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家园,根与图腾


□ 何承亨
家园,根与图腾
作者:何承亨


  一种光芒和盐粒,静静洒向四野里黑暗的灵魂和伤口。一生的栽培,世代的种植,最初的契机、指向和最终极的意义,都只能是:口粮、种子……
  亘古的家园,那祖居之域。越过帕米尔高原向东,越过喜马拉雅雪线往北,溯太平洋海浪向西,骋大兴安岭林涛和蒙古大草原的马头琴声往南,古老东方的圣土,黄皮肤的月影,缓缓照亮黑森林里漫出的夜色。不仅是肉体和生命,灵魂的根须,精神的花蕾,民族性格的果实和籽粒,都来自这里。
  永不褪色的土,那乡井之深。故土的甘霖、辘轳的鸣叫以及深深的绳印、磨痕和目光,让游子在九月的重阳与八月的望日,回首遍插茱萸的山峰和亲人的泪水,并且感到十根脚趾在东方的痉挛和蔓延。一撮黄土,成为半坡村上古的彩陶。一撮黄土,让神农氏尝尽百草断肠而死;尧舜粗衣敝屣,盘脚散杂在族人之中,原始语言和手势交谈着五谷农事。一撮黄土,让所有的布衣顶礼膜拜,让亡命的晋公子重耳,在黄尘里面对上苍和一个满脸泥土的老农,面对他社稷的梦幻,虔诚跪下……无数的手爪和吸管,向土索取,也向土输送。细小的土,遍布天涯的土,或为三山五岳,或为田垄平畴与坡地草滩,最终成为一切的出发地和归宿。
  永不衰竭的乳,那生命之源。母亲的双乳丰满湿润,即使枯萎,淌出的也是鲜红的血水。这生命和历史的泉水,灌溉家园,灌溉万卷竹简的史册。这片土地,无处不生长着自然之乳:一株高粱,一棵秸草,一束麦芒,以及一枚黍米的洁白、善良和黏性,都俯躬为一种令人搏动的哺育身姿。大漠的威风锣鼓,古老持重的编钟,黄土塬上攀天的爬山调,四川盆地子夜晃动的川北皮影,白山黑水唱断肠的关东谣,红丘陵深处岭南荔枝香里的俚曲,雪地里藏牦牛驮起三十个字母千年的韵脚,更有秦皇骨化为陶俑的兵马,敦煌千窟的灯盏和飞天的梦幻……
  永不熄灭的火,那光明之核。燃烧树枝和肋骨的篝火,缓缓映现,不夜的更鼓,不灭的社火,通向又一个黎明的长长的火把队列。天空被烤炙出热浪幻美的波纹,土地和篙栅的梦眠也变得滚烫。疲惫而顽强的火花,溅成为引领众眸于寂夜上升的星辰,每一次人文的革命的火焰,又将腐质、朽柱和残旧的瓦当,焚毁成崭新的大厦、屋檐和衣衫那走马灯一样的容颜。
  永不枯朽的木,那绿色之罐。盛放阳光、雨露、节气以及丛林内外所有的饥渴和神树下的祈祷。南疏北密的年轮,为南方营造松软和温馨,为北方酝酿冰坚和粗犷。小可以撑起肚肠,大可以撑起屋梁,甚至可成为皇帝和国君的权杖。平民手中的耘耜、镰柄和脚下供奉的龙骨水车,抑或是窗的肋条和筋骨,阻拦风雪和霜冻,放牧幽闭的张望。有时,木也做了我们最后的伴侣,包裹和簇拥我们入土,作不死的轮回。
  永不断流的水,那沧浪之波。长江是一条河,黄河是一条河,大运河又是另外一条河。来自世界的高处,极域之光归宿于博大的潮汐和蔚蓝。唐古拉的雪,巴颜喀拉的洁袍,从飞瀑的初啼到穿山过峡的嚎叫,从黄钟大吕的跫音到长江三角洲的堆积与渤海湾高出地平线的绝唱。是谁用水,串通这片土地的巨大血脉;是谁用帆,交接纬度的春光秋光;是谁用血汗和白骨,衔连南北朝以前和盛唐之后一切的纷乱与辉煌……水,给家园以甘润和琼浆,同时也给屋椽以摧毁、冲刷和洗礼。茫茫无际的沧浪之水啊,可否负载我、我们、诗歌和所有的灵,返回到大水深处真正的故乡,重做无鳍之鱼?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Tags:家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