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刘红雨的“正面”与“负面”


□ 于鸿飞

刘红雨对自己能否演好小混混心里没底,他也觉得自己忒“正面”。可导演执拗,非让他“负面”不可。
刘红雨这个名字有点儿女性化,他一直想改就是改不了——影视圈都知道刘红雨,却早把他的原名刘宏宇忘了个一干二净。名字之所以错用至今,乃因他上幼儿园时,派出所户籍警粗心大意给写错了。写错了也不给改,因为怕麻烦。等刘红雨加盟的电视剧《牵手》走红,他也跟着走红,于是就当艺名用了。
1993年,刘红雨考入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班主任就是号称“影视伯乐”的李克己老师。
演了近二十部影视剧,全演的是小人物。换一个演员,没准羞羞答答,口将言而嗫嚅。刘红雨正相反,自豪!
刘红雨的从艺经历再次印证“只有小演员,没有小角色”这一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就拿《沧桑花楼街》来说吧。
在一般人的眼里,高大英俊的刘红雨长得很“正面”,如果归类的话,跟陆毅同属阳刚不失温柔的小生型。但《沧桑花楼街》的导演别具匠心,偏偏让刘红雨在剧中扮演一个骗保、诈死、热衷姐弟恋的城市小混混傅小波。
开始,刘红雨对自己能否演好小混混心里没底,他也觉得自己忒“正面”。可导演执拗,非让他“负面”不可。
没混成大牌,敢回绝吗?硬着头皮演呗……
人往往“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刘红雨毕竟受过专业训练,很快他就投入到小混混的塑造中。歪戴着帽子斜瞪着眼,胡作非为,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最后被警察追杀,失足坠楼而死……
《沧桑花楼街》播出后,收视率颇高。一天,刘红雨参加同学聚会,大家异口同声夸奖他:“你演的那个小混?昆还真是不错!”
刘红雨心里高兴,嘴上却说:“真的吗?不行,不行……”
从此,再有导演找刘红雨演小人物,刘红雨欣然出山。“演小人物被观众认可,更比人激动啊!”
有一次,刘红雨在北京郊区外景地拍摄《不弃今生》,围观的群众挺多。拍完后刘红雨颇感疲惫,正打算回招待所休息,几个年轻姑娘笑嘻嘻地围上来,“嘿,你不是演过《沧桑花楼街》吗?”
《沧桑花楼街》的播出距离拍摄《不弃今生》已有三年了,三年后还有人记得刘红雨,刘红雨心里美滋滋的。
还有一回,刘红雨与朋友聚餐。吃完饭后打算开车回家。因为好久没擦车了,坐骑上蒙着一层灰。他走近车子,惊呆了:只见车厢上写了七、八条“《上海的棚户人家》,刘红雨”,是用手指头在“尘纸”上划出来的。
去年,刘红雨在北京东方新天地商场拍摄《缘分的星空》,围观群众也不少。拍戏中间小憩,几个广东人大喊:“柯嘉沁,《谎言》!”(柯嘉沁是《谎言》中的人物)刘红雨开心哪!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刘红雨觉得自己是个单纯的人,起码从主观上追求单纯。他认为做人首先要与人为善、淡泊名利。善良并非刻意地去做什么,而是心中有佛、心存善良就足够了。
然而,刘红雨的职业是演员,演员所处的特殊生活环境与人文环境比一般行当更浮躁。一些明星骤然成名,私欲膨胀,为虚名所累。刘红雨实在看不惯这种做派而感到孤独。有些所谓看破红尘的“圈里人”也觉得刘红雨“另类”。
“另类”的处世态度确实与众不同。四川成都市人民广场矗立着一个大型广告,上面赫然展示着刘红雨的大幅画像——未经他本人授权同意。
如果刘红雨以侵犯肖像权为案由起诉某广告公司,他百分之百胜诉。而且媒体蜂拥报道,他刘红雨的知名度岂不飙升?
谁也想不到,刘红雨至今按兵不动。
我问他:“你为什么不起诉侵权者呢?”
刘红雨笑笑:“演员成名靠实力,我不打算给人家提供炒作的材料。”
刘红雨颇欣赏唐国强、陈道明、德尼罗、马龙·白兰度的演技。他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有表演力度的优秀演员。但他不会去“克隆”他们,他的毕业论文的题目就叫《超越模仿》,这篇力作曾在电影学院表演系的老师中传为“挑战了表演体系”。
也可能刘红雨永远演小角色,但他不会永远是小演员。
责任编辑/苏 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