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张爱玲,怎一个“热”字了得


□ 王 珞


许多人是时间愈久愈被遗忘,张爱玲则是愈来愈被记得。正如张爱玲生前曾经以犀利的心眼“张看”这个世界一样,历史似乎注定她要承受万千读者纷纭各异的“看张”目光。


二oo三:张爱玲热再现高潮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张爱玲作品在内地重新“出土”以来,读书界的“张爱玲热”即持续高温不断,迄今为止,有关张爱玲的图书已经出版了近百种,而且每种都会在不期然间成为畅销书。仅以2003年为例,《回望张爱玲》(文化艺术出版社,包括《昨夜月色》《华丽影沉》《镜像缤纷》三辑)、《情迷张爱玲》(文汇出版社,包括《张爱胡说》《张爱玲的上海舞台》《我的姊姊张爱玲》《张爱玲的广告世界》四本)两套丛书蔚成大观,以其规模优势吸引着广大张迷的眼球;《艳异一一张爱玲与中国文学》(中国华侨出版社,台湾周芬伶著)《荒野中的女体——张爱玲女性主义批评I》《女性主体的祭奠——张爱玲女性主义批评II》(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香港林幸谦著)、《阅读张爱玲》(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台湾杨泽编)等一批港台著作登陆内地,称得上是近年海外“张学”的一次大检阅。张爱玲的传奇身世一向是传记文学的热门题材,本年度中国华侨、北京十月文艺、广西师范大学三家出版社不约而同的推出了以《张爱玲传》命名的三部传记修订本(作者分别为于青、刘川鄂、余斌),张爱玲家世再成热点;华龄出版社岁末出版的《她从海上来一一张爱玲情爱传奇》更因其作为电视剧《她从海上来一一张爱玲传奇》的同期书而备受青睐;而胡兰成的《今生今世》之大受关注,恐怕更多的要得力于《民国女子一一张爱玲》一章对读者的吸引,而并非作者轻灵润滑的文笔。作品方面,哈尔滨出版社全新包装、重磅推出的煌煌十四卷《张爱玲典藏全集》和湖南文艺出版社推出的以“去除他人选编加工的痕迹”招徕读者的《传奇》、《流言》,让手头已经藏有各式张爱玲作品选本的读者大伤脑筋。上述种种加上止庵、万燕合编的《张爱玲画话》(天津社会科学出版社)和淳子著述的《张爱玲地图》(汉语大词典出版社)以及其他各种名目的张氏作品集,200 J3年的图书出版界委实为广大张迷奉上了一席盛宴。此外,张爱玲纪念图书馆六月份在上海徐家汇的奠基动工,电视剧《半生缘》的热播及《金锁记》《张爱玲传奇》持续不断的宣传攻势,再加上网上爆出的基因科学家成功提取张爱玲DNA、张爱玲替身不久重现人世的似真还虚的传闻,又一次印证了张爱玲艳异的魅力。
张爱玲:文学史与时尚界共同绕不开的名字
“世界上有华人华文的地方,就有人谈论张爱玲”,全球各地都有铁杆的“张迷”,并且,都是贴身、贴心的迷。这其中不乏顶尖级的学者,我们可以开列出一长串名单:“张爱玲是今日中国最优秀、最重要的作家之一,凡是中国人都应该读张爱玲”,著名学者、第一部《中国现代小说史》作者夏志清如是说,是他在自己著述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小说史中破天荒为当时尚不见经传的张爱玲开列专章篇幅;“五四以来,以数量有限的作品,而能赢得读者持续支持的中国作家,除鲁迅外,只有张爱玲”,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系主任王德威如是说,他撰写的《女作家的现代“鬼”话——从张爱玲到苏伟贞》、《落地的麦子不死一一张爱玲的文学影响力与“张派”作家的超越之路》两篇论文奠定了张爱玲开宗立派的文学地位,现在已有学人以“张爱玲的文学投影一一台港沪三地张派小说研究”为论题获得博士学位;哈佛大学东亚系教授李欧梵则将自己对张爱玲的心仪延伸到了课外,他不仅在哈佛讲坛开设张爱玲专题研究课,还敷演《倾城之恋》创作了一部颇具后现代意味的小说《范柳原忏情录》;台湾教授水晶更是对张爱玲“迷”得如醉如痴,不仅有两本论述张氏作品的专著问世,而且对张的许多作品都能倒背如流。在大陆学界,严家炎(北京大学)、金宏达(北京师范大学)、吴福辉(中国现代文学馆)、赵园(中国社会科学院)、陈思和(复旦大学)、王晓明(华东师范大学)等众多一流学者近二十年来都在自己的著作中从不同的角度对张爱玲的作品称赏有加。他们或者称《传奇》为“开向沪港洋场社会的窗口”(赵园语),或者肯定张爱玲“在两性心理刻画上具有前所未见的深刻性”、“恰到好处的文字产生了令人惊心动魄的效果”(严家炎语)的小说艺术,或者给其以标志“新文学传统与现代都市通俗文学达成艺术风格上的真正融合”(陈思和语)的文学史界定,其情形正如金宏达先生所言,“不谈张爱玲,一个多元多角的文学天地就少了一元一角;不谈张爱玲,就不成其为一部完整的文学史。”
九十年代初贾平凹曾经在国内最权威的文学研究杂志《文学评论》上撰文表示“与张爱玲同活在一个世上,也是幸运,有她的书读,这就够了”,与他有同感的作家大有人在。“为人不说张爱玲,纵读诗书也枉然”,几十年来张爱玲在台湾被神祉般的崇敬着,颇具影响力的台湾作家如朱天文、苏伟贞、袁琼琼等人尊其为“祖师奶奶”,以承其衣钵为莫大荣耀。旅居香港的台湾作家施叔青则对张爱玲“爱恨交加”、陷入“影响的焦虑”,她在一些场合坦言“《张爱玲短篇小说集》是我的圣经”、“我知道我受她的影响很深,而且非常喜欢她”,另一些场合又表示“我最不喜欢人家说我是张派的文字,我觉得这样对我很不公平”,与她态度类似的作家还有享有“小张爱玲”之誉的香港作家钟晓阳等人。大陆作家除须兰外虽鲜有人以张氏传人自居,但从八九十年代之交的王安忆、苏童、叶兆言到本世纪初大行其道的“美女作家”,承传其流风遗韵的作家并不在少数。谁又能说《长恨歌》、《红粉》、《妻妾成群》等小说中没有张爱玲的神髓呢?更何况,这些作家虽拒绝将自已纳入张派作家的谱系,但从不讳言自己对张爱玲作品的热爱。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