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50后作家叙述的80后生活


□ 李鲁平

  我印象中,刘爱平很多年没有创作小说了。读完刘爱平新近出版的长篇小说《繁华城》,有一种很复杂的滋味。既惊奇于作家对当下都市生活的熟悉和叙述才华,也因为作品展现的欲望与挣扎、毁灭与救赎、迷惘与追寻的生活,这一繁华与腐朽、奋斗与沉沦的当代生活世象让人有一种疼痛感。
  年轻美丽的大学生丁楠、汪芹一走出校门踏入社会,便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困难和陷阱。从此两人开始了与生活抗争的辛酸、痛苦旅程。自信的丁楠在大学里先后四次恋爱都以失败告终,毕业后找了二十多个单位都没有被接受;而与此同时,柔弱、美丽、调皮的汪芹放弃另一个城市的工作来寻找母亲却在职介所落入淫窟。两个刚出校门的大学生在派出所成为姐妹,并开始他们漫无目的的流浪和寻找。在丁楠和汪芹走投无路时,丁楠却遇到了经常到大学校园物色女生陪喝咖啡的老板姜洪。由此,丁楠姐妹俩得以安定下来,但生性耿直的丁楠看不惯自己的老板童禾对女员工的骚扰,不惜丢掉饭碗而把童禾告上法庭。丁楠赢了,汪芹却拒绝了警察杨开学的追求,投入了童禾的怀抱。随后,丁楠的生活的很大一部分就是不断与童禾斗争,既要与童禾针对自己的阴谋作战,又要与童禾争夺汪芹。丁楠当然把沉迷于童禾怀抱的汪芹唤醒了,也通过体验坐台小姐生活并写出这一群体的生活而成功获得了自己期望的记者职业,最终又摆脱了同学陈天一对自己的毁灭性的打击报复,但当汪芹就要与杨开学重新牵手、汪芹的母亲也准备接受女儿的时候,汪芹发现自己的继父居然是曾经与自己上过床的港商,因而再次陷入灾难之中。丁楠不断与男人、与金钱、与邪恶、与权势抗争的最后结局是与没有性功能的季洪远离城市,隐居山村。从这一结局看,《繁华城》是一个80后女生的理想主义悲歌。是一个只有美丽和理想的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试图改变这个社会固有秩序和规则的悲歌。尽管我们可以把丁楠和季洪的消遁看作是一种生活态度的主动选择,是一种对现代性的抵制,但这仍然被看作是一种对现实生活境况的妥协,或者说是对童禾、唐总、何副市长为代表的另一种势力的放弃抵抗。
  关于80后这一代人的形象,严格地说,我们是模糊的。这一代人与他们的父辈(主要是50后人)之间存在毋庸置疑的隔阂。我们主要是通过有关游戏上瘾、上网成瘾、家庭教育失败等等相关新闻报道,得以从侧面了解这一代人的作派。毫不遮掩的自私、极端个人中心化、无视传统的价值观、明目张胆的叛逆等等,是我们对这一代人基本印象。但是这一代人在文学文本中还是缺少代表性人物的。我们从当代文学文本中很容易找出改革的代表、大学生的代表、农民的代表、基层干部的代表,但是我们很难找出80后的代表。虽然,时下方兴未艾的青春文学是典型的青年人写、写青年人,但是由于80后这一代写手们自身的生活局限、艺术修养、世界观等因素的影响,80后自己塑造自我一代人的艺术努力并没有得到文艺理论界的一致认可,也没有一个在整个社会引起共鸣和关注的80后人物形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