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黑格尔“理性的和解”的真谛


□ 张 卓 左大鹏

  
  一、黑格尔对前人意识确定性问题的批判
  
  黑格尔就前人对待真理问题上的几种态度进行了批判,具体来说,他对在确定性的追求中表现出的自然主义、形式主义,进行了批判。
  其一,黑格尔对自然主义的批判。黑格尔认为,自然主义是对绝对确定性的遮掩与歪曲。他研究哲学的目的是要促使哲学接近于科学的形式,因此,他对自然主义的批判就成为其哲学研究的任务之一。
  在黑格尔看来,哲学首先是对日常生活、自然态度的一种超升。自然主义的态度及其主要特点是,缺乏反思而直接进入研究,而坚信在任何一种形态下、知识里个体都是绝对的形式,自然主义由于固执于这种直接性,总把自己与客观事物、认识与对象的相互关系理解为对立,“这两方面的任何一方,在对方看起来都是真理的颠倒”,由于朴素的意识以它自己的确定性为它的现实性原则,科学就取得了一种非现实性的形式。朴素的意识要超出这种自然主义的倾向,就要尝试一次头朝下来走路,把自己交付给科学。
  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所描述的就是一般的科学或知识的这种形成过程,而最初的知识或直接的精神,就是这种没有精神、没有概念的朴素意识、感性的意识,为了产生科学的知识、概念的知识,就必须克服、扬弃自然主义的倾向。“概念的现实化对它而言就勿宁成了它自身的毁灭;因为它在这条道路上丧失了它的真理性。”因此,对于自然意识来说,这自然意识便会陷于怀疑与绝望,而以为“只有真实没现实化的概念才是最实在的东西”,如若“终止于虚无或空虚的抽象性上的怀疑主义,是不能超越这抽象性而继续前进的”。因此,自然主义由于对直接确定性的偏执,非但不能获得绝对确定性,反倒最终落入可怕的不确定性的空虚、怀疑和绝望之中。
  其二,黑格尔对形式主义的批判。黑格尔主要批判的是康德和谢林的形式主义。形式主义其实是将作为科学或知识的基础、本质的绝对确定性规定为单调性和抽象普遍性,而对于不满足这种普遍性的人,则断言是由于没有能力去掌握和坚持这种绝对的观点。
  康德主张综合判断,谢林坚持绝对同一,黑格尔对这两位哲学家都作了深刻的批判。黑格尔认为并不是因为同一个绝对理念自己发展出不同的形象,而只是这同一个理念作了千篇一律的重复出现。理念的发展只是同一公式的如此重复而已,这个绝对的确定性即使本身是真实的,但事实上却永远仅是个开始,因为它只是外在地被应用于不同的材料,所获得的只是一种无意义的外表的差别而已。
  康德坚持的是一种时空观念,十二范畴表,只是由本能重新发现出来,是无概念的,康德的形式主义认为只要它把因式的某一个规定当作一个形态的,就算是已经对该形态的性质和生命作了概念的把握和陈述。这样,这个宾词是主观性还是客观性,是精神还是物质,都有着很大的随意性,绝对确定性既然被设定为一种僵硬、静止图式,而可以任意填充素材,那么依此基础所获得的知识其科学性、客观有效性也就可想而知了。
  谢林对绝对同一性也作了形式主义的设定,在谢林的绝对同一性中,“区别与规定之被消溶,或者换句话说,区别与规定之被抛入于空虚的无底深渊”。因此,在这种无差别的一切等同于一的绝对同一的确定性基础上,考察任何有规定的东西,“不外乎是说:此刻我们虽然把它当作一个东西来谈论,而在绝对里,在A=A里,则根本没有这类东西,在那里一切都是一”。黑格尔嘲讽谢林的这种形式主义只是知识空虚的一种幼稚的表现,它既不是发展出来的结论又非本身自明的道路。
  对于绝对确定性追求与设定中的自然主义和形式主义的盛行,导致了理性的困境和危机,导致了生命与逻辑、运动与概念的分裂。要么逻辑,要么生命;要么本体,要么现象。这种普遍存在的二元对峙状况,正是黑格尔所面对的问题,同时亦是他决意着手解决的难题。黑格尔要引导人们通过经验意识发展的道路,通过意识形态的演绎,了解和把握意识经验的科学进展。自然主义、形式主义在对确定性的追求的方法、途径及其结果上颇有差别,但是两者却有着惊人的共同之处,那就是对确定性与不确定性的割裂及缺乏合理性环节,因而都把确定性看作一静止、固定的点并使确定性僵死。
  
  二、真理性:确定性与不确定性的对立统一
  
  理解黑格尔理性观的起点在于:在“多”融合为“一”的过程中首先把“多”理解为“矛盾”,而不只是单纯的“杂多”(差异、对立),这也是探讨黑格尔的理性作为一种意识形态的“发生学”的入口
  
  1.确定性与不确定性
  正是思维的确定性、逻辑的规范性在力求使杂多、差异、对立成为“一”的过程中造成了自相矛盾,“当意识获得了个别的意识自身即是绝对的本质这样的思想时,意识便返回到了它自身……但是这个意识的运动已经使它在自身中得到了这样的变化:它将充分发展了的个别性,或者说,将现实的意识这个个别性,当作它自己的否定物,即当作和它对立的极端或者说,它将自己的自为的存在发挥出来作为一个客观的存在;并且,就在它的这个运动中,意识也自觉它与这个共相或普遍的东西已形成了统一,这个统一在我们看来,不再落于意识之外,因为被扬弃了的个别的意识就是这个普遍的东西,同时,因为意识既然保持自己于它的这个否定性之中,这个统一对意识自身而言就是它的本质”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