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俩老头儿


□ 田 林

两个老头儿都退休了,一个是科长,一个是职工,两个人在一起工作了二十多年,现在都平等了,结果却打了一架,职工把科长的腰扭了,在一块豆子地里。两个老头儿以前还打过一架,那是在澡塘子里,很快,两个老头儿就和好了。这一次,却没有那么容易……
长城种子公司在办公大楼后边重新开了一块豆子地。面积大约在两亩左右。把这样一块地开在身边,而不是选择在山沟沟里,是因为他们要密切注意这个新品种长到秋天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另一个原因,汤经理是不便说的。公司最近刚退下几个老职工,其他几位都有了安置,唯有李景山和许三海还闲着,汤经理知道,老同志只要一退下来,就像地里失去了阳光的庄稼,不是生病就是长虫,尤其是这俩人,搞不好闲出病来他还得出药费。这样说起来现在的事儿就是大事儿了。
汤经理先是把许三海安排到了门卫,然后又把李景山安排到楼后这片豆子地。新的工作任务很明确,许三海是把好大门儿,李景山自然是看好豆子地。大门在东,豆子地在西。两个人看上去有些井水不犯河水的意思。
李景山对汤经理给他安置的这份工作很满意,看着豆子下了种,又慢慢长出绿色,把这两亩地罩得像铺上了一层地毯似的。李景山从家里出来,只要一看见豆子地,心情就格外振奋。每逢阳光好的时候,李景山就背着手围着豆子地转来转去。偶尔抬起头,他也会看见汤经理站在二楼窗前往这边张望。李景山想,汤经理一定是因为工作累了在那里直腰。有时他还真想扬起手跟汤经理打声招呼。又一想,还是算了吧,这一次打招呼了,下一次怎么办?于是李景山就低下头继续弄他的豆子地。
李景山没退下来的时候是个管后勤的股级行政科长。他知道自己在位的时候因为工作抓得太细也得罪过一些人,但他知道,这都是因为一些小事,得罪不到哪儿去,只要是为公,他李景山就不怕得罪谁。事情又能怎样呢?比方许三海吧,他一想起许三海,心里头就想乐,这老东西,被困在收发室了呢。我就不信你许三海有“困兽犹斗”的本事,我还不知道他?
许三海和李景山在一起工作二十多年了,用汤经理的话说就是这俩人演了一辈子三国演义,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汤经理的话让人听不出是批评还是表扬。
有一次公司开订货会,李景山非让许三海帮他把矿泉水瓶子摆直,不但摆直,他还从兜里扯出一条白线,李景山扯着这一头,让许三海扯着那一头。这几年许三海的眼睛不太好,左眼长了些白内障,许三海又只会闭右眼,一闭右眼剩下的左眼就看不准了。许三海就有些生气,许三海说,李科长这活儿我干不了的。李景山就笑了,李景山从兜里掏出一块胶布,走过去啪地一声就按在了许三海的右眼上。瓶子摆直了李景山又发现了新问题,李景山说不对,商标不能里出外进的,商标应该一律朝外,许三海你别小看这商标,这就像职工站在院子里排队,整齐不整齐关系到整体形象。于是许三海又跟着李景山把瓶子一个一个拧过来把商标冲外。正这时,汤经理进来检查,看见会场布置得如此细致整齐,在大会上把李景山和许三海表扬了好几次。事后许三海对李景山说,李景山我服了你了,就是你那块胶布贴的太狠,我连眼睛毛都给拔下来了。不过李景山因为办事太较真,也没少挨汤经理批评,最现眼的是他跟许三海打的那场架。事情的起因,是因为那次在单位澡塘子里洗澡,许三海对李景山说了一句对他不恭的话。......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