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追你到老家(小说)


□ 乔向东

  文 乔向东

  简一背着行囊,斜挂挎包,满世界转悠。旅行壶自来水也灌,河水也装,渴了喝几口,不怕拉肚子。也不怕歹徒,假如遇上了,就抡双节棍,近不得身。可气的安培遭遇色骗,虽然报了案,但侦破工作进展缓慢,可也是,那么多大案要案警方还没破呢!她不甘心家中所有积蓄就这么没了,没跟安培说一声就只身离家追捕骗子去了。明知这不容易,美国人捉拿萨达姆有多难啊,可是未了萨达姆还是被美国人捉住吊死了。简一发狠,假如我能逮住她,我也吊死她!

  简一在城镇、乡村、山区的风雨烈日里跑来跑去,寻寻觅觅,疲惫不堪。老天有眼,这天她走进一间小餐馆,竟发现自己苦苦寻找的白秀正在吃饭,便大吼一声扑将过去。白秀一声惊叫,丢下饭碗跑出门外钻进红的。当她搭的士追赶时,红的已经远去了。一个前头逃窜,一个跟踪追击,影视剧似的追了一阵差不多追上了,但见白秀钻出红的,径直朝单身公寓大院跑,边跑边呼叫救命。一位保安闻声拦住简一,问明情况,说:“这个姑娘我认识,她叫白娟,在本厂千好几年了,没听说她去过深圳,更详细的情况我就说不好了。”叫她去问厂领导。

  厂领导对简一的不幸遭遇深表同情,亲自查阅了人事资料.并找白娟本人当面核实。凑巧的是,这个白娟果然有个妹子叫白秀。白娟也满肚子气,说:“白秀是小姐身子丫环命,花钱没个够,干啥啥不成,前年借我两万,说是开美容店,结果打了水漂,去年又要借两万,说要开美甲店呀。我说妹呀,你姐不是印钱的,能有几个两万呢,要不把我卖成钱你拿去开店吧!一下把她得罪了,再也不打电话,不接电话,号码也换了,都快一年联系不上了。”

  简一一路走来身心俱疲,她最担心半路累趴下,要是自己倒下了,真就便宜那个贼女人了。她决定先歇歇再说,什么都不做,就在旅馆蒙头大睡。但她睡不踏实,一闭上眼睛,安培的面孔就在脑际浮现了。在分别的日子里,她对丈夫的牵挂多于怨愤,夜深人静时,想见丈夫的欲望特别强烈,好比河滩上的鱼儿巴望水那样。

  安培的父亲是物理教师,因崇拜法国物理学家安培,便给儿子取名安培,期望儿子学业有成。安培却贪玩,一拿起书本就犯困,一见象棋就来精神,学习成绩一般般。简一学习成绩也是一般般,尽管死用功,还是上不去,并非智商简单得像个一,学别的东西却不费劲。例如,交谊舞是看会的,抡双节棍更是无师自通。于是两个“一般般”在高中时代就惺惺相惜成一个人了,后来二人理所当然的成了“大学漏”。先到深圳旅行社打工,她当导游,他做业务,数年之后投入全部积蓄自创旅行社,折跟头呛水又是数年,准备存钱买房子。

  在简一最初的印象中,白秀那张巧嘴能把猫头鹰从树上哄下来,便从另一家旅行社把她挖了过来,谁知却是引狼入室!白秀做业务是把熟手,旅客拉得多,简一喜欢得不得了。安培更是喜欢,白秀也是个象棋迷,还敢跟他过招,招招不离后脑勺。以前下棋难逢对手,现在高手来了,还是个小美女,乐得安培合不拢嘴巴。白秀经常向安培宣战,安培乐于应战,战场起先摆在白秀出租屋内。白秀单身,尚未成家,小屋收拾得干净利落,没摆鲜花,却花香满屋,一进门他就吸溜着鼻子闻,闻着闻着就来了想法。他俩先是“玩钱的”,谁输谁掏钱,几乎是平手,钱装进掏出感觉没意思。于是开始“玩心跳的”,谁赢谁吻对方一口,你吻我我吻你,其实输赢的感觉都一样,次数多了,味道也就寡淡了。白秀花样极多,又说“玩带色的”,他输了罚白酒半斤,赢了她陪他上床。此玩法够刺激,玩了若干回,感觉好得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