人长得还不算坏。于是,她在网上找了一张别人的照片往他的电子邮箱发了过去。她还给他写了封短信。她说,你说你不喜欢二十六岁以下的女人,我刚好不是,我今年二十八岁了。她说,你说你不喜欢美女,我刚好不是,有照片为证。她说,你说你喜欢善良的女人,我刚好有颗善良的心,如果你留意,你就可以看得到。她以为那张照片会吓跑他,但是没有。他很快就回了信。他说,我们见见面,好吗?她回信说,你急什么?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两周后,他们终于约定地点见面了。远远的,她就看见他了。她走到他的面前,摸出手机拨通了他的电话。他抬起头看了看她,说,你是?她笑了,说,爱上谁就是谁。他说,简直不可思议,变得我都认不出来了。她说,我从来就是这样的啊,一点没变。他说,跟你照片上的大不一样啊,你比照片上的人好看不止一万倍。她笑了起来,说,我给你说过照片上的人是我吗?他也笑了起来。过马路的时候,他想拉她的手,她却把手背到一边,她说,我们先从朋友做起。他说,做朋友就不可以拉手吗?她说,当然不可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