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日与哈达


□ 丹 增

  生日对每个人来讲都是人生中的重要日子。尽管每过一次生日,人生的旅程就缩短了一年。人生是用时间来计算的,而时间对谁都不讲情面,不发慈悲。既不停留,也不回头。人生是一条与烦恼为伴的征途,有喜就有愁,有走运就会有倒霉。过生日,既能感受到成功的喜悦,同时也会对走过的坎坷之路进行反省,并且还会感叹时间的匆忙,生命的短暂。许多人童年时期的生日是快乐的。青少年时期的生日是充满希望的,成年以后的生日是辉煌的。而老年时。生日就像一首夕阳下的牧歌,从容淡定,韵味悠长。
  我也常参加一些朋友的生日聚会,呼朋唤友吃大餐,手举钝刀切蛋糕,闭目祈求吹蜡烛,齐声合唱生日歌《祝你生日快乐》……许多人在一生中,都会有一个乃至几个难忘的生日。那是他生命中的几个人生亮点,让他在漫长的岁月中时常怀想。
  
  一、佛门生日
  
  世界各民族的人们,都有各自过生日的习俗,这也构成了不同的文化差异和色彩斑斓的民风民俗。我们会在这些特色中,看到民族风情、民族特性,乃至时代特征。
  我如今已过耳顺之年,闲暇之余回顾以往的人生历程,有三次生日让我今生没齿难忘。每一次生日,都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都印上了那个年代的鲜明时代特征。
  我们藏族人过生日和其他民族有所不同,而且不同时代有不同时代的痕迹。解放前,由于制度落后、生活贫穷,一般人是不知道自己生日的。人们大体知道自己出生时的气候季节,是下雪天,抑或是涨水季节,是绿草如茵的夏季,还是天凉草黄的秋季;若要论及具体时间地点,则可能被告知:哦呀,你是收青稞时生的;噢,你妈上山割草时,就生下你了。从佛教的文化观说,生命不过是一次一次的轮回,来来去去,就像日起日落。不是藏族人不看重一个生命的诞生,他们是看重生命的延续、生命的转换和生命自身的价值。
  在西藏,佛门弟子是社会中较为特殊的一个群体。他们居于寺院之中,终生不娶,整日学经,生活俭朴,起居有序,把一生交给佛教,终日诵经祈祷。祈愿佛祖保佑、普度众生。他们中具备了一定生活条件和相当学位的,通常会在一生中过几个重要的生日,比如5岁、18岁、60岁和80岁。解放前藏区生活条件差,文明程度低,从婴儿呱呱坠地到5岁以前,一般认为这时的生命就像花儿还没有开放一样,是否可以存活,听天由命。只有到了5岁时,满地活蹦乱跳的孩子才会让大人看到这个生命的活力,看到一个人的佛缘和慧根,也能看出他未来的命运与期盼。到这时,就应该过人生的第一个生日了。18岁是一个僧人学业有成、学位升迁、自立自为的标志,僧侣可授比丘戒,历世达赖喇嘛则在这个年龄时正式执掌政教合一的大权。而60岁在藏族人看来,已是生命的终结阶段,人一生该享的福和该受的苦,皆已完成,人生已无怨无求,到了安享晚年、潜心礼佛的时光了。因此,60岁的生日是要过得隆重且吉祥。至于80岁生目,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能活到这个岁数的人是很少的,称之为“白寿”,寿星要穿一套专门缝制的崭新的白色氆氇寿衣,庄重地接受人们的祝贺。寺庙终身修行的高僧活到这个岁数,其威望不亚于活佛,人们称这些老寿星为“加群果嘎”,即80岁的白发老人之意。而俗人中能做“白寿”的,若是家奴可自动成为自由民,若是囚犯则无条件释放。这可能是在一个普遍短寿时代对生命的珍惜和长寿的仰慕吧。
  这就是从前我家乡过生日的习俗,它与佛教信仰有关,与文化传承相连。尽管并不是每年都过生日,但记住了人生中的几个重要阶段,一生的时光就历历在目了。
  1946年12月26日,我出生在藏北草原的比如县。现在年纪稍大一些的人都不会忘记,12月26日是毛主席的生日。我能荣幸地与他老人家同月同日生,只能算是一个巧合。这一巧合给我的生日带来一些麻烦和烦恼,同样也带来了一些荣耀与幸福
  我的第一个生日是在1951年过的,虽然尚是黄口小儿,髫发蒙童,但因为这个生日被家人寄予了强烈的宗教意义,所以它给我留下的是苦涩中的一丝甘甜。痛苦中的一些慰藉。
  那时,新中国成立已经两年多了,西藏也已和平解放。中国人民解放军开进了拉萨,进驻到西藏各地,我们县也成立了解放委员会。但全西藏还没有实行民主改革,我的家乡山河依旧,头人还是头人,寺庙还是寺庙。我出生在一个很复杂的家庭里,家父曾做过官,后来弃官修佛。我没有考证过父亲弃官的原因,我估计大抵是因为官场争斗伤了元气,看破红尘转而求神拜佛。其实,确切地说,我家是书香世家,祖辈中曾出了三个画家和三个雕塑家。他们画的五彩缤纷的佛教唐卡画,栩栩如生的佛像雕塑,至今在一些古寺中仍然能找到先辈的遗迹,西藏著名的桑耶寺中供奉的千手千眼观音。就是我父亲塑的。
  我虽然自小受父母溺爱。但由于家父潜心礼佛,对我寄希望于传承佛祖的衣钵。我3岁时就被削发剃度,送入佛门。因此,我5岁的生日在那时就显得不同凡响。因为这不仅仅是一个普通孩子生命的开始,而是一个佛门弟子从这一天起,就该正式继承前世修来的佛缘,奠定寻求人生旅途的起点。这起点必须立得庄严、神圣,刻上一个终身难忘的深刻记忆。从此,我要背负起祖辈的期望,开始学佛念经、参禅打坐、遵循戒规。在藏族人看来,入佛门,是为着履行佛的旨意、修炼佛的意志、实践佛的理论。既被视为前世修来的功德,也被看做祖上无上的荣耀。因此,与其说这是在为一个孩子过生日,还不如说是一次宗教的仪式、民俗的表演、文化的传承。这种千百年来形成的习俗,是要借助一个生日,把一个单纯的儿童转交成一个虔诚的佛童。让他与虚幻的神灵越来越近,与人闻的亲情则越来越远。
分享:
 
摘自:十月 2009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