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吐蕃钵阐布考


□ 张延清

张延清

  一、钵阐布起源及其音义

  佛教传人藏区之前,藏区的原始宗教是苯教( bon)。7世纪中叶,佛教正式传人吐蕃,松赞干布(弃宗弄赞,617-650)命能臣图密桑布札创制藏文。为加快佛教的传播,松赞干布下令开展迎请佛像、建立佛寺、翻译佛经等弘佛活动,标志佛教在吐蕃的正式传播。墀德祖赞(弃隶缩赞,704-755年在位)是自松赞干布以来对佛教持积极态度的又一位吐蕃国王。710年,墀德祖赞迎娶唐朝金城公主,重新恢复吐蕃已中断的佛教传播。墀德祖赞的兴佛举措,为其子墀松德赞(娑悉笼腊赞,755-797年在位)时期的佛教发展打下基础。779年,藏族历史上建成第一座寺院——桑耶寺。桑耶寺建成不久,就有7名吐蕃贵族子弟出家为僧。藏文典籍中称这7人为“七觉士(sad mi bdun)”;“七觉士”的出家标志着藏族有了第一批僧人。

  据藏史记载,墀松德赞曾以僧人为“却论”(chos blon,意为僧相),从而使佛教徒取代苯教徒而跻身于赞普近侍之列,为此后佛教徒参与吐蕃政事打下基础。尽管如此,僧人在墀松德赞之世还未参与朝政,这在墀松德赞颁布的兴佛第一诏书中有所反映:该诏书中参与盟誓的官员名单中并未出现僧人的名字。

  797年,墀松德赞死后,诸子争立,吐蕃政局陷入混乱。墀松德赞幼子墀德松赞( khri ldesrong btsan,798-815年在位)受到吐蕃业已形成的佛教徒及佛教僧侣政治势力的支持,从而继承赞普之位。当时吐蕃佛教政治势力的代表人物,就是墀德松赞的师僧沙门娘·定埃增(bande myang ting nge vdzin),也即吐蕃历史上的两位“钵阐布”之一。

  钵阐布娘·定埃增出身于吐蕃一古老的氏族——娘氏( myang),唐代译作“明”或“綝”。这一家族分布很广,东支在工布地区尼洋河流域,西支在日喀则地区年楚河流域,“尼洋”与“年楚”均为“娘”的不同汉字译音。

  远在松赞干布祖父达布聂息(stag bu snya gzigs)时期,占据整个拉萨河流域的森波杰弃邦孙与雅砻之达布聂息隔藏布江对峙。弃邦孙措施失当,其家臣娘氏、韦氏( dbavs)、农氏(mnon)、蔡邦氏(tshe pong)等四氏族私下结盟,决定投向雅砻的达布聂息,秘密进行倒弃邦孙的行动。达布聂息死后,其子松赞干布之父伦赞弄囊(slon btsan rlung nam)在娘氏、韦氏等氏族支持和协助下,消灭森波杰,占领拉萨河流域。为表彰娘氏对悉补野赞普的忠心,“南木日伦赞执划地界之鞭分勋臣,赏赐娘·曾古者为念·几松之堡寨布瓦及其奴隶一千五百户”。娘氏家族娘,孟多热之子娘·尚囊,充任赞普伦赞弄囊内侍扈从之官,随侍赞普左右。尚囊被赞普任命为论布之职,并授予小银子告身。松赞干布时期,娘·尚囊已升任大相之职,受命率军收服苏毗诸部时,“娘·莽布支尚囊以智谋使人、马均不受损伤而征抚敌部,征其税赋,有如种羊领群之方法,以舌剑唇枪抚服庶民百姓如同对本部民户,其贤明如此”。但因娘·尚囊后来叛离,娘氏家族获罪遭谴。

  至墀松德赞时期,娘氏家族复又得势,其标志便是娘·定埃增的出现及得宠。娘·定埃增,又名娘·定增桑布(myang ting vdzin bzang po),是印度高僧、得大成就者无垢友的嫡传弟子之一。无垢友是由墀松德赞派人由印度迎请入藏、协助莲花生传法的得道高僧,是藏传佛教宁玛派的鼻祖之一。娘·定埃增受无垢友亲传,是藏地108位得成就者中的一位。定埃增与无垢友一起修建了谐拉康(zha lha khang),即“帽儿寺”。

  定埃增在墀松德赞的兴佛举措中,以僧侣的身份崛起,达到“却论(chos blon)”这一层级。谐拉康碑甲记载:“班第·定埃增为人自始至终忠贞不二。予幼冲之年,未亲政事,曾代替予之父王母后亲予教诲,又代替予之舅氏培育教养……予窃思之,参比往昔宫庭表册,施予相应之惠,而班第本人,持臣民之礼,遵比丘之规,不肯接受。”此碑为墀松德赞子墀德松赞所立,坐落在西藏谐拉康,故名谐拉康碑。墀松德赞选择高僧娘·定埃增为王子的师僧,反映出吐蕃王族兴佛的决心。当然,这与定埃增出身于吐蕃古老贵族的身份也不无关系。

  墀德松赞即位后,重用娘·定埃增,同各种势力集团举行君臣盟誓,稳定政局,并极力争取与唐朝讲和,巩固对各属部的控制。墀德松赞在几次兴佛证盟的誓文,如墨竹工卡“娘·定埃增证盟碑(谐拉康碑甲)”、“娘·定埃增续盟碑(谐拉康碑乙)”中,表彰师僧娘·定埃增支持他继承大业的殊勋。谐拉康碑甲西面碑文记载:“(娘·定埃增——编者按)及任平章事之社稷人论,一切所为,无论久暂,对众人皆大有裨益。”这就说明娘·定埃增的身份地位,已达到同平章事的层级。

  紧随定埃增之后,另一位钵阐布是贝吉云丹。云丹后来居上,排在定埃增的前面,这一点清楚地反映在墀德松赞兴建噶迥寺(dkar chung rdo rje dbyings kyi lha khang)后颁布的兴佛诏书中。该诏书列有当时所有宣誓兴佛官员名单,其中位列所有官员首位者,为沙门参议大诏命,即以沙门身份参知政事。在这一级的有两位,排名在前的就是沙门勃阑伽云丹,即贝吉云丹,其后方为沙门娘·定埃增。排名在沙门参议大诏命之后者,为宰相同平章事,领衔者为首席宰相( blon chen po)尚没庐乞力苏然夏(zhang vbro khri gzu ram shag),排其后众相共有五位。从上述盟誓官员之名位顺序看来,此时吐蕃体制发生重大转变,即在原有的众相体制上,多出一级沙门参议大诏命。而这一任职,超过原为人臣之首的首席宰相,意味着高僧所拥有的地位已取代传统首席宰相的职权,成为真正掌握大权的新贵。此为吐蕃前所未有的措施,系墀德松赞一朝的创举,实属崇佛政策下的产物。据此,林冠群先生认为“僧相为吐蕃体制外的产物”。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吐蕃钵阐布考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