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泥沙俱下的生活


□ 何红霞

何红霞

那时候,社会刚从单纯的黑白色中苏醒。亲戚之间走动,给客人倒上一碗红糖茶。客人带了小孩来,喝完一碗红糖茶,哼唧着再喝,大人用胳膊肘一个劲地捣小孩。小孩想糖,大人作假,主家揣着明白装糊涂,就是不给小孩倒茶水。小孩被大人胳膊肘捣急了,暴露真相:我说不来,你硬让来,你说能喝两碗糖茶,还差一碗哪!呜呜,呜呜。

成人的咖啡必须加入糖。孩子的茶水里也要加,更不用说难以下咽的苦汤药。母亲哄弟弟喝药,先背过去将调羹里盛了褐色的药水,然后当着弟弟面夸张地放入一小勺红糖,小心搅拌,说:来,喝了这勺糖水咱的病就好了。弟弟果然一口吞下,很快发现味道不对,除了糖的甜还有药的苦以及让人反感的古怪气味,于是哭,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我觉得糖是骗人的。

油锅里热浪翻滚,撒进一把蜻蜓眼睛似的花椒,接着有鲜红的干辣椒进去跳芭蕾、丰腴的蒜瓣开始伴舞,深色的麦酱、浅黄的姜片……不同时令长在地里的小果实们此刻欢乐地汇聚一锅,在火的撩拨下奏起交响,滋滋地刺激我们庞大的胃口。气焰排山倒海,香味在空气中波澜起伏,直逼人的本欲。最后,端上桌呈在食客面前的,是一盘油焖大虾。所有先期进入的,都是佐料。中途还有不断补充的:酱油、料酒、醋、盐、各种香料……最后,在谜底揭开前它们全部狡猾地同时隐身,不再吐露只言片语,却让本来腥臭的龙虾布满和浸透了活色生香的内容。人们开始大快朵颐,大汗淋漓,有滋有味,充满激情。这个团伙,就是一支庞大的骗子队伍。隐藏得并不巧妙,可人们从不揭穿。

生活如果没有骗子,还有什么意思。

五十来岁的年纪,清瘦,灵活。一只脚稳稳立地,另一只熟练地踩起转轮,白云就一朵朵从他手上飘起来,立即被小学生牵着走掉了。这是个卖棉花糖的老人,他的移动小摊喜欢停在龙泉公园门口。旁边蹲着的,是卖气球的老妇人。充满氢气的忒大一蓬花花绿绿,一齐使力往天上挣着。小兔小鱼企鹅长颈鹿梅花鹿公鸡天鹅黑猫警长机器猫小叮当……鼓鼓囊囊、挨挨挤挤,孔雀开屏似的,卖主将一根根细线牢牢拽在手里,一动不动。我真担心忽然刮起一阵风,那人就被她的动物园带上了半空,飘来荡去,悠闲自在,如同神话童话全部实现,地上没了翅膀的孩子们还不神往快乐得要疯掉啊。

还有那些挑着担的,系围裙的,挎竹篮的,他们的吆喝高亢悠长,我甚至觉得这是市井最诗意的合唱: “补钢筋锅儿嘞——搪瓷盆子罗——!” “收——头发——、收——头发——”、“栀子花、白兰花、茉莉花—— 自产自销呢——”“磨剪子来,戗菜刀——”

我总担心这些小商贩有朝一日彻底销声匿迹。没有他们的叫卖之声的城市固然合乎卫生秩序,符合开会迎接检查团的需要,但也诗意全无,一点也不好玩了。“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地迎接什么”的日子一年中只需几天,而大部分时间,我们是要过日子的。过日子千差万别,脏乱差也是一种生活形式,所以有邋遢鬼这个词,汉语为之丰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