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白葡萄 紫葡萄


□ 牛 歌

  下午下班后,夏邦站在水果摊前,有些二心不定。白葡萄十五元一斤,紫葡萄十元一斤,不过是品种有些区别,价格怎么这样悬殊呢?小翠似乎揣摩出夏邦的心思,浅浅一笑,细声细语地说,白葡萄是新疆的,皮薄,无籽,特别甜。紫葡萄是本地产的,因抢着上市,摘早了,还有点酸。
  在这个市场里,水果摊有七八家,夏邦光顾最多的,就是小翠这个摊。小翠三十多岁,细眉细眼,皮肤光洁,长得虽不算漂亮,但很耐看。她的笑,浅浅的,像半开的花,给人安静的感觉。其他摊主,有的热情过头,喋喋不休,有的则太冷漠,爱理不理的,问几遍就不耐烦了。还有一个男人,水果摊位置最好,他经常左手拿着切开的水果,右手握把小刀,堵在路口:“来,尝尝。”熟悉的知道他在卖水果,不熟悉的会吓一跳,以为是持刀抢劫。
  小翠对顾客很有礼貌,说话也很有分寸,她总是低眉顺眼,有问必答,不买,照样客客气气。因此,小翠的生意总是不错。
  就像俗话说的那样,一分钱,一分货。白葡萄看着就舒服,它白中泛绿,一粒粒清清爽爽,干干净净。紫葡萄则有大有小,果粒不均匀,上面还蒙着一层蓝粉粉、白糊糊的东西,看相要差一些。记得去年这个时候,紫葡萄只五元一斤,也就一年时间,怎么就涨了一倍呢,真是看不懂。夏邦看看白葡萄,又看看紫葡萄,还是决定买紫葡萄。他太了解秀芝了,一分钱恨不得掰两半花。秀芝最爱吃葡萄,但今年她还没买过一次。她说,一斤十块,比猪肉还贵,犯不着跟钱拼命。买葡萄本来为讨秀芝欢心,如果买了白葡萄,她肯定嫌贵,说不定还会唠叨。——披着被套舞狮子,你累一身汗,她还说不好看,何苦呢。
  今年情人节的晚上,夏邦路过花店,正赶上处理卖剩的玫瑰。恋爱三年,结婚十九年,夏邦从没给秀芝送过花,心血来潮,就浪漫了一回,花五元买了一支。玫瑰花含苞欲放,深红色的花瓣层层叠叠,像金丝绒,还散发着幽幽的香味。回家前,夏邦还小心翼翼地拆开玻璃纸,把打蔫的花瓣摘掉,再重新包好。谁知,秀芝接过玫瑰花,脸上的表情很复杂,有惊讶,有兴奋,还有疑惑。当然更多的还是兴奋。可是一问价钱,秀芝顿时拉下脸,还说了一句大杀风景的话:“五块钱,也太贵了,能买好大一棵白菜。”玫瑰与白菜,有可比性吗?为这句话,夏邦好几天懒得搭理她。
  称了两斤紫葡萄,是小翠帮着挑的。称之前,她还择去裂开的和太小的葡萄。付钱时,夏邦顺嘴说:“能少点吗?”话刚出口他就后悔了,还个什么价呢。小翠并没在意,笑道:“能,大哥多照顾几回就行了。”她找出两个崭新的钢镚儿,递给夏邦。夏邦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说:“那,你忙着。”
  小翠笑笑,说:“大哥走好。”
  
  很多人都以为夏邦姓夏,其实他姓江,叫江夏邦。这名字显得硬气、爷们儿,一听就觉得是条汉子。但一看人,有点名不副实。夏邦中等个,偏瘦,白白净净的,挺斯文。他出生于一九六四年五月二日,这一天,中国登山队登上了西藏境内海拔8012米的希夏邦马雪峰,首次征服(当时特别好用这个词)地球上最后一座8000米以上的处女峰。夏邦的父亲感到特别自豪,他先是给儿子取名登攀,觉得太直白,就试着在希夏邦马四个字中组合名字。希夏、希马、希邦,都不顺口,最后他选择了中间两个字——夏邦——华夏之邦,夏邦由此得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