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目击


□ 叶 舟

目击
叶 舟

她跪下,举起牌,感觉体内布满了钢筋,支持自己。
月亮很薄,像块碎玻璃,挂在天上,泻下清冷的光辉。这是一只船街道的拐角,往前右手,就是兰州大学正门。接近午夜时,长街虚空起来,一寸一寸的秋凉落下来,覆压身上。她举起牌,雕塑样地跪着,不出一刻钟,手脚麻木开来。
牌子是有机玻璃的,但她觉得却是一副铁锁链,横空捆住自己。
拐角是一爿小店,门头不大,泥墙上写着“拆”字。昏黄灯光下,平底箩筐上摆满各种水果、炒货和烟酒,还经营着几部公共电话,国内国际长途均可。一个多月过去了,她已熟悉店里的内情,知道守店的是一个老头,估摸大概在七十岁左右。对此,她也没十足的把握,她只是心怀感恩罢了。
果然,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响起,店老头出门泼茶叶,甩着手里的搪瓷缸子。她跪着,侧脸挤出一丝笑,算是招呼。老头望一眼,表情皆无地蹒跚几下,颤颤巍巍进去,一拽墙上的灯绳,一盏瓦数更大的电灯泡子亮了,照拢过来。她一下子暖和起来,意识到世上至少还有一盏灯,是为自己在发光。
几个零落的行人停下,盯盯牌子上的字,撇身走开。更多的出租车疾驶而过,卷起地上的落叶和惆怅。身后的灯一亮,使满街的霓虹灯猛地褪了色。原来,秋意是粉红的。
不用问,店老头的夜课开始了。她蹙着鼻子,似乎能嗅见一枚焐透的西红柿被剥开。老人把弄着西红柿,骨节哆嗦,一缕一缕地褪净皮,然后撒点白糖,腌在一只盖碗里。果肉被白糖一渍,就化成撕心裂肺的液体,溢满盖碗。凌晨左右,老头会掀起盖子,拿一支竹筷,蘸一滴,抿一口,慢慢消灭掉两小瓶二锅头。她从没见过在这个时段里,会有人进小店来采买,连个挂公话的都没有。她甚至怀疑老头那样做,只是怜恤她,专陪着她守夜哪。一念及此,她越发觉得体内的钢筋在鼓劲,支持自己。
大爷,您歇着吧!别亮这盏灯,费钱。她说。
叫了七八遍,老人浑然不觉,兀自小饮,咂巴的口舌声显得彼此间的距离更远。他聋了?这么思想着,她举得更高了。
她跪着,膝盖下是一块棉垫,染上了潮气。她暗中活动一下膝盖骨,不停地挪着重心,好坚持下去。一个多月来,她像一截漂木样,天天跪在一只船街道拐角处,寻访真相。要不是身后这盏灯,恐怕她自己都快崩溃掉,消失在茫然无助的秋夜里。
灯光穿透有机玻璃,衬出一行粗黑的文字,惊人魂魄。那是她特地去字模店做的,用的黑色不干胶纸。她跪下,血从托举的手臂上回流下来,带着万箭穿心的念想。这一刻,她觉得自己浑身发烫,血液滚沸。
可坚持不了多久,手脚即刻麻开了。她跪着,挺了挺腰,像要将虚空的长街都揽进怀里似的。她一手悬牌,一手按在腹部,有一阵战栗、有一阵念想电流般驶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