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教育局轶事(小说)


□ 王剑威



原涛被县委组织部领导送到教育局的时候,党组书记、副局长翁建良已经病了好几天了。
得的什么病,不太清楚。办公室主任胡大伟对教育局新的主人这样说。
原涛说,带我看看去。
胡大伟趁下楼的功夫悄悄用手机通报了翁建良。等两人进了翁府后,翁建良在床上蒙着被子睡大觉呢。翁建良的老婆说,药性发作,又睡过去了。就上前推了推隐在被窝里的翁建良,说原局长看你来了。过了好一阵儿,翁建良懒洋洋地睁开眼,说哪个原局长?就见床边站着原涛和胡大伟,惊奇地说,是原涛你呀。胡大伟赶忙说,原局长已经任咱们局局长了,刚上任就看你来了。翁建良急急掀开被子,就要下地,说欢迎你呀小原,你来了就好了。原涛一阵迷惘,搞不懂翁建良说的“你来了就好了”是说我原涛来教育局,教育局就好了,还是说我原涛来看你,你的病就好了。也不去理会,急忙按住翁建良,并趁机握住翁建良的双手说,别起来,别起来,好好躺着。就觉得翁建良的两手有点湿乎乎的感觉,分明是刚刚洗过手的样子。嘴里却说,你看,手心还出着汗呢,好好休息吧。翁建良心中一惊,暗骂,姓原的你好歹毒,竟然咒我身虚!不由不对眼前这个曾经不称职的属下刮目相看起来。
原来,翁建良当一中校长时,原涛是一中的教师。在一次教学改革中,教师组对配班时,原涛因教学上缺乏特色,人缘又不好,没人愿和他组对,自然淘汰出局。按规定,组合不了的教师不再安排教学工作,限半年内调离。原涛索性递了一纸停薪留职申请,离开了教师队伍。几年后,阔起来的原涛不知变的什么戏法,竟然调到文化局,做了行政科科长,两年后即被提拔为副局长。那时候,翁建良也已提拔为教育局党组书记兼副局长。
按说,翁建良资历深厚,当一中校长时,高考率位居全市之首,公认的教育界有功之臣,提拔副局长后分管教学工作,大刀阔斧地改革了教学管理,全县的教学工作成绩斐然,又是党组书记,老局长退休,翁建良接替局长不仅众望所归,而且也是轮上个儿排上队的。却半路杀出一匹“黑马”,县委定了曾经是他手下的“残兵”原涛出任局长。听到这个消息后,翁建良“病”倒了。原涛其实压根就不相信翁建良真病,他在上任第一天没有看到自己的“老领导”在场,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受。他知道翁建良心里有气,但耍这种小儿科又叫人好笑,心里说,拿装病来唬人,做法实在嫩了点,也只有教师、出身的翁建良才会这么蠢。然而,原涛离开教育界十余年,连校长都没有当过,现在要当教育局长,毕竟教育部门不同其它行政部门,业务性很强,离开翁建良这样的教学管理能手,还是不行的,又是自己的老领导,即使做给别人看样子,也应该前去探望“病”中的翁建良。想不到翁建良装出了破绽,明明刚刚洗过手,却装得酣然入睡。原涛心想,跟我玩这一套,笨死了。过了两天,原涛又带着两名副局长看望了翁建良。
又过了几天,原涛带着胡大伟三顾茅庐看望了翁建良;翁建良硬朗地站在地上握着原涛的手说,我明天就上班。



胡大伟是翁建良当校长时用起来的教导处主任。翁建良任教育局副局长后,便瞅机会将胡大伟调回到教育局担任了办公室主任。因此,、人们都知道胡大伟是翁建良的人,办公室主任虽无官无品,但社会地位却比教导处主任高,显得很吃香。就像翁建良当一中校长时享受的是副县级待遇,而教育局党组书记兼副局长只是正科级,但实际上翁建良是被提拔的而非降职的。胡大伟也一样,在一中当教导处主任享受的是正科级待遇,在教育局当办公室主任却是个股级,但职能不同,地位变了,含金量就不一样。且不说胡大伟调度着局里五台汽车,让谁用不让谁用他说了算,一年还有几十万的招待费、办公费等开支须经他之手,关键的是办公室主任提拔副局长的可能性极大。而在学校当教导处主任,撑死了也就是熬个副校长,最多熬个校长,出息不大。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谁不想出人头地?胡大伟抱定翁建良这条粗腿,满指望着翁建良当了局长后,自己顺势而上,却遭遇原涛狭路相逢。胡大伟也替翁建良沮丧了好些日子,但他尚有自知之明,翁建良可以装病,耍点小脾气,他却得挤出笑容伺候原涛这位新主子。他当然明白,办公室主任是给局长当的,不是给教育局当的,伺候好了局长就是伺候好了教育局,也就伺候好了自己的前程。但在胡大伟心中翁建良分量还是很重。毕竟他目前的一切是翁建良给的。没有翁建良,他还是站在讲台上吃粉笔灰的穷教师一个。于是趁原涛离开机关时,赶紧溜进翁建良办公室,汇报了原涛上任以来的一切所作所为。
胡大伟边说边观察着,似觉翁建良对此没有多大兴趣,便不再继续,尴尬地掏出香烟递给翁建良一支。翁建良接过来在鼻子上嗅了嗅,将过滤嘴伸进水杯蘸了一下,麻利地用嘴对着烟屁股吹了一口,过滤嘴里就吐出几滴白沫,然后才叼在嘴上。胡大伟支在半空的手臂又一次打着火。翁建良大大地吸了一口,就吐出一串烟圈,说这是啥烟哩,这么硬。胡大伟说,美国骆驼。翁建良说,耍硬了啊嘲大伟一惊,心想,是不是翁建良听到什么了,我不就是跟着原涛出去了几趟吗?就有点诚惶诚恐,说翁局长真会开玩笑。翁建良说,老外的烟都比较硬,呛得慌。又抽了几口就掐灭了。胡大伟也赶紧掐灭,说,原涛成天尽抽软中华。翁建良酸酸地瞅了一眼,没说什么。胡大伟有点义愤填膺,咱一中出了这号吃里扒外的东西。翁建良说,好东西嘛。这时,翁建良站在窗前抬头努丁努嘴,胡大伟顺着翁建良的嘴势,就见大门外进采一辆车。两人都看清楚了,那是局长专车,奥迪。不过局里的人不叫奥迪,叫A6。胡大伟用询问式的目光瞅着翁建良。翁建良说,看我干吗?该去去。胡大伟如释重负,说,那我去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