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身体政治的乌托邦


□ 萧 武

  在刘小枫的作品中,《沉重的肉身》是一本奇怪的书。光是书名就很让人费琢磨。正标题是“沉重的肉身”,而副标题是“现代性伦理叙事纬语”。倘若这只是一本随意拼凑的学者散文集,这个题目自然没什么特别的意义,不过是为了吸引眼球而已。可问题在于,作者自己说得明白,这不是胡乱拼凑成的一本文集,各篇之间的顺序是“刻意安排”的。既然如此,那题目自然是理解这部作品的重要线索,不能等闲视之。
  刘小枫的学术走的是微言大义的路子,这是人尽皆知的事,那么是否可以说,这部作品中“沉重的肉身”是“微言”,而“现代性伦理”才是“大义”所在?所谓现代性伦理“指的是人民伦理和个体自由伦理”,这又关“沉重的肉身”什么事?“人们身不由己地从人民伦理脱身出来转向个体自由伦理”,难道这件事与身体有关?
  前启蒙:道德统治身体 离了婚的赫拉克勒斯坐在“自己人生僻静处的树下”读书,看见两个女人朝他走来,他就意识到:“这两个女人将是自己要面对的两条不同的生命道路,一条通向美好,另一条通向邪恶,尽管两条道路的名称都叫幸福。”通向美好的道路是阿蕾特,通向邪恶的道路叫卡吉娅。阿蕾特有善良的天性、敏感的心灵;而卡吉娅则有丰润的身体。阿蕾特的话说得再明白不过了:“神明赐予人的一切的美好的东西,没有一样是不需要辛苦努力就可以得到的;如果你要使你的身体强健,就必须使身体成为心灵的仆人。与我一起你可以听到生活中最美好的声音,领略到人生中最美好的景致。卡吉娅只会使你的身体脆弱不堪,心灵没有智慧。她带给你的生活虽然轻逸,但只是享乐;我带给你的虽然沉重,却很美好。享乐和美好尽管都是幸福,但质地完全不同。”
  卡吉娅的话很诚实:“我的朋友叫我幸福,恨我的人却给我起个绰号叫邪恶。阿蕾特还对卡吉娅说:“你虽然是不朽的,然而却是被神明所弃绝的。一切声音中最美好的、赞美的声音,你听不到;一切景致中最美好的景致你也看不到,因为你从来没有看到自己做过什么美好的事情。”刘小枫解释道:“按阿蕾特的说法,当身体是灵魂的仆人时,生活就是美好的,只有灵魂才能拉住神明的衣襟。卡吉娅只知道身体的感觉,不知道灵魂,所以不晓得美好的滋味。幸福也可以通过单纯身体的感官快乐获得,但美好的幸福只有通过身体成为灵魂的居所——因此身体会感到沉重、艰辛——来获得。”
  最早讲这个故事的人是苏格拉底。所以,阿蕾特的那番话就不是阿蕾特说的,而是苏格拉底说的。苏格拉底还故作高深地说什么赫拉克勒斯终究没做出选择,其实,他已经替赫拉克勒斯选择了。“美好的幸福只能通过身体成为灵魂的居所来获得”,幸福是人人都想获得的;更何况,阿蕾特的话已经说明了,卡吉娅带给人们的那种幸福“是善良的人们所不齿的”。既然如此,谁不对卡吉娅表示“不齿”,谁就不是“善良的人们”,谁还敢选卡吉娅?除了选择阿蕾特,人们还有什么选择?除非这个人愿意承认自己确实不是善良的。苏格拉底很聪明,是一流的诡辩家,打他给你一个选择开始起,你就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只有顺从他的答案。因为他总是说“善良的人”会怎样、“正直的人”会怎样、“聪明的人”又会怎样,要是你不想成为不善良、不正直、不聪明的人,那就得顺着他的意思。说穿了,苏格拉底是想用道德胁迫别人。这跟中国的孔子、孟子的做法没什么两样,在宣布一条道德禁令之前,总要说君子会怎么样,你不这样,你就不是君子。
  雅典人识不破苏格拉底的诡计,每次诡辩都输,总觉得自己受了欺侮,却又没办法反驳苏格拉底,终于忍无可忍了,就找了个借口把他给弄死了。中国的士大夫们也一样,动不动就让人家这样那样,搞得皇帝烦得不行,杀不能杀,只好想办法把他们支走。苏格拉底跟中国的孔子一样,有个毛病,就是爱教人们这样那样,好像他们是上天派来的使者似的,给人们立各种道德法令。这种该死的条条框框说起来很多,归结起来其实就一句话:驯服身体。拿哈耶克的话说,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驯化身体和欲望的历史,人类文明的进步,就是身体欲望被压制的越来越多。这样搞了几千年,中国的男人看女人,连摸一下对方的脚都激动得难以自抑,西方卢梭只不过才看见了女人的“白皙的脖颈”就兴奋不已。物以稀为贵,人们被搞得这样饥渴,还不都是身体被包裹得太严实的缘故?如果大家都不穿衣服,要是还有人瞅着女人脖子和脚激动,那他肯定不是人。
  启蒙:身体造了道德的反 杜丽娘在池塘边闲逛,无意中看见了自己的倒影,就感叹自己的身体原来与春天一样美丽,就想要有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后人点评曰;这是中国文化中人性启蒙的第一步,即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原来是美的,压抑人性中本能的欲望的道德才是真正的不道德。人之为人,首先在于身体之在,身体没有了就什么都没有了,至于死后的灵魂如何,连孔子都不知道——他老人家说“未知生焉知死”。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既然身体都不快乐,就算是有了节妇烈女的光荣称号又能如何?于是崔莺莺私会了张生、潘金莲偷了西门庆。不过,他们也就是自己偷着做做罢了,到底有些底气不足,还是法国市民西蒙的老婆为自己的妓女女儿做的辩护词厉害:“要是她这个小泉源不流水,渴也把你渴死了!……我们干活的时候身体四肢什么用不得,为什么就不许用那个?她老娘就是从那里把她养下来的,还很痛过一阵呢?(按:疑为’!’)难道就不许用那个养活她老娘了,啊?”
分享:
 
摘自:读书 2004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