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再生之地


□ 李忠效


“监狱里是不是特‘黑’呀?”许多人听说李忠效正在全国各地的监狱采访,都好奇地这样问。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人惊人一致地提出这样的问题?一是过去中国的监狱把门关得太严了,对外宣传太少,致使人们对监狱有种神秘感;二是人们在电视、电影里看到的古代监狱、民间监狱乃至外国监狱的阴暗故事太多,把那种印象“移植”到当代中国监狱里来了:凶神恶煞般的牢头狱卒、阴森可怖的监舍牢房、“光明正大”额匾下的肮脏交易等等——当代中国监狱里面到底什么样?90年代初曾以《我在美国当律师》和《联合国的中国女外交官》畅销全国的著名报告文学作家李忠效历经数月精心采写的报告文学新作,为我们揭开了当代中国监狱的神秘面纱——
监狱,对许多人来说,那是个既神秘又令人恐惧的地方。其实绝大多数人对监狱并没有直接感受,而间接感受也大都来自文学作品和影视作品,如《水浒传》中的“杀威棒”,《红岩》中的“白公馆”、“渣滓洞”以及“辣椒水”、“老虎凳”等等,已经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新中国的监狱,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监狱里面是什么样?
百闻不如一见。从2000年9月开始,我先后采访了青海、山东、湖北、湖南、广东、上海、北京等七个省市的十几所监狱,从西到东,从经济落后地区到经济发达地区,尽管各地监狱的硬件设施差别很大,但在管理制度和尊重人权方面还是比较一致的,那就是严格按照国家规定的监狱政策进行管理,特别是1994年12月2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狱法》颁布实施以来,全国各省的监狱管理工作都有很大改观。
那么,现在的监狱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呢?
我在青海塘河监狱采访时了解到,10年前的一场大地震,把监狱(当时叫劳改农场)所有的办公室和家属房夷为平地,死亡100多人,而监狱大墙内的监房一间没倒,也没死一个犯人。原因是监狱办公室和家属房全部是“干打垒”(一种用粘土垒起来的简易房),经不起强烈的地震,而监房全部是砖瓦结构,要比“干打垒”坚固得多。塘格木农场大地震的有关情况曾上过1992年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的《中国改造罪犯的状况》白皮书。
在山东鲁南监狱采访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犯人大伙房。那个伙房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像两个工厂的大车间,一间做主食,一间做副食。我一走进副食“车间”,就闻到一股扑鼻的肉香,只见两口直径约有一米五的大锅里正在煮肉,值班的犯人告诉我,这是为矿上下夜班的犯人准备的。他还告诉我,他们每顿饭是两个菜,一荤一素;菜是每人一份,饭则随便吃,不存在吃不饱饭的问题。在旁边的墙上,有一张做工精致的像展板一样漂亮的犯人“一周食谱一览表”,上面不但标明了本周每顿饭吃什么,甚至还标明了这些食品的营养成分和所能产生的热量(大卡),对在狱中占很小比例的穆斯林犯人,也专门为他们制定了食谱。在主食“车间”,我看到巨大的汽蒸锅里蒸的是雪白的大米饭,一人多高的不锈钢蒸屉里蒸的是白面包子。包子很大,一个足有四两。我情不自禁地对陪同我采访的监狱办公室副主任王立彬说:这包子可真不小啊!王立彬说:要不要尝尝?我非常想知道包子里面是什么馅,便说:好,尝尝。一个犯人马上从刚取下的长方型蒸屉中拿了两个包子,我说一个就够了。其实一个都吃不了。我想把包子掰开给王立彬一半,没想到这一掰,里面的油马上顺着手指缝流了一地——不仅是肉馅的,而且油还很多!我和王立彬站在那里大吃大嚼,引得旁边正在吃饭的犯人都好奇地看着我们。王立彬告诉我,他这是第一次尝犯人食堂的东西,还是沾了我的“光”。因为监狱有严格规定,管教人员是不准到犯人食堂吃东西的。监狱有个职工食堂,据说不如犯人食堂办得好,一些单身汉对负责管教的副监狱长蒋鱼水说:干脆我们把伙食费交到犯人食堂,到犯人食堂就餐得了。蒋鱼水断然拒绝:不行,管教人员不能占犯人的便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