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酒精含量


□ 尹德朝

  ●尹德朝

  一

  凌晨2点,眼见就要下班了,值班领导突然发出指示:“……接班人员临时有了新的安排,随市领导去牡垒县,抽不出人员接替你们。”陈修禄大声问我们还要挺到何时?他满腹怨言:“我们也不是铁打的,十几个小时了,连一顿正经饭都还没吃呢。”值班领导是中队长卢淮亦,他们的顶头上司,叹息道:“再于两小时吧,待车少人稀时,自行解散。”

  身边的麻育拿过对讲机匆忙接话:“卢中队,牡垒县不会发生什么事吧,深更半夜的……”

  “具体不太清楚,好像是县农机场的下岗工人闹点事……你就别问那么多了,好好干你的工作吧。”卢淮亦不想细说,麻育便不再追问。麻育和卢淮亦都是从牡垒县过来的人.对那里感情很深。牡垒县属翔城市管辖,上世纪中期,国家在那里投资建设了一家农机制造厂,改革开放以后,经不起市场经济的冲击都关了门。卢淮亦在牡垒当民警的时候,麻育还在县里上中学。麻育考上了大学,因为没钱进不了校门,是卢淮亦帮着找了县委一个领导才得以解决。麻育进公安,卢淮亦也帮了不少忙,两人很亲密。

  大约凌晨4点左右,老陈说收队。麻育就关了车顶上的警灯,把方向盘打向了回大队的路上。正值“十一”黄金周,翔城市民都忙着度假,团聚的团聚,旅游的旅游,而他们已在岗十几个小时了,疏通道路、解释、争吵、处理一个接一个大小事故,铁哨子吹得两个腮帮子疼……看上去很风光,其实很累,身体累,心也累。

  关了警灯的车就和其他车子没什么区别了,至少两人不再用警觉的眼神看路上的车辆和城市了。夜深,车少人少,城市里的灯火依旧亮堂。麻育摇下车窗,夜风吹进来,新鲜凉爽,白天的燥热恍若隔世。转眼,老陈就在副驾座上打起鼾来。

  蒙咙中,陈修禄隐约听到麻育正在用车载话筒喊话:“B50002,靠边停车。”他还以为是在做梦,睁眼,他看到麻育正在大角度掉头,警灯也被重新开启,连警笛也拉响了。这是到哪了?他一时有点蒙,定神看,他们已驶入街区的车子正在朝外环路调头,“怎么了?”陈修禄睡眼惺忪地问。麻育说:“前面那辆车高速逆道,还在路上打‘S’。”

  老陈举目,见一辆黑色轿车正以百公里的时速逆道行驶,对交警的喊话置若惘闻,像是在有意逃避处置,麻育毫不迟疑地加速追了过去。操,事又来了,老陈想。按照他眼下疲惫的状态,点一下油门也就过去了,可是方向盘在麻育手里,年轻人争强好胜……

  麻育一遍一遍地喊:“B50002请靠边停车,B50002请靠边停车……”

  他们把违章车辆拦截下来,一辆崭新的奥迪A6。老陈一看车子和车牌,操,麻烦来了。

  二

  陈修禄知道,这种数字的车牌号大多属于政府机关。黑夜中,坐在驾驶位置上的人没有要下车的意思,隐隐看上去,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戴一副眼镜,很文雅。男子给他们递出了行车照和驾驶证,并向他们打招呼:“你们好啊,辛苦了。”男人的舌头有点硬,显然是喝了酒。他以为,警察们看了他的驾驶证后就会放他走。麻育没有把驾照还给他,要驾驶人从车里出来测验酒精含量。尽管驾驶人身体有些摇晃,但还是很从容地下了车。老陈一惊,他认识这个人,市委政研室主任蔡常林。他又核实了一下驾照,没错,是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