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旅行家(短篇小说)


□ 普鲁士蓝

  一

  这片海域比桑符想象中要狭窄一些,但说是海,其实不过是个湖,只是水色蓝盈盈的,天空离他也比平原上近些,晴朗得一望无际,云可以一朵朵数出来,他觉得还是不错。包有些沉,里面带了足够一个月的衣服,他果然是决心离开那里了,至少不会只是几天。在酒店和家庭旅馆间踟蹰了一下,桑符选择了后者,客栈在山脚下湖畔边一丛丛黄色树木的后面,很隐蔽,木质建筑,一楼布满麻将声和四川话的喝彩,价格也算合理。可是没有单人间了,他只好一个人住进了三人间,在床上呆坐了几秒钟,桑符抽出了手机——三个未接来电,他右边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了一丝淡淡的轻蔑的笑容,他脱掉鞋子,光脚走到窗户的位置。这里能看到最正宗的海景,老板娘这么介绍的时候他笑了笑,哪里是海,分明是湖而已。这是他心里想的话,但不知何时已经直接抛了出来。老板娘有些尴尬,她的彝族头饰戴得歪歪斜斜,身后正对着她的大厅也流出了一阵阴风,她再次摆正严肃的微笑——“湖是大海的孩子,所以我们叫它海子,当然也是海。”她的声音有些晃动,像一面飘摇的密不透风的经幡。但桑符也没有再说什么,他毕竟不喜欢自己刚到这里就表现出不必要的恶意。此刻他站在窗前,面无表情地对着水面上的画舫船和帆船,随着一个完美的抛物线,他看到那枚橙色的手机卡稳稳地落在了海边的某棵树上。可惜不是海里。他有些失落,不过无论是掉在哪里,他自然也是不会再捡回来的。

  丢掉手机卡之后,桑符感觉到一阵久违的风。

  “你就让我走吧,放过我吧,断掉与我的联系吧。”欧莉恶狠狠地在那次做爱后的争吵里吐出这些字眼儿就穿上了大衣摆出离开的姿态。桑符不知何时她每次争吵都变成了这样一副非要把话说绝的样子,但他知道她每次都还是会回来。他这样想着,就又带着云雨之后的倦意入睡了。可是醒来之后她却没有走,她依然安稳地躺在他的身前,柔软的乳房上甚至还带着浅浅的粉红色光晕,桑符突然觉得一阵罪恶,她怎么能没有走,甚至还重新裸身睡在他的身旁。这让他甚至有些厌恶她了。

  “女人是连吵架都不会说话算数的生物。”桑符恶狠狠地对着欧莉沉睡的胴体说。接着他很快穿戴整齐背上了他的旅行包,在一阵他自己都没有觉察到的急速中,他已经关上了防盗门,冲出了小区。

  桑符走出了旅店,沿着鹅卵石铺就的小径来到了海边。他终于决定把这里老老实实地称作海,毕竟这让他觉得自己是来到了一片广阔的天地。环湖徒步者不算多,有的骑着自行车,但桑符还是脱掉了鞋子,决定沿着观光码头下面的浅滩走一会儿。画舫船做得很精致,有一艘就停在他的不远处,有美术学校的学生在这里写生,有的在船上有的在湖畔三五成群。离毕业已经有三年了,桑符记得当时他们也是在云南类似这样的“海边”写生时,在和欧莉经历了一场关于湖终究是不是海的无聊辩论之后彼此相识。这是一场莫名其妙的恋爱。第一次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正值欧莉第一次离家出走。桑符在他们当时居住的城市江边找到她,她很安静地坐在一个轮渡上想要走,但桑符知道她只是在等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