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秦汉帝国的神权统一 ——出土简帛与《封禅书》、《郊祀志》的对比考察


□ 杨 华

杨 华

  摘 要:将新出简帛材料与《史记·封禅书》、《汉书·郊祀志》进行对比考察,有助于阐明秦汉帝国将分散的宗教信仰整合成统一神权的渐进过程。先秦时期各国皆有自己的山神、水神,秦汉帝国将秦、楚、晋、齐等几大祭祀圈的山川神祗整合成“五岳四渎”系统。国家制定统一的祭典,建立官祀系统,通过限制民间祭祀内容、禁止民间另立私社和控制祭祀频率等办法来打击淫祀。国家加强对巫觋和巫术的管理,固定其场所和时间,极力消解其地域性。汉初设立的梁巫、晋巫、秦巫、荆巫等巫官,不完全是对各地方巫术的移植或复制,而是根据刘氏的身世源流,对全国巫术系统的“重新洗牌”,人为划定其分属职掌。秦皇、汉武的封禅和巡游,也并非为了追求“一己之福”,而是为了寻求东方神祗的认同。经过秦始皇、汉高祖、汉武帝和汉成帝等数代皇帝的努力,整合全国神权的历程逐渐完成。

  关键词:秦汉 简帛 神权祭祀 巫术

  早在战国时期,各国便已开始在内部统一风俗。例如,商鞅在秦国“立法化俗”、“度俗为法”,实现“国无异俗”。吴起在楚国改革,也曾达到“一楚国之俗”的效果。秦汉帝国结束分裂割据的时代,实现了政治“大一统”,同时又积极推行文化“大一统”,强力造就“六合同风,九州共贯”的格局。

  秦汉帝国文化统一的重要措施之一,便是进行神权的统一。秦汉的神权,涉及儒家礼仪、郊祀、封禅、巡狩、巫术、民间信仰等诸多内容,应当进行综合而不是孤立的考察。正是在此种思路的启发下,本文拟从文化大一统的角度,重新解读秦朝和西汉的宗教史。对相关问题,前贤如顾颉刚、林富士、李零、周振鹤、蒲慕州、鲁惟一、杨天宇、王柏中等学者,已从不同角度有所研究,这些成果为本文的讨论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本文采取的方法是,以战国和西汉前期的简帛材料为线索,将其中反映的历史信息与《史记·封禅书》、《汉书·郊祀志》进行对比考察,由之阐明这两百年间秦汉帝国将分散的宗教信仰整合成统一神权的渐进过程。

  一、区域性山川神祗的混同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左传·成公十三年》)。先秦以来的祭祀,以天神、地祗、人鬼为三大主干系统。而这三者,都具有极强的区域特点,各地神祗之间互相排斥。人鬼祖先之祭,自不必说,“神不歆非类,民不祀非族”(《左传·僖公十年》);地祗的排他性,先秦谓之“三代命祀,祭不越望”(《左传·哀公六年》);至于天神之祭,“所封封域,皆有分星”(《周礼·春官·保章氏》),各地分野范围内的天神,也只福佑或作祟于相对应的人间区域。根据此种原则,秦国与东方各地的神祗系统不能共享;而在东方六国内部,楚、三晋、齐鲁、吴越等地的神祗系统亦不能完全相通。

  秦汉帝国统一后.如何弱化或消弭这些神祗崇拜的地域特点,便成为文化建设的一个重要目标。这个整合过程,使得先秦时期各地方神祗经历了向全国性神祗的蜕变过程,有些神祗被淘汰禁止了,有些神祗的崇祀范围反而扩大了。具体而言,包括两个层面:一是故秦关中神祗与东方六国神祗的混同,二是北方中原神祗与南方神祗的混同。以下先从山川祭祷开始讨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历史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历史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