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体育天地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难忘的仓王节


□ 马 为

  儿时在农村老家,每年正月二十五,父母总会打囤的。打囤时,把灶内的草木灰用筛子过滤一下,然后用没有杂质的草木灰在屋地上和院子里撒成两个相套在一起的圆圈,代表是圆圆的囤,然后再在四周撒成几个梯子形状的图形,就成了一个完整的囤。据说家里打什么囤,什么东西就会多。所以,各家各户就根据自己的需要,打成了粮囤和钱囤。粮囤就是用烧纸包着一些粮食放在囤的中央,用香炉压住,烧上香就成了。钱囤和粮囤的做法一样,只是把烧纸里的粮食换成钱币罢了。

  那时,我家里经济条件差,既缺粮又缺钱。因此,父母总是又打粮囤又打钱囤。

  记得那是我十二岁那年的正月二十五上午,母亲在院里打了粮囤,又在屋地上打了钱囤,烧上香到厨房里做饭去了,我对粮囤是不感兴趣的,因为有没有饭吃那是父母的事。但是,对屋内的钱囤倒是挺感兴趣的,因为那里的香炉下就压着四元钱,母亲放这个钱数的寓意是四季发财的意思。我思考再三,就偷偷地把那些钱拿到手,准备去买零食吃,买鞭炮玩。为了被父母发现后好有个退路,我决定自己花三元钱,偷偷地装在哑巴哥哥的口袋里一元钱,来个移花接木,嫁祸于人。因为我心里清楚,我的妙计以准能成,因为哑巴哥哥跟我同父异母,我是亲娘养的,他是后娘生的,再说了,他又不会说话,无法辩解。

  说办就办,于是我就依计而行,手抓三元钱跑到供销社买了些零食和几挂鞭炮同几个小伙伴厮混了个忘乎所以。中午时分,当我意犹未尽地回到家来吃饭时,才知道已经出事了。只见哑巴哥哥跪在屋地上,父亲手中拿着从哑巴哥哥口袋里掏出的一元钱,正在审讯他。哑巴哥哥咿呀打着手势不承认是自己偷了钱囤里的钱,他的强硬态度立刻招致父母的拳打脚踢。听着哑巴哥哥咿呀的哭叫声,我吓得浑身哆嗦地躲进了厨房不肯出来。父母打累了,哑巴哥哥誓死不承认偷钱的事,父母无奈地宣布,以不让他吃饭的办法来惩罚他。

  当天晚上,哑巴哥哥两顿饭都没吃,便早早地钻进了被窝。但是,当我睡到凌晨一点钟起来小解时,发现他仍在蒙着被子哭泣,泪水早已把枕头湿了一大片。此时,我愧疚的心像J?扎一样痛,但我没有勇气站出来去承担责任。下半夜,我也难以入睡,暗暗地陪着哑巴哥落泪。第二天我便病倒了,一连几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吃药打针也无济于事。好在此事很快就过去了,几天后,父母和哑巴哥都恢复了常态,我的病也就慢慢好了。但愧疚的心情却从此重重地压在了我的心上。

  后来,哑巴哥娶了个瘸媳妇,分开另立了门户。再后来,我外出求学,大学毕业后,在城里参加了工作。转眼几十年过去了。在这期间,我安居乐业,生活幸福,但那一年让哑巴哥哥受的冤屈时常让我愧疚不已。为了赎回我的罪过,这些年,每到正月二十五那天,我都会给哑巴哥哥寄去四百元钱。

  (责任编辑 乔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武当》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武当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