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村风景


□ 孟繁信

一、拱桥

那座拱桥是单拱,整个桥身都用齐楚的沙石砌筑。上前一摸,就有一层一层的沙屑被稚嫩的小手摸下来,涩涩的,好像整座石桥都能被摸垮似的。然而,漫长的童年过去了,石桥还是那样纹丝不动地卧伏着。桥孔很宽很高,一个大圆弧从沟西跨到沟东,把一分为二的村子合二为一了。桥下的沙沟里长年流着一股清澈见底的溪水,叮铃叮铃地,不知疲倦。我们几个孩子常聚在桥下堵水摆石玩。
桥上桥下的故事很多。在我童稚的视线里,熔成一种坚硬的记忆。因为“桥”的特殊意义,记忆之门也就自然地从女人这个角度开打了。
桥上是平展的青石路面,由于路面宽度的有限和两端空间的相对开阔,人走在桥上就有一种突露耸立的意味。桥东的村人要走到桥西的街面,这就是一段必须的路程。天高日朗的正午,男人们赶着牲口抚着犁耙走向田野,女人们就有了充裕的时间逛逛村街。在我的记忆里,桥东的女人们好像有逛街的嗜好。这大概与石桥不无关系。三三两两的姑娘媳妇,匆匆忙忙收拾完锅台之后,翻箱倒柜地把一身合体的衣服找出来,再在家里镜子前油油粉粉地抹擦梳理,直到把每一根刘海都篷出韵致,前后左右地踱出几步,上下高低地捏捏拽拽,自视满意,才小心翼翼地走出院门,结伴而行。
桥面,是检阅女人的一道风景线。
咯噔咯噔的皮鞋声一响,你就要拿出足够的目光了。稍有疏忽就要留下遗憾。某某女人高挑细溜,两条垂至小腿的长辫,一条护住丰乳,一条护住肥臀。一路碎步敲出“纤纤作细步”的节奏,节奏里有提前准备好的矫健,矫健里有唐唐突突的担心。飘逸秀隽的风致一出来,双辫的根部就必须保持均匀的摆动,以致使两条辫梢在俏丽的身躯上有规律地碰击,不能像蛇一样乱舞乱裹。某某女人娇小清爽,抢人的艳丽服装,随女人身姿的凹凸缩放自如。裤子正前的折线,鞋面的一尘不染,脸部表情的定型,这些都必须在桥头的短暂停留中料理利索。一旦进入桥面就没有余地了。即使有一只蜜蜂在身前盘绕,也不能表现出大惊失色,或心神不定,扬手驱赶也要扬出中指靠后小指偏外的细节来。口里发出的话语,音质里有美声唱法的意味,内容里有大村大舍见过世面的内涵。大个女人和小个女人绝不可能同时进入桥面,那样彼此都不熨贴自得。宁可单走。活泼健谈型的,走路也不安稳,走几步总要把脑袋突然摆动一下,名义上是把吊前的发丝往后送,实际上是让人引起关注或者说也成为展示自己风姿的自然动作。沉稳内涵型的,脑袋在空中就比较定,即使也有左右的微微动荡,那也是因她对你瞄一眼,水波汪汪的,能把你吞没。胆小的男人没有充分的心理准备,总会心魂不安,毛孔里弄出一层粘热的细汗。感情丰富些的男人,能把这一眼的扎入带到被窝里,化进美梦里。在桥上,常有男人和女人碰面的时候,心理不佳的最好不要和女人正视;因为对方的眼里不是斜目一剜的鄙视,就是针扎火燎一般的逼视。女人的高贵总是体现在面上,女人对别人的审视也过于讲究外在的东西。好在桥面的路不算太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