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村主任的功德碑


□ 卢江良

  1
  
  乐天为了那桩事,已找过洪大十多趟了。洪大总说“知道了”,然而时间过了半年,那事还是“悬”在那里,这让乐天感到很恼火。这次,乐天又去找洪大。去之前,他想再不解决的话,就跟洪大翻脸,管他是春(村)主任,还是冬主任呢。
  乐天找到洪大的时候,他正在自家的养殖场里。那养殖场在村后的田野里,一个池紧挨着一个池,看上去规模很是宏大,那里有不少村民在干活。这养殖场原是外村人开发的,但从洪大选上村主任后,那外村人就知趣地离开了,改由洪大承包。据知情人私下透露,承包费低得不能再低。
  洪大平时是不大来养殖场的,这次来是看甲鱼的生长情况。因为快到年底了,这批甲鱼要派大用场,所以他要备加关注。他跟镇里一帮子人,之所以关系那么铁,这里的甲鱼功不可没。按老百姓的话说,镇里那些领导的全家人,都是洪大的甲鱼喂肥的。这样说难免夸张,但也不无道理。
  洪大看到乐天远远过来,就猜到了他的来意。乐天也挺傻的,这样一趟一趟来,有什么意思呢?像他这样的来法,就算把田垄踩塌了,也不会帮他解决那事。村主任虽然算不上官,但你也得尊重对不对?哪有像他那样的,每次都空手而来,如果村民都学他,当村主任还有什么意义?
  所以,他看着乐天走来,假装没有发现,只顾盯着池塘里的甲鱼。乐天知道他是装的,但不便揭穿他,可又看不惯他那样了,于是走到他的身边,喊了一声:“洪——大主任!”他有意将“洪”与“大”的间隔拉长,目的是讽刺他不过是一个村主任,架子不要摆得比县长还大。
  洪大自然听出来了,但他不露一点声色。洪大是高中毕业生,这点内涵还是有的。在他的眼里,乐天是个土包子,再怎么胡闹,乐天也不会跟他明着干。跟这种人明着干,有什么意思呢?但不明着干,并不代表不干。到底要怎么干?洪大心里很清楚。
  乐天见洪大不作声,觉得讽刺起了作用,不由地暗自窃喜。那架势好像在比武,自己已赢了第一回合。但他很快反应了过来,自己不是来比武的,是来要求解决事情的。于是,又换了一种口气问洪大,上次那事给解决得咋样了?
  洪大装作和颜悦色地说:“哦,是上次说的那件事吧?那件事我知道了。”
  乐天又听到“我知道了”,火就“腾”地冒上来,但他努力地压制着,委婉地问:“都这么长时间了,到底解决得咋样了?”
  洪大就直截了当地说:“有难度的。”
  乐天一听,爆发了:“你是成心不给解决呢!”
  “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洪大不阴不阳地说。
  乐天就暴跳起来:“我现在就去告你!”
  洪大冷笑了一声,顾自转身走开了,把乐天晾在了一边。
  乐天没想到是这样一种结局,心头充满了无比的愤怒,他把田垄想象成了洪大,便不断地狠跺起脚来,直到把那田垄跺开了裂,才怒气冲冲地离开。
  
  2
  
  乐天开始告状。先是告到镇里,接待的人问:“你这个同志,反映谁的问题?”
  乐天斩钉截铁地说:“咱们村的主任——洪大!”
  接待的人“哦”了一声,暗想洪大上次送的甲鱼真肥。至于乐天说了些什么,他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乐天说完了,恳切地说:“您这位领导,您要为我作主。”
  接待的人醒悟了过来,满口答应:“那是一定!那是一定!”
  乐天就感激涕零地走了。
  接待的人把乐天送出门,关上门给洪大打电话:“是洪大主任呀,你们村有人告你呢!”
  洪大在电话那端答非所问:“晚上下班您等我一下,我家养的甲鱼很肥了,再不送走要变成鳖了。呵呵。”
  过了几天,乐天去问情况。那个接待的人说:“根据你反映的情况,我亲自去作了调查,根本不存在那回事。”
  “怎么可能没那回事呢?”乐天吓了一跳。
  接待的人不容置疑地下了结论:“是没那回事。”
  乐天的心就冷了下来,想洪大这狗日的甲鱼,可真的把你们给喂肥了!
  但乐天不信洪大家的甲鱼真那么有本事,能把县城里的领导也都给喂肥了,于是充满信心地上县里去告。
  县里负责信访的人,先给他泡了杯茶,然后很认真地做笔录。他听了乐天的讲述,匪夷所思地问:“如果真像你讲的那样,那这样的人,你们村民怎么会选他当村主任呢?”
  乐天回答:“咱们村里,有一半是他家的亲戚,还有一部分人在他家的养殖场里干活,所以选举时他的票数就多了,票数多了,他就当村主任了。”
  负责信访的人颔首认同。
  乐天见他很负责的样子,断定他没被洪大家的甲鱼喂过,心里油然升起了一丝希冀。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